荣光无限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搜索
热搜: 邀请 充值 邮箱
楼主: 铿锵玫瑰
收起左侧

【资料专题】:哥哥自述及专访特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1-16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资料专题】:哥哥自述及专访特辑

[color=#DC143C]張國榮浮遊在心靈陰暗處(2002)
/ B3 B* R/ x- z5 L5 q0 ^: g; F感谢会员"chanel"提供' B+ v; }: x$ n7 l
自2002<電影雙周>
1 X) b, N2 y% b: ?( Y( O$ y( v9 y
     這是近三年來[電影雙周刊]第一次跟張國榮做一個正式的訪問。訪問地點在酒店的套房中。 張國榮選擇坐在近窗旁的椅子,剛巧那是一張可供雙腿平放在前的款式。一坐低,大家的即時反應是:似不似見心理醫生?誰是醫生?誰又是病人?當然我不會期望第一次見面,單刀直人便能直闖張國榮的心靈狀態。   
" `4 c# T( o! a; i& R. X) E羅志良爾冬陞三度合作《貝度空間》是你繼《色情男女》及《鎗王》之後,第三次跟羅志良及爾冬陞合作。你們是否特別合拍?( x- G- j) k; [! x+ K  I
  
9 R- _% B1 p8 A- q$ C    你知不知道其實爾冬陞以前是不喜歡我的,那大約是十多年前的事。我諗他認為當時的張國榮無substance,無content,但一個人總會有進步,我諗我亦經歷了這個階段,比前少了一些稜角,年紀大了,可能人也不像從前膚淺。你知道最初《色情男女》不是由我演的嗎?最先的人選是周星馳,後來不知怎的他們談不成,突然間一一突然間爾冬陞找我傾《色》片。《色》片會是一部三級片,比較edgy,那時我也拍過《東邪西毒》及《霸王別姬》,正所謂已經豁了出去,已經沒有包袱,我覺得我應該要拍一些「有內」的電影,於是便跟他們第一次合作,拍了《色情男女》。我諗那時爾冬陛開始發覺張國榮 …  
2 u0 S, I: U* ]* }  i, l. Y有還以顏色之意?
( r# z7 @2 z- f* z, n    無無無。只不過是那時我其實可以有很多選擇,但既然他找得我,我也因為當時他一句說話而決定接拍。他說:『你幫助一下後輩啦!個導演叫羅志良。』那時我不知道究竟誰是羅志良?後來見面,我才發覺他很面善。原來他跟過王家衛。那次我跟他們合作得很開心,但《色情男女》還未稱得上為一部fantastic movie,因為那時他們有太多制肘。後來我們三人成為了好朋友,有一次爾冬陞到我家探訪,說有一個角色幾適合我但不知我肯不肯拍,因為那是一個psycho的人物。我的回應是:為何我會不肯去演一個psycho?我知道那將會是一個奸角,我說只要他們不去畫蛇添足,強加一些香港電影人最喜歡加的「佢奸的理由」的包袱,那個角色就會很好看。當然我也很感謝他倆,最後也沒有加插這些無厘頭的「理由」。《鎗王》是我很喜歡的電影。它有些另類,但卻是近年很多人給我credits的電影。跟他們合作的這份滿足感解釋了為何我會接拍《異度空間》。當然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我幾喜歡dark drama。   z9 |. |: _8 x0 o
我覺得你在《異度空間》的角色有點似是《鎗王》角色的延績,兩者都側重內心世界及精神狀態。這類角色是否現階段的你特別偏愛的呢?    j( V' \! t3 \8 a3 ?9 i
     叫我再演一些靚仔角色的話,我已經go over the hill,二十多年來已演了不知多少類似的電影,到了這個階段,我是否應該多拍一些more than melodrama的電影呢?答案是肯定的,因為我已經厭倦再拍一些溝女談情的電影,反而想多拍一些探討人性的電影。《鎗王》跟《異度空間》的角色的不同之處是前者是自負的,他認為無人可以勝過他,某程度上是一個樂觀的人物;後者則是一個情緒低落的人,他不能容忍自己再一次經歷以前的傷痛。有人可能會認為張國榮已經無負擔,拍不拍電影與拍甚麼電影又何需太費神 …. 其實我拍電影反而比以前更執著。我不想再重複演相同的角色。這就是我近年減產的原因。 0 W: Y2 X0 R3 B1 G! }  z7 W
$ h* F0 P' d- y& k9 h' O8 f& b
你在《異度空間》的角色前後判若兩人,是否當他是兩個不同的角色去演呢?
1 H9 m0 V; t5 a/ E  Q     雖然角色在影片前後段的舉止及精神狀態各異,但我沒有視他為兩個不同的人物,我嘗試將角色後段精神不穩的狀態小小的滲進前段的正常狀態,給觀眾很輕微的提示。因為如果角色的精神狀態突變的話,觀眾會跟不上。我花了很多心機在第一場的演講之中,因為那場戲戲需要很強的說服力,不能讓觀眾發現我是在「演」一個精神枓專家。我是一個無take two的演員,我不是一個formation acting的演員,不會每個take都一模一樣,這是我跟梁朝偉最大不同之處,他每一個take都可以好consistent。我喜歡自由發揮,令導演在剪片時多些選擇,特別是在對白方面,只要我諗得順,有時會加一些自己的對白。羅志良看過一些毛片之後,給了我一些意見,叫我在那一場中盡量保留原有的對白,最後我跟著他的建議去演,一早念熟了那場戲的對白最後拍了四個take,每個take都是可以用的。# M  l" e, |# p5 s2 m9 `1 j& q

6 S" [  u% p1 G$ K$ G林嘉欣演這部電影時,導演安排她到精种病院去感受氯氛。你演戲經驗非常豐富,還需不需要借助這類方法?
; n3 `$ K6 X6 ]( n# b     不用。但我曾經去見過心理醫生兩次,他們是不知道的。有時我會自己去做角色的資料搜集。這個角色側重人物的精神狀態,要掌握得很準確。影片前段的演講及醫治林嘉欣的場面,那些精神科醫生說話的語調、動作及眼神是要學的。演喜劇可以天馬行空,但演這部電影卻不能。後段我要進入角色不穩的精神狀態中,雖然我是一個很容易從角色抽離的演員,但這次的過程是辛苦的,可以用miserable去形容。
* n6 O: y, U4 |1 f1 F! a& @- V
2 t# k7 b5 W' U# j3 J/ ~你是一直將自己保留在角色dark side的精神狀態,還是在take與take之間立即抽離的?- z+ [( I' |5 w* t; K' u9 o
     兩種我都可以 (笑)。但有些場面一定要一直保留在角色dark side的精神狀態,例如我在家中夢遊,不斷找舊書及剪報那一場,拍攝的時候,我一抵達現場就通知所有工作人員:今天戲份heavy不要跟我說話。結果我全曰沒有講過半句說話。另一場類似的戲就是當林嘉欣及李子雄看過錄影帶知道我夢遊之後,來到我家被我破口大罵那一場。這兩場戲需要很強的energy,要將自己一直保留在一個好壓抑及情緒低落的狀態。 ) r# b) }$ q* I# M
$ G8 N9 M. f- U/ K* \, b3 u2 v; L
你是用跟群眾隔離的方法去積聚energy?
$ N! z5 N& a5 g# ]' X" M+ r     有少少。這方法行得通,因為這部電影講的就是一種疏離感,我的角色也是在強制自己失憶,所以可以用強制的方法去演這個強制自己的角色。
  V, H  E( G' U, H& Z' o2 |0 i
4 Z( v* b3 W" g: f你本身對心理學及精神學科有沒有興趣?  
, A1 i3 J: Z! p+ i' o2 z     有。但其實我不是一個太過開心的人,所以我恐怕若果鑽研心理學太深,或者可能發現身邊的人大多的dark side,反而會令自己下舒服。
+ R! ]- d9 b$ e( M$ \0 r8 b7 U3 }* {
我諗你應該相信一個人是包含著光與暗兩面,而兩面是永恒抗衡的嗎?  + q- N2 W4 T7 l9 ]* M
     我經常對一些導演及編劇說:不要永遠將一個人物定為一個好人,或一個衰人,因為一個人內在是有灰色地帶的,況且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我們又如何劃定-條分界線?我很喜歡心理醫生這個專業,但我有時不願去見心理醫生,不願進一步認識清楚人的心理。 7 ]$ L! q0 m3 u( F

1 l  n6 o9 u0 X0 V; Q$ k你對研究自己抑或他人的心理較有典趣?  
6 q2 s+ V. \3 ^% Z) s0 ^     我有興趣觀察旁人,因為我不想去揭露太多自己醜陋的一面(笑)!我有時覺得如果真的要揭開來看的話,I can be a very f\*\*k up guy!我也未必能夠表達自己是一個甚麼樣的物體! 每個人都有一些dark side。
' o4 T, N3 S; A  p1 s- R* W
" H$ S9 P5 G- }0 J你認為一個好演員通常也是一個psycho嗎?
/ V/ |/ C. h7 ]: Y6 a* i6 f     Definitely。我認為是。有時一個演員會激氣到腦海出現很多幻想一一例如用刀插人,(大笑)!
! S9 a$ V5 G$ U! j0 r+ T4 ^
; H9 f$ A) Y( S6 M) K7 e9 [$ Z$ ~$ u幸好你今天連做了多個訪問也表現得心情輕鬆。  % Z9 \0 t  y3 W9 R( y& z
     我覺得自己給人的感覺是對很多事不在乎,take it easy的人,其實我是否take it easy我自己知。有時一個人要處處表現出自己的風度,但是否「完全地」不在乎呢?又未必。有時有些事件真的將自己迫得太緊要。有時表現得過火,會令人覺得oh--I can control him!還是應該轉一轉,改用一種看似不在乎的態度去面對,令人覺得自己原來懂得應變,我會選擇後者。在這個社會中,一個人至少要表現出應有的風度。
& @& l: w, Y: c2 l, l1 v
3 ]7 O/ h, i9 i8 @演戲方面還有沒有心魔?  
* N2 x: I+ v/ w! F2 l' k6 j/ u" z0 t+ G. z& l
     我諗無。以前就有。我最記得第一次找我拍《霸王別姬》的是羅啟銳,我那時的反應是:『唔得!我點拍得呢?』當你是一個superstar時,要顧公眾形象,一定拍不得。這就是演戲的心魔。但後來我真的拍了《霸王別姬》,之後還拍了《春光乍洩》,這兩部電影我也敢拍,大家現時還會認為我有心魔嗎? & ?1 m& }" S6 }; J; U
: H+ s7 h# [: R+ L4 C
這兩部電影令觀眾看到一個「不一樣的張國榮」.. z  x* L0 B* x6 G3 [$ E8 B

! y# ]' o5 E5 E! _: f% b     我會盡量再讓大家看到更多「不一樣的張國榮」。我覺得如果可以拍到一部有message的喜劇,我會很開心。喜劇其實可以是很有內容的,但香港一直只流行一些哈哈哈哈,笑完就甚麼也沒有的喜劇。我不想給人一種錯覺,認為我只會拍一些有深度及有難度的電影,但其實不是。I';m there! 1';m waiting! / ~  a- T; A8 i6 ?/ _* f5 j# S
发表于 2004-11-16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资料专题】:哥哥自述及专访特辑

[color=&#35;DC143C]港台';娱乐满天星千喜红人访问: NO.1 张国荣, ^( N7 [3 w. Y8 e1 ]; Y( ]
感谢会员"tingeliu"提供
0 j: E! T4 A; C: z7 Y8 v2000年旧闻' ?: }$ a+ a( d+ n3 h. {
主持人: 周国丰 (周)
5 t; G& h0 e* U/ Z! N! Z/ N8 `; S5 L嘉宾: 张哥哥(荣)
1 d; [* t. p$ k/ H; z8 o5 C% U2 O开始曲: 愿你决定; y; R# k* v, Z! f: N7 K8 q' t  m- _
, T6 n9 e1 H  ~: K$ U: o$ [
周: 哇, 其实好厉害,查了一下资料发现十年前我们选十大红人, 十年后我们又选十大红人,他仍然是十大之一,而且今年厉害, 他是十大之冠,恭喜你哥哥!
4 L* W- O' E+ J7 S; ?荣: 有没有 ';造马';的啊 (顽皮本性难改:-)
- l6 ]1 V/ R1 p% q# `
3 _) A$ U/ a7 w* U/ h周: 当然没有啦! 首先让我解释一下选举准则给你听. 投票是分开三方面的, 分别通过INTERNET,FAX 和听众,观众热线投票, 然后我们总和这三方面的结果, 便选出了哥哥!
/ p+ p5 J: A1 n, ~6 Q荣: 多谢, 多谢!当然首先要多谢贵台,但最要多谢的是一直以来都支持我的朋友们. 你刚才讲的结果都让我好惊诧, 因为你知道我都没有经常出来亮相, 当然这一两年都好多工作量, 但你知我其实出来见大众的时间也不是太多, 我是比较喜欢把自己藏起来默默工作的人, 但是正如你所说,从上一个年代一直到现在, 为什么呢...我都怕好多朋友会不再记得我, 所以在这里真的要多谢一直支持我的朋友!3 \/ f! _8 C* c9 S8 ^

  v: n- r4 u; N周: 哥哥, 你是怎样保持 ';常青';的感觉,总能留得住观众和歌迷的心呢?
: e# Q6 m* K' g; t: e* s荣: 我觉得作为一个艺人,最重要的是要有 ';HEART';, 就是要有一个心去做事. 当然现在的张国荣已经不是二十岁的时候的那种活力,那种青春澎湃了, 但每个人都会经过一些阶段, 那现在这个阶段对我来讲,如果用比较阿Q的精神来看呢,是个更加成熟的时期, 我不再会去做一些去刻意表露青春的东西, 反而会去做一些让观众和自己都感到是凭实力去做的事情, 一些工作, 一些表演. 所以不再是玩青春偶像那些了,都过去了.我也很乐意去承受这个改变. 也许不该用 ';承受';, 因为我现在是完全没有压力地去做一些自己中意的事情. 8 |. M* S: g5 c! T6 {

3 `! F( V0 l1 F' v( K5 t5 v周: 哥哥现在是不是你人生中最开心的时候呢?
+ ^& ~' y( S) o, E荣: 可以说我现在颇开心.可能以前有一个阶段我比较紧张, 拿不拿奖啊? 就算拿到了奖,譬如入选十大啊?那么第几呢? 是不是只有阿四(不入三甲)啊?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当时我会计较这些事情. 现在就反而不会. 所以你们告诉我拿了奖我已经好开心了. 就算你刚才吓一吓我说拿了冠军,我都不会更加开心, 因为人家认同我的时候我已经很开心了. 说到认同这样东西以前都很执着, 会觉得为什么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情人家都不接受呢,甚至会有非议呢. 现在我针对事情本身,如果我认为一件事情应该这样去做,我会更加坚持. 当然我现在尽量做一些除了能让别人开心也让自己开心的事情, 而且会比以前更加放松, 不再执着, 再计较成败和结果. 因为有时做事不问收获会更加开心." O3 H6 M4 J0 s# k+ ~1 J

/ o% Q3 h/ g& Q2 G/ R* i6 [" C周: 那么哥哥在过去的一年里最满意自己在演艺方面的表演是什么呢?
* T: I9 O8 n2 r' q# G荣: 当然是我的演唱会啦. 因为其实我觉得演唱会的难度好高, 而且我也不是第一次开, 就象我在红馆跟所有来看我的观众说我单是在红馆已经开了过百场的演唱会, 如果再加上世界各地的便有三百场之多. 所以要拿什么给观众看呢? 为什么还要站在台上被人看呢? 总不能让人觉得是在';献世';吧. 要让观众觉得买票去看张国荣演唱会是值得的, 而且是非常值得的.只有这样才能让我有动力去面对更多地群众,尤其今年还是世界巡回. 这次我觉得非常开心,先不提形象, 发型这些很见仁见智的东西, 至少我有 ';肉';给大家看  哈肌肉嘛,大家都知道我几岁了, 至少我把肌肉练得很扎实很FIT给大家看,而且在最后的RAVE PARTY, 每一次都万试万灵, 无论是红馆的八千多人,还是上海的几万人, 都有一个好大的共鸣. 我去的每一个地方,大家都知道我目前在内地做演唱会, 在内地无论哪个地方,只要音乐一响起,个个...香港的观众被宠坏了一点,比较懒一点,要看看周围身边有没有人起身跳,他们才会附和...内地的观众不是这样, 他们一听到音乐已经全部起身了,一触即发,好开心. 说到演唱会的形象方面也蛮大胆的,因为我不相信一套西装能唱足全场, 坦诚地讲,我都已经开了十几年演唱会了, 难道我永远都要西装骨骨, 梳个靓头? 我当然希望多些形象给大家看,而且那么难道有这位世界第一的设计师帮我设计服装和形象.所以无论是服装,项目, 灯光,选曲,音响, BAND 的配合,都令我觉得这个演唱会做得好开心.4 I/ Z$ v# d: r" Y/ Q
) O, s% @' q' {* K, |3 a% d% k2 m
周: 这次无论是香港站或别的地方,哥哥都被感动流泪,其实整个演唱会最感动哥哥的是什么呢?: ~: U- K* z* b* G- R
荣: 是观众给我的反应. 因为我已经开了那么多演唱会了, 什么形式的都做过. 没开演唱会之前,好象从少林寺打出来那样,歌厅也唱过,酒廊也唱过,到现在这么多年之后做这么大形的演唱会...虽然说表演是随心的,但都有安排.有些动作要让观众有FEEDBACK, 好象唱完';侧面'; 后我停顿, 是为了';烧热'; 观众, 去叫, 然后才是 ';放荡';, 效果万试万灵. 其实也要看功力, 如果是在十几年前,我根本做不到这样, 要让观众感到你对自己有信心去做这样的一个SHOW, 他们才会有信心, 才会投入, 才会觉得是在玩. 所以我一直对观众讲, 我开这个演唱会是在开PARTY. 演唱会结束后,我看见观众的表情都好开心,我知道他们很高兴.
5 Z. S1 ?. `) L2 W6 [' J5 O  n
- D6 ~1 Z* c& j& N周: 这次演唱会给哥哥很大的满足感, 另一个新的尝试是做电影导演. 在千喜年里,哥哥又献出了第一次,这次做';烟灰烟灭';的导演是不是令你觉得很HIGH呢?, A5 N1 P$ |: ~1 n
荣: 很HING! 因为我之前也做过一天两天的导演, 早在而东升监制的';色情男女';里有一段类似MTV拍法的戏, 到近期的';金枝玉叶';续集, 陈可辛也给了我机会. 后来我自己又拍了几支MTV, 但真正自己执导演筒把整部戏拍完要算是这一部了. 虽然是短片,外间反应都不错, 我也觉得很开心. 其实很有难度,因为我不该有这么大的野心,一个人做编,导,演, 好辛苦. 我拍完了才发现原来做演员的是最舒服的, 因为有好多人在服侍你.但做幕后呢,要找大哥大姐上节目要求才肯来. 但可能因为这部戏很有意义, 所以一求我的老朋友,譬如梅艳芳,莫文蔚或者叶德娴,毛舜均,在新一些的我觉得他很有潜质的王力宏,容祖儿他们, 一打电话就搞定,没有人说不可以的.我想这不是因为我的名气,而是因为这是个很有意义的PROJECT, 大家都很想去参与. 由DAY ONE,其实我们都没有很多DAY, 只有五天半的时间, 这五天半大家相处得非常融合而且开心. 可能因为是善事,所以天公也很帮忙, 要风有风要雨有雨哈哈.当然如果有更多的时间,会拍得更细致一些, 但我觉得一部五天半的戏和一班大红人,大忙人,那么认真地去做,除了我要多谢他们,我想港台也应该多谢他们. 而且工作人员都很有默契, 有时工作时间长一些,没有人有怨言.
& o3 V" p$ w$ [我本人已经拍了六七十部戏,遇到过太多导演了, 有好有坏,我也从他们身上吸收了很多东西. 有些导演被指责永远不放工让工作人员吃饭,所以只要饭一到,我绝对停工先解决这个问题,别的都是其次.所以我的工作人员都好APPRECIATE, 很开心.有时我会讲:';熬一点点夜,不好意思...'; 他们都很帮手.$ s: o1 W! i4 |9 b
今年除了以上的开心事,唱片也得到很好的反应, 这也是对一个音乐人的好好回报! ';路过蜻蜓';, ';大热';和';我';得到那么多好评让我觉得,哎, 好满足 1 F9 H: `! f/ g$ z

) w- K4 n* }: a# e周: 烟飞烟灭如此成功,会不会加快哥哥踏上做导演的路呢?6 ]: d/ b/ |, B- O# ]
荣: 很难讲. 其实说成功都是言之过早,因为这部戏看过的人不多, 虽然看过的朋友都说好看,但当它被广泛播放后, 如果真的是更加受欢迎的话, 可能更加会令我不那么快去正经做一个导演.
: a& G2 ]0 p& h7 d4 |( Z! p" d& P+ m
1 D3 N9 L, T: ^* v% ~* f周: 为什么? (惊讶)" N+ G5 P; E5 O/ a/ D6 k9 N* x
荣: 因为拍第一部戏永远是较随心的, 好多我的导演朋友都这么讲,因为你没有后顾之忧,犯什么错误都可以说因为是第一部. 但我的好多导演朋友都会说到拍的二部时就开始紧张而且犯错更多. 其实做导演对我来讲有些玩票的性质, 当然我也希望能拍一些属于我的电影,好象这次一开场我自己都很感动, 虽然你看不见我, 其实我看见 ';张国荣作品';, 都有一点眼泛泪光. 其实艺人做了那么久,当转去幕后,看见自己的作品谁能不感动.正因为是这样,我知道自己不能骄傲, 我一定要做得更加好.当然如果时机到了,我还是会再做导演, 象梅艳芳我要感谢她这次义无反顾地帮我拍这部戏, 她讲下次我再开戏一定记得要找她哈哈...' {: o! ]0 m! @4 K* Q( ~9 y+ y

+ m2 B, e& K" J周: 在演艺界你已尝试过好多范畴的工作,还有没有什么想试的工作吗?9 W% n8 r( W5 |3 h9 |, R; [
荣: 呵呵, 不好啦,不要逼自己太紧,我觉得能力范围里的东西可以去做,但不要应付,要ENJOY, 尽量,随心吧.有意义的事我一定会去做,不会计较金钱.如果FEEL不舒服,再多钱我都不会去做.: I* G/ O% i! x& D) [3 R0 `
1 k2 w) E+ B0 z( Q
周: 你是否认为自己是演艺界的LEGEND?8 y% P& p4 {3 P. S4 f8 L
荣: 不可这样讲的. 如果你问我谁是LEGEND, 我觉得白雪仙是LEGEND, 成龙也是LEGEND, 其实好多过了生的譬如说李小龙,任姐 (任剑辉, 粤剧名伶)好多都是LEGEND. 但是,我现在不可以给自己下任何一个判断,我觉得我没到位不可以承受这个名誉. 虽然曾经有好多';褒奖';, 象什么LIVING LEGEND, 但我觉得我仍然需要好多努力.
" B/ F- p7 v. a" m; B5 b( i' g) U( ?% h/ ?: _4 @
周: 哥哥有没有一些忠告和经验给现在这一代的艺人, 给他们用作去拓展自己的事业的明灯指引呢?: a# q; U$ |( [0 a( |
荣: 其实对这个圈我看得很清楚. 现在如果有些年轻的ARTIST包括他们的家里人, 想靠娱乐圈来挣大钱的话,那我劝你不如别加入了. 因为可以说挣大钱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因为无论听这个节目的朋友有没有曾经买过一张盗版碟, 大家都知道这个情况是很猖獗的.为什么我们要维护知识产权呢,因为我觉得好';阴功'; (可作';可怜';解), 当我们去作一支曲或拍一些戏的时候,经常会熬夜,开好多会,花尽心思, 而在得到公众认可的同时却被人剥夺了财产.本来明明一首歌可以赚5 块钱的现在却变成了5毛钱, 那另外的4.5已经被人抢去了. 所以我是绝对绝对反对翻版,而且觉得这些人很无耻.(口气转软) 我现在只不过是讲一点肺腑之言, 如果你问我怎样去看这件事呢,我当然觉得不应该这样做. 所以现在在这一个行业想赚钱,机会不大.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 ';心';, 要用时间去磨练自己, 而且要看看有没有这样的天份,如果没有的,那就不要强求吧(笑)
- ^1 ~; v3 u0 d) r: H5 M' X5 m
/ k. y1 S3 e) {" j& P周: 可是这是好多人的梦想...
6 {8 O- o4 D7 _( x4 ]# X* G9 r5 x荣: 那希望梦能早一点醒.因为其实真的要DIE HARD, 要有一腔热忱,一腔热血才能做到的. 看别人永远是好的,谁不希望做王菲,梅艳芳,做刘德华张学友呢, 可这样的人能有几个? 所以我觉得如果你真的好想去学一些东西, 去做一些事,那么真的要用心,不要计较得失.
6 _, I4 _% y) Q3 p8 O% E$ S! W' `# G* Q5 I
周: 哥哥做人处事有没有什么格言,或是前辈讲的金石良言,让你觉得非常受用呢?
. V1 D& J9 l, `( }荣: 一直以来都有很多前辈对我好好, 大家都知道好多前辈都很爱惜我, 而我无论怎样都会对他们非常尊重. 我觉得要别人尊重你之前一定要去尊重别人,对人要有礼貌. 我没有什么金石良言可以献给大家,只不过我觉得有支歌很有道理,就是:是非有公理慎言莫冒犯别人, 遇上冷风雨休太认真... 其实这是SAM和我合写的那首 ';沉默是金';里的歌词.我觉得SAM的词写得很好,很有意义. 以前我唱的时候可能还没有感觉到, 现在回过头想真的应该洒脱地做人, 因为无论你怎样努力总会有人觉得你好也有人觉得不好, 所以要靠你身边的良师益友和你自己去判断, 令你自己有信心. 当你有了信心去做事,旁门左道的人是无法影响你的.
$ B7 B0 ~; R: e) t6 `# Q# r, n4 [7 |7 g* `0 n! X; K
周: 哥哥现在有没有愿望或心愿呢?  ~9 n, r; _1 s. B! W6 V2 R
荣: 我希望下一代能在知识和生活水准方面都比现在有所改进, 真的,这是我的肺腑之言. 因为我觉得我们的下一代在知识方面开始越来越贫乏. 我真正希望他们能领悟,能醒悟一些, 能多去学习一些让他们丰富知识和人格的事物.
/ O( p$ t8 Y% R* V& _# ]6 H% D+ a) m! n1 F/ ^4 u+ D# j5 \
周: 在这里要再一次恭喜哥哥成为我们的千喜之冠
4 O% j9 X, ]3 q3 o3 ^+ I0 Z荣: 多谢, 多谢!/ i( a& C$ l9 g; \( v3 `" c

8 P1 _; t% N- R/ D. y; T# Y-----------------------------------------------------------The End-----------------------------
* @' M) G4 `$ v  U: `' J* r8 x
发表于 2004-11-22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资料专题】:哥哥自述及专访特辑

[color=&#35;DC143C]《WWW》关于Leslie的访谈 (2003年04月02日 10时51分04秒)  
  o, c/ ?- x' e6 F; @  7 b* b) |' q3 x  ^" Q
匆匆忙忙地,从港岛西边飞向东边,以为见到哥哥,岂知站在我面前的却是一位看起来更年轻的小弟弟。黑衣黑裤,跟几个年轻人聊了一会儿后过来打招呼,谈了几句,又浩浩荡荡地走出摄影棚。 是浩浩荡荡,一行十几人,为他在前面开路的,跟着他后面的,大包小包拎着的,抬大抬小的,指指点点的,场面并不浩大,却足够派头,一个明星的派头。但这派头却来得自自然然,充满活力的哥哥走着走着,顺手帮我们的时装编辑拎衣服。他们是谁?是摄影师,是形象师,是化妆师,是发型师,是各位大师们的助手,是明星的经理人,是唱片公司的负责人,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既是他的合作伙伴,也是他的朋友。而他,则是他们的偶像。只见他穿着有些宽松的一身GUCCI, 一下子慵懒地躺在车厢里,一会儿又倾斜地依靠在车头外。精细的五官并未随年龄走样,身材外貌却依然轻盈俊俏;岁月不曾在他身上留痕,青春似乎格外眷顾。他,从内到外,都很配合我们创刊号的主题:FOREVER YOUNG。
# S0 E. B" O- J! V9 k “对不起,Mary,我真的太累了,我们改天再做访问吧,一定在一个星期内。”从中午一直拍照到傍晚的哥哥有点歉意地说。一周后,在环球唱片的会议室,我们再次见面。他首先说:“对不起,我患了重感冒。”访谈中只见他不停起咳嗽,沙哑的声音反而增添了迷人的磁性魅力。脸上随有些倦容,但头脑清晰,每每谈的尽兴,扯远话题,他最后总会将之兜回来。我想,他是为了承诺而来。
# P$ }, G, g/ h. [  张国荣,LESLIE,是歌星,是影星,既红极一时,又不曾沉寂。告别演唱会至今虽然已经逾十年,他公开宣布,不再登台领奖,不再开金口献唱,不再为名气而争。这些年来,他过得逍遥自在,并将重心转向拍电影,歌迷并不曾将她忘怀,而影迷却正在壮大。几年前,在乐坛一代新人换旧人的青春感召下,人们依然没有忘记作为“大哥大”的他。在滚石公司苦苦劝说了两年后,他拍完《风月》后复出乐坛。 一年一度,劲歌金曲、劲爆音乐、叱咤流行曲等等,等等,乐坛成绩单的派发日,哥哥还是少不了。一曲深情慢歌《左右手》连夺四大颁奖礼金曲。然而,歌继续唱,唱片照录,可奖仍然不领。还是承诺。也是对诺言的尊重。于是,颁奖台上只闻歌声缭绕,不见歌星踪迹……
# I) |7 {$ y3 I' m3 F- ]Forever Leslie ) E6 l7 ?- j* n, h+ \
歌星张国荣:从不领奖开始……
. \2 ~/ {8 }# J: q# w5 l6 a在另一个地方,歌迷终于目睹了巨星的风采。一句我愿意,不羁的风,爱火重燃;全赖有你,痴心的我,春夏秋冬,陪你倒数,再唱当年情…… 为什么这次登台领奖呢?“哦,那是荣誉大奖。”他认真地说。对,那是歌迷的爱意,更是对乐坛的尊重。于是访问从颁奖、得奖、领奖和不领奖开始…… ' u* I8 V- A8 H/ s0 D3 M- w
ML代表吕书练 LC代表张国荣 ; ~3 C0 g6 I7 P
MC:您本来已宣布不再领取任何歌唱奖项,但在年初四台颁奖典礼上,主办机构依然颁给您的《左右手》为十大中文金曲奖。作为歌手,您有些甚麽感受?或者说您已到了一个无求的境界……
9 s' _) E9 t* [- H8 [' qLC(声音吵哑):你可以说是无求的境界,甚麽奖都拿过了。当然,作为歌手,有奖总好过无奖的。坦白说,我有好长一段时间,走过了一段好辛苦的路。我是过来人,看到这一代的歌手在颁奖礼上那种诚惶诚恐的样子,我非常谅解。
4 x' J" L' W& `* E  M领取金针奖是为了反传统
0 y5 \, b  W3 F4 k  V& S5 S这令我想起我和谭咏麟争逐的年代,其中一个颁奖礼上闹得很不愉快,令我很不开心。记得当时还是DJ的郑丹瑞出来劝说,你们不要去嘘张国荣了,你不如视一个颁奖典礼为一场大型的fashion show,艺人只不过是模特儿,穿甚麽衣服是由设计师决定的。正如那天你拿Gucci的衣服给我穿般。但在那个年代,你是没有资格说甚麽的。那时,我确实拿了不少奖,可是我觉得很不开心。然而,Artist这麽努力做事,没功劳也有苦劳吧?所以,想得奖也是正常的心理。这是艺人的矛盾。我现在因为宣布不领奖,也不用在很多公众场合出现,心态上自然平衡多了。
0 W) L, G7 U1 q  m可是突然间,出了这首《左右手》,也许是加盟了新的唱片公司後,酌量地做了些宣传;而以前在滚石时,是完全不做的,因为那时签约的附带条件是:不做任何宣传。後来有些朋友说,要不就完全不做,否则做Artist,每年都要录唱片出唱片,无论如何,在一百个买你唱片的人之中,有九十个都会当它是一个product,而你做一个产品时,你是不能太低调的。大家的劝谕令我开了窍。 1 r! z0 r$ d2 D; @5 R& H8 O8 i  i; y
十年前,我为TVB拍音乐特辑《日落巴黎》时,我就找来了张曼玉、锺楚红演女主角,吴宇森执导。而这次的特辑,我也大胆起用新人张柏芝,还有我的朋友豆豆棗邱淑贞等。如果你留心看节目表,就知道当中的编、导、演皆是我自己,这特辑开头打著的是「张国荣作品」。我知道TVB从来不会给一个Artist同时兼任编导演。所以,我也没特别要求他们样样注明,其实大家心知肚明。 ; G" u  ?5 s! u
今我更开心的是,侧闻国泰航空现正在播放哩。一年有这麽多的特辑,TVB为甚麽挑选了我这个去播呢?可能他们认为该特辑在某程度上是受欢迎的,或者觉得是他们的代表作。而我近几年的心态,就是想做诸如此类的事,而不必再跟人争或跟人斗。
# S( }# b* `0 y说回你刚才的问题,颁奖典礼,您看到我领取的答是甚麽荣誉大奖、金针奖之类,都是些人们心中的老人奖,一般人以为拿了这个奖就一定不行了。我就偏偏想反道传统。为甚麽RTHK一定要Convince我或Convince 其他人,你张国荣到今时令日,依然是唱片销量的保证。他们是希望这个金针奖年轻化。(笑) & b& x+ ^9 L# O# T7 ]) {
而我则要带出这样的信息:就算拿了这个奖,以後开演唱会、唱片销量或在人气等方面,一样是一个guarantee(保证)。既然这样,我就应该接受这个挑战,而领这样的奖也是一种挑战。
, U4 p: H4 c# d7 A; CML:所以您亲自上台领奖? ' h4 x' j1 T  P# b
LC:因为这些奖是不用经过competition的,是争取不到的。它是表彰一些资深音乐人长年的付出和贡献,是一段不短的日子,得到业界的认同。如果我不去领这些奖,我怕有天会後悔。(笑) & f% I6 O) S# q2 |1 B
ML:在《陪你倒数》中,除了《左右手》外,其他的歌也很动听,象跟小明星有关的几首,充满童真,曲调也很特别;(笔者不太标准的广东话这时露了马脚,急忙换上国语对白并道歉。他却体谅说:没关系,你可以请国语,如果你认为那比较流利的话。结果两个广东人在广东话地方以国语交谈)您个人较喜欢哪首歌呢?
$ t3 s: ~) n% s8 m追求小孩唱歌般的纯真感
! T: ^* n- a7 HLC:我一向偏爱浪漫的歌曲,慢板些的,所以,新集中有好多首皆是我喜欢的。你想想,这麽一、两年才推出一张唱片,能有歌不喜爱吗?只是《小明星》更有印象,因为是我创作的,而且歌曲方面有背景。如果你留意新闻的话,我拍这电影的那一年,正是香港电影最低潮时,当时有一个叫创意联盟的组织,有尔东升、陈可辛、张之亮等六位导演,他们相聚一起,想找一些他们认为是大牌的演员,不收片酬,电影上映後才拿它的percentage。 2 V/ s4 b  ~2 C% F- G" @0 b
因为他们觉得,在当时情况下,如果明星都拿很高的片酬,会赶跑投资者,也就没钱开拍了。他们第一个就来找我。张之亮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很有诚意的导演,不能说他的每一部电影我都认同,但无可否认的是,他拍电影是有自己的一套。
3 V% X$ K- X$ C% n他想说的是,一个男人跟一个小孩的故事,也可说是另一种爱情故事,一个男人对一个小孩的关怀。在目前那麽多色情和暴力电影充斥市场的时候,如果有这麽一部比较纯真的电影出现,我觉得是件好事。所以我答应了,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完成,也是我从影以来第一部挂上出品人的电影,结果垮掉了(说到这里,他轻松笑了一下)。因为电影不卖钱。而我觉得卖不卖钱并不重要,诚意才重要。而这首歌正是电影的主题曲,张之完希望我创作,为电影增添些其他色彩。其实,从九零年代开始,所有电影的主题曲皆是我自己创作的,像《白发魔女传》、《金枝玉叶》等。
) w6 {: b6 ^- T. c0 E" Q1 i  h在拍这电影时,我根据拍戏当中的经验和剧情,而将这过程写出来,跟影片内容蛮配合的。你说有童真,是的,我就跟编曲的人说,你在编曲时要有像小孩子唱歌那种「啦啦勒勒」的感觉。 2 P) z8 N3 q( K
ML:不知道这是不是您现在的心态,或是我现在的心境,我觉得您这张唱片很平和、安宁,不能说是看破红尘,好像有点与世无争,但这无争中又有点坚持。跟您之前的快歌或慢歌皆不同,那时的慢是慢得有些哀伤。听说您正在准备新唱片,您对它有何期望? 0 }# T8 e3 G) v, C8 O
LC:是的。我希望尽量做到每次出新专集的时候,都让人感觉到跟从前的不一样。说是这麽说,但写有困难。我的下一张专集应该跟我的上一张不太一样,可仍然有一些痕迹。我觉得下一张比较Artistic,是那种木结他般的,弦音比较多。其实在《小明星》中,你已可以感觉到这风格,只是这一张更浓郁些,不是偏向classical,可是有点走这样的路向,也有些轻盈之感。
) n, b8 X! n7 `! m& ^2 {2 ZML:跟朱哲琴的音乐有何分别呢?她完全是一种声音,几乎让人不用理会歌词。
. I% z4 u, G! M+ R3 DLC:当然不同,我这张是比较接近民歌的风格,不知你是否留意到,我在《陪你倒数》专集中有首歌叫《春夏秋冬》,不是题材,而是这首歌的风格和曲调就很像。(笔者问是否牧歌或牧曲的风格时,他说对。) 0 n) f# c/ p9 R5 [/ h
ML:您在会展中心的演唱会反应非常热烈;听说您八月会再开个演唱会,这次会以甚麽样式,或有何特别的招数满足歌迷?
, [5 u) D8 A- Y8 y+ xLC:是的,红勘的档期早在去年就订了。演唱会的形式还在构思中。当然希望能接待多一些的歌迷,而我自九六以来也存了很多筹码,就想在演唱会中将它们献给喜爱我的现场朋友。
$ M2 Z0 {: D- sML:通常在演唱会中是唱您的经典和拿手好歌?
& `& V8 s( @1 Z5 r) E: iLC:有旧歌也有新歌。我不同意有很多歌手在开演唱会时,往往唱一些人家不熟悉的歌曲,我想这样不太好吧?人家买票来看演出,虽然想听你的新歌,可是大部份的歌迷还是想重温一下旧梦,经典之歌。既然有这麽多大家耳熟能详的好歌,为甚麽不唱呢?只是如何去把一个rundown,一首歌曲的编排编得有新意,这样才有吸引力,加上visual和音乐效果等。
" x0 R! k# g* r. ]我曾经感到唱歌已经不值得
5 e0 M% V" g9 \$ Z6 bML:有没有想过将红勘的这个演唱会也搬到大陆去开?
* x( x/ P, d1 Y1 R) tLC:当然有想过。说起真是莫名奇妙,上次从大陆回来後,有一个报道说我跟谁谁谁的歌曲都列入了黑名单中,不让我们去表演,其实都在胡说。 5 j5 P% t4 h* `- J7 }  k; J- J
ML:不会吧,除非有点政治意味,您的歌应该不会的。 ( R- I+ o6 Z" N6 S- i2 w# f7 f( {+ p
LC:当然不会,很受欢迎呢(笑)。我跟政治从来没沾不上边;很多朋友问我,为甚麽我在很多游行聚会都不亮相。我觉得作为一个艺人,最好是保持超然些,这样比较聪明些。 4 `0 \1 {2 o6 G  X7 h  _+ y
ML:我明白颁奖礼给歌手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特别是歌迷间斗来斗去,令歌手间容易伤和气。可是如今似乎很流行不领奖这玩意,乐坛在四大天王逐步解体後似乎有冷清之状,您可曾後悔当年宣布不领奖呢?
6 S; f9 Y& _- {- a# x( l: s6 nLC(果断地说):没有。那时的心态主要是累,觉得为甚麽要斗要争?普经有一个阶段我很烦恼。我不知你有没有听过港台给我做的一个访问,我说过为何不领奖。那时,我真的感到很累,只要我每次亮相,总是被人骂,被人喝倒采。其实我看到一份新闻报道诅,一个网球员在打球时突然被人捅了一刀,原来是另一方的球迷做的。我於是联想到,会不会有一天我被谁的歌迷在我唱歌的时候跑上来捅一刀呢?值得吗?对不对?有的时候人最重要的还是活著。
4 V4 ]7 ^# `/ l+ o$ ]  l1 XML:您真的认为有这样的可能吗?
& O! z4 C: U0 ^+ n  n$ eLC:我告诉你,坦白地告诉你,真的。那个时候我连香都已经收到了,那是拜神的香,还有那些纸钱,黏墙的纸,都收到了,甚麽死掉的蟑螂等等一些昆虫,你觉得有这意思吗?再往下去是甚麽呢?说不定真有一天被人家打被人杀了还不知道呢。像外国的John Lennon那么多年(不唱)了,还不是被人枪杀吗?所以,有时要看是否值得。 6 N, j6 ~0 u8 ]0 n. c
有一个阶段,我真的感到唱歌已经不值得,不值得让我去冒这个险。我才决定放下一切,人,最重要是有一个海阔天空的胸襟,退一步去生存。(说到这时,他将双手向上向外一伸,展示出一个很优美优雅的动作。)
' f) S: {/ d* WML:您应该知道是哪些歌迷做的吧?可否透露一些呢?
; q; I- V# T% e6 TLC:我知道是哪一批人。但,恕不方便说得具体些。我的Assistant应该收到更多,因为是他先接到的,最後那几年礼物则多到要我的随员看完後却丢掉了,都是些很无聊的恶作剧。 # i- }8 ~, @, M0 @, f' L
MC:这些是我们外人难以理解的事。那麽,您不领奖的事。您的歌迷有何反应呢?
8 w$ k0 W- C9 t) D% H6 LLC:他们都觉得可惜,也有互骂呀,我觉得没这必要。奇怪的是,谭咏麟不领奖我也挨骂,你看多无聊!将他不领奖的责任全往我身上推。(笑笑)他不领奖关我甚麽事?像现在舒淇出席公众场所也挨骂,说是她令黎明不领奖。 - {0 n6 ~: l' K9 v
当我回头看我的後辈时,觉得他们很惨很可怜。四大天王也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希望自己是天王,而只想做回自己;只是传媒在玩这游戏,之後每次他们出席记者会时,就将他们放在一起谈论。
1 j8 O0 s$ r6 Q* d我觉得对音乐的认识还不够
! s* [3 @6 [; D. V8 XML:有否觉得您的金针奖拿得晚了一点呢? 9 a) W! h4 I3 ^/ N
LC:他们就一直在说,早在十年前就应拿了。可那个时候我是不希望去拿,就像我刚才说的,是心态问题,当时我也有些不希罕(笑)。(是有点年轻气盛吧?棗笔者插话)可能会有。 3 ]* t( S) \6 ~5 v4 p2 ^1 |
ML:如今回头看自己的路,有没有後悔?
0 D  |! h/ K( ZLC:我没有後悔。那是那时候的想法,而且如果没有十年前的那个决定,就不会变成我在後来的日子中可以拍那麽多好的电影,像《霸王别姬》、《阿飞正传》等。 ' ~4 ]% Q8 u+ C, j
ML:您和谭咏麟属於同一时期的歌手。他不领奖後就做生意,期间不时出来跟一堆朋友玩玩;另一个例子是梅艳芳,她後来将精力放在培养新人上。相对而言,您较低调和独来独往,您这段时间为乐坛做了些甚麽呢? 0 y- e$ c! \4 V  O: Z# x) p" Q9 p
LC:我写歌呀,写给别人唱呀,还有是在电影上写主题曲,还跟导演谈剧本。当时我是极其喜爱在电影方面的工作,自从拍《金枝玉叶》起,我就开始担任Second Unit的导演,不但是人家拍我,我也拍人。如今我对电影的兴趣比唱歌更大。 4 o! F# O# @) v2 F
ML:我听过不少亦唱亦演的艺人说过,在唱和演上她倾向唱,因为唱歌是非常个人的,而演戏,你要听导演的。
) p; F& o6 B' g" ILC:如果她把自己永远当成是演员的话,就会有这感觉。而我有野心,在电影方面,我希望有一天当成导演,导演才是整部电影的灵魂。如果真的有歌手这麽说,唱歌比拍戏自我满足感更强烈,那棗(想了一会)她就错了。 4 \1 ~6 N2 Z6 d( r
ML:歌手觉得站在台上所有的目光皆望著她……
& Y6 q4 g& P; d. a7 c2 ZLC:可是她不能控制所有的一切呀,像灯光,像音响,像band,她都不能控制,她只能控制自己的performances。但一位电影导演却甚麽都可以控制下来,像光的亮度,拍的是宽银幕还是小的,都要跟摄影师谈谈,你要拍的是爱情片,镜头的运用,需要多少个Montage,长度如何,都要自己去量;在剪接时,你有甚麽意见,怎麽样带演员入戏等等。导演控制的范围比歌手更多更大。 2 W2 G& \3 L; P6 l& E
ML:我可否这样理解?表面上歌手有很多的目光,但从一个更深更高的层次看来,导演却可以更满足。虽然您现在的野心是当导演,但作为歌手,您仍如此受欢迎,有没想过也许将来还会有所突破?比如出资制作一场音乐剧呢? 8 f( b1 _1 e* |0 r
LC(他苦笑一下说):慢慢来吧,学到老吧,甚麽东西都要不断在学。(然後认真地)我当然想,其实我现在的专集,我都当了半个producer,但我觉得我在音乐方面认识的还不够,还是要学。
; ~+ V4 L8 O1 `  ^ 
& r2 n( x# v! q+ b/ @影星张国荣:自得奖以後……
# b+ Y  A+ G7 F( [1 ^+ V' C谦虚的张国荣将歌唱事业放在一边以後,向我展现他另一方面的才华:演戏。同样,他演得出色;从《胭脂扣》中的十二少、《阿飞正传》中的阿飞到《霸王别姬》中的京剧名伶和《春光乍泄》中的同性恋者,再到《红色恋人》中的中共地下党员……
/ N) W! d- L+ _+ a3 V; z7 T; A 
9 y8 e# Z5 r! k7 i& uML:您不再领歌唱奖项复就拍了不少好的电影,最著名者是陈凯歌的《霸王别姬》。您当初为甚麽想到去跟大陆导演合作而演这样一个角色? 9 C/ _$ d+ H5 y7 n
LC:拍这个电影,我觉得是一个缘份。因为早在十年前,香港电台已拍了另外一个版本的《霸王别姬》,当时是罗启锐找我去演;这电影有它的敏感性,讲京剧科班里头男跟男感情上的复杂纠缠,我在那时是一个已经很有名气的歌手,在八十年代最重要的是保护自己的形象,我的经纪人极力反对我拍该剧;后来写该书的作者李碧华(也是《胭脂扣》作者)找我说,希望我能拍这部电影,是陈凯歌执导。坦白说,那时我也不知道谁是陈凯歌,她说,他是一个非常好的导演,曾拍过《黄土地》、《边走边唱》等,我於是专门找了两张带子看。 6 R1 C: j, w0 ]2 z1 t
我感觉他有他的过人之处,拍农村电影确有一种土味,像《黄土地》、《边走边唱》都有些规模很大的场景,他都能应付得很好。我知道拍《霸王别姬》时也需要这样的场景,於是我们见了面。见面後他觉得我很合适,我也知道自己很合适。 / l: k0 J" z: O2 A
当中也闹了些风波说,尊龙非常希望能拍这电影。而我那时的心态是不想争,若他认为他那麽适合,我就双手奉出。反正当时也有很多别的片子找我,我很忙。他们之间闹得很不愉快,之後陈凯歌还是回头找了我。 4 p& w" j/ q3 j/ [) w. ^
结果我在北京一拍就是半年,下了决心学好京剧,我的国语也是那时学的,还跟很多京剧老师成了朋友,很有意思。那时我是三十四岁,是第一次踏进中国领土(大陆),一去就是北京。初时对大陆的中国人有点抗拒,感觉他们好像很「爷」。打过交道後觉得没甚麽,都是中国人,对我也很好。拍那电影除了令我在国际上打响名知度外,还交了很多朋友。令我改变了对中国的看法,很有益处。 8 B4 |% d- ^' y! l7 z+ ]
没到过大陆前,觉得那一定是个不好的地方,还有共产党,一向以来的印象皆是问号,是反面的。生活体验後,发现大陆人有很多值得香港人学的地方,像传统文化,在香港,你哪能看到冰糖葫芦?(笑)像天安门、胡同、四合院、天坛、十三陵等。接下来拍的
! ?  Y. Y, {% G4 x& O- H! F0 ]" G电影也都去大陆取景,像《夜半歌声》、《风月》、《新上海滩》等,像苏州和上海。这是缘份吧。 1 y3 x( Y  o8 M# m: M8 V
我觉得巩俐在镜头上很亮
" s' T7 E8 a0 l& B+ CML:您在《霸王别姬》中男扮女装,并令您扬名康城影展和东京电影节,这算是您拍戏生涯的一个里程碑吗? 3 {! c3 Q4 y2 T2 F$ Z
LC:可以这麽说。 ; Q  p! j( @6 Q+ d. G$ \
ML:这是你们第一次合作,陈凯歌既是大陆著名导演之一,个人经历又很丰富,您的成长经验很不同,最初在沟通上有困难吗? # @9 }5 m6 D0 `! t) n1 k+ w* I9 C
LC(他摇了摇头):没有。在拍《霸王别姬》时,我是绝对遵从和尊重他的意见。这其实是他的第四部作品,虽然我们的文化背景不一样,但body language是一样的,所以,我没有在拍摄中给他制造一些难题,倒是协助今事情进展得顺利。我拍过这麽多片子。拿捏甚麽角度,他需要我达到怎样的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他。所以我们是一拍即合,合作得愉快。
: R. B, N3 m, d: R8 h& Z9 ]尤其是拍《风月》时,因为凯歌是第五代导演,普当过红卫兵 ;中国这一段的历史是他们那一代的导演的black gate(黑洞),在这十几年中,对中国有些历史尤其是上海三十年代历史,他们不了解,对上海人的那种感觉不敏锐,於是,我们去看那时的电影如《马路天使》和周漩的肢体语言。复来拍摄得很顺利。 / D0 D6 L6 G* b& r
ML:《风月》讲的应该是上海三十年代的事。他之前的电影都是很空旷、很纯朴的感觉,跟上海的小家子气不太同。 , Z  g6 q5 i5 M* u
LC:而且那电影是他拍得最苦的时候,他很压抑,我甚至觉得他不太合适拍这类片种。
' O+ n  D1 P, OML:您在拍陈凯歌作品时跟巩俐合作;而之前您跟过不少的本港女星合作,像张曼玉和梅艳芳等,您认为哪位最能激起感觉?
- A3 s( ~6 h% vLC:我反而觉得跟梅艳芳交流得最好,在电影如《胭脂扣》和《金枝玉叶2》或是我在她演唱会上当嘉宾等,每次她都跟我配合得利落;Maggie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演员,但我跟她配戏时,开始是需要一点时间;巩俐则是 typical的中国大陆女星,山东女人,很豪爽,很快就把你当成朋友,可她在每部电影中的演戏都差不多,怎麽演怎麽灵,尤其是她的形象是非常适合外国人看。
+ O0 d" G8 u* ^8 `9 G所以巩俐在西方的地位比在亚洲、大陆和港台都高。但有一点是无不否认的,我觉得巩俐在镜头上很亮,她一站出来就让人觉得她是明星,真人也很亮。你可以说是张艺谋知道怎么去拍她,可是,她也拍过其他导演如陈凯歌的作品呀,她一样很亮。反正巩俐就是这样:当她站在那里时,你就不会忽略她。这也是一个大牌明星最重要的Quality。
+ o3 `7 h8 n% d. Y$ u* ^演员最重要的是,当你拍这个电影时,你让对手感到你入戏,怎样擦出火花呢?是双方面要交流,就像踢球一样,我踢过去,你要把球踢回来。而梅艳芳的敏感度很好,你一动一个眼神,她都很快有反应;梅艳芳在这方面是让我感受最深的。
$ ^& x! M$ `) \& {ML:您後来拍另一部国际知名的《春光乍泄》,该片「失意」於金马奖,但在康城影展中得了个最佳导演奖,而您当上了柏林影展的评委,您在片中演一个个性不羁的同性恋者,据说是远在南美洲拍的。很多人都说,拍王家卫的电影不好受,您有甚麽感受呢?
# U8 r! D+ C; f0 OLC:很辛苦!(说得有点无奈)拍王家卫的电影都是很辛苦的。因为我在那吃错了东西而拉肚子,又很想家,不想拍,很累。其它别的我没有甚麽印象。拍他的电影,我基本上是按他的要求来演的,但拍那片子主要是心灵和肉体都感到很辛苦。
. u5 a8 Z0 x1 ?( Z# z' {/ bML:能讲得具体些吗?
4 y+ T7 _5 W+ TLC:就是生病,然後感觉在这么遥远的地方,身体一直没好过,那是秋天,我很想回来,不想拍,想好好休息。而他一直在熬,去了四个星期都没拍一个镜头。结果在那呆了两个多月。
" q. C: Y2 S* x# m; k1 \我偶尔还可以当一下导演
) g- `1 ~2 x" o  mML:如今不少影星皆到荷里活发展,而我相信有人找过您。最近周润发在《Anna and the King》中首次拍了自己擅长的文艺片。给华裔影星带来好消息。 3 o+ w: [! C. H' `# V7 H0 J0 J
LC:但这是十几年才一部呀。那我要在等下一个十几年吗?上次的文艺片《The Last Emperor》(末代皇帝)算是中国人电影,我都不太认同,而《安娜与国王》更不认同。虽然是文艺片,也不见得精采到哪里去。
1 g; I8 ^' |; J  C像之前让周润发去拍那些电影,我觉得委屈了他。而我也没有这野心非到荷里活不可,我觉得我在亚洲还有这个地位,我可以当个炙手可热的演员,还偶尔可以当一下导演,说不定会有自己第一个baby,还可以当出品人。为甚麽非要去荷里活?如果欧洲找我拍电影,我反而会考虑,因为不那么商业化。我当过柏林影展评委。知道欧洲人怎样评价荷里活电影,我觉得自己这几年的电影是偏向艺术的,我不是一个打星,犯不著到荷里活去扮演一个甚麽唐人街黑社会头头,要不然把我当成一个越南人。那有意思吗?
5 ]8 n9 ^# @4 h6 c1 C0 |) qML:我的意思是您自己拍一部片,让它打进美国市场,无论在艺术上还是商业上。
( U( d4 U8 r7 N' dLC:那是异想天开。首先种族上就有很大的歧视了。
; a3 o/ Z% v9 \. K* tML:很多时候,个人的命运是跟整个大环境的命运分不开的,随著亚洲或中国在经济上越来越强大,总会有这一天吧? ( I3 U' K) r, h$ Q0 ?6 p
LC:真的有一天可以打开中门的话,我估计,那已经是我下一代再下一代的事了。我觉得我现在……还不如谈回我的心态吧,我现在属於非常Relaxed的阶段,已经没甚麽再去追求,再去争,於是也没必要去把自己当成甚麽开荒牛,一点意义也没有。 8 t" g3 x9 F% E0 N% b9 S" a
如果我当一个导演,我不会说我拍一部电影,就非要去参加甚麽柏林影展、威尼斯影展、去荷里活等等,这样你首先犯了一个错误。当你这样想时,对你自己的发挥已有所限制。
& }7 t0 i! M, `; Z- HML:很多人都关注中国加入W T O的事,作为电影人,你有没有想过,当有一天中国市场完全开放,有更多的香港电影可以进入大陆,当有十多亿的中国人可以看到您的作品时,这样的满足感是否比进军甚麽荷里活更大呢?
2 l8 g* I: H* E& ^LC:是啊。这样其实更好啊。现在我们在大陆拍电影是受到限制的,因为要送审,如果它的。censorship可以宽大点,机会就更多;如果大陆真能打开加入WT O这道门,我估计这个期待会更大哩。
+ [7 I/ S7 a6 ?. ?' `) ~2 \6 z, ?ML:现在很流行所谓地球村概念或全球一体化,您认为这概念对歌手或演员有何影响?比如说唱歌或电影是无国界的。
7 |4 s0 W& ^9 T( }) ]LC:是有国界的,一定有。歌和电影都有,因为语言表达不同,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 o8 u, B9 t3 {; yML:如果是英文歌呢?
' L3 m* E% A7 d- ^2 ?LC:没有。音乐是无界的,但面孔是有的,当歌曲加上面孔後,就不对了。(笑)如果他们不知道你是哪个国家的话,只听歌声,是可以的。 4 I& E* Q; @) n
有时候是希望被人骂一下
- R  g- y. X8 C5 A$ vML:您这些年来拍了不少著名的电影,但我感兴趣的是,为甚麽您会跟大陆《红樱桃》导演叶缨合作,拍了一部从题材到风格皆比较冷门的《红色恋人》,饰演一位中共地下党员呢?
, `$ e: Y( F/ T0 D9 @7 @* r4 k8 NLC:就是尝试嘛。因为叶缨拿了个剧本过来,说想找我演一个地下党员。他说:千万别误会。在那个时代,地下党员都不是那种很粗像打仗的样子,有一批人是像周恩来那样,是比较文艺的留学生,读完书回来後理想就是闹革命。他说,你的形象就是他们。这是个政治背景的爱情故事,他说在大陆找不到一个人来演这角色。 ( z: W3 @: R( w, i9 g7 P
ML:是指那个年代的那种气质?但您可以不选择呀?
! b1 i8 ]+ n# e1 J9 T8 ^+ ~4 b. o2 gLC:有挑战性嘛。(笑)我从来没演过这样的角色,当然角色非常敏感,演得好会被人骂,演得不好也会挨批。有时候人也是犯贱,就是希望被人家骂一下。(笑)
3 m" G- x+ V; ]% qML:骂甚么呢?为甚麽?
  N8 x3 R$ p! N! HLC:中国人有时就是这样。其实我演这角色在大陆有很大的回响,有一班学者说张国荣演得特别好。另一班则认为张国荣不配演这角色,因为他不是。但问题是,甚麽叫做是呢?如果真的甚麽都要是的话。那就完蛋了。至於说为甚麽张国荣演得好,我想那就是刚才说的,在国内找不到人来演这角色,还要讲流利的英语。同时也反映出大陆至今还有这种纠缠不清的思想斗争,两帮人争,我夹在中间,我无论演得怎样,他们都在闹,(这样过瘾呀?)对,就是过瘾呀!对我来说,我拿了人家这么一大笔钱,我演活了角色就够了。导演叶大樱也说,张国荣是个非常好的演员,演活了他的角色。达到他的要求就可以了。 % F3 D; }, ]2 L3 K
ML:该片去年在香港悄悄上映,但在大陆却是五大卖座片之一。显然您也成为受关注的香港影星。而大陆每年皆有金鸡百花电影评奖,您对这会否有所期望呢?毕竟是十多亿中国人的大奖呀。
* @9 J( A+ t; Y7 _" y* c' DLC:没有。我现在对甚麽奖都没有期望。百花奖好像已颁了奖,是葛优得奖,他不错呀,《不见不散》嘛。 : b7 V+ c9 v: t1 X, z
ML:香港金像奖呢?会否觉得可惜?
5 ?- l! v1 @3 _: G( sLC:它算是外语片,没资格参加。我不觉得可惜。因为我不觉得自己演得那麽出色。而且,一部电影不是光靠一个演员,应该是一个整体,但我觉得整体上不是太满意,还有我的戏价太少。这部片本来以美国医生为主的,复来因为我肯演,他们加重了我的戏份,并将我的名宇放头排。其实,我本来是配角,不属於主演的。就像《红提琴》中的张艾嘉。
( N  ]2 G+ T7 UML:最後一条问题是,唱歌和演戏您最喜欢甚麽?
& x4 j/ ~' O5 @+ d% ALC:说到唱歌和演戏,其实很难分得那麽清,我也非常喜欢唱歌和在舞台上的感觉。在进入摄影棚时,我会拿著歌词,去构思一个story,然後把故事讲出来,让人感到有个画面。如果你懂得唱歌,会对你的肢体语言有帮助,对节奏感会拿捏得更准,所以不能分开来讲。
8 r( M/ Q: f, h- _( O' ]6 vML:电影是一个很注重视觉的艺术,而音乐则是非常讲究听觉;但我在想,以您如此丰富的想家力,您在录音室时,那些歌词有没有令您的脑海中出现一种近似的画面呢?
" }0 s* y# Q- bLC:有啊。比如说一些比较情欲的歌曲,您会联想到有一张床,有一个枕头;像唱《当年情》时,就会出现过去的童年时代的一个画面。这情况很普遍。W. (转自《WWW》 作者:吕书练) 
6 a( S5 G6 E' O% l) \: \感谢会员"子轩"提供!
发表于 2004-11-23 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资料专题】:哥哥自述及专访特辑

[color=&#35;DC143C]Love Album Interview 1995
9 A; y2 i, |. I9 n8 d2 ]: [3 isource: from Mei';s Leslie
# {& N! x) j, r7 e/ `( }/ h  a/ loriginal tributed by Mei113
* P( B& H" v, C, j' ]Love Album Interview 19955 @+ m8 g4 c7 l7 x$ e! M
This interview was made in 1995, the time just before he released his album "Love".  B6 ?+ T: c6 e. g" [% z
/ T+ I; _! _, T1 D* K* L
DJ: I believe in fate. I remember 7 years ago, I also had an interview with Leslie in his HK house. We talked a lot that night. He told me that he had already decided to quit his entertainment career and immigrated to Canada. And this time, we chatted in his Vancouver house where he told me that he would sing again. Then I asked him why he quitted his career when it was his peak. Is it because of the pressure and the social relationship between people? And in these 7 years, has he got what he wants?! C  ?: d3 s# W2 x) u0 N$ H, |% z
LC: yes, I am very happy that I don"t feel so much pressure when I work now. 7 years ago, I had to face the public and media all the time. The pressure was really unbearable sometimes. At that time, I also had a goal. I wanted to take a rest; I didn"t want to sing and act anymore. At last, I made up that huge decision and quitted singing. After a long rest, someone came up and asked me to make movies again, and when I came back to HK, I realized that everything was different from before. I had more choice, and my expectation has changed. Therefore, I continue to make movie.- _) [3 i7 d' ?2 S+ b
DJ: It is very interest to watch back your movies. From some teenage movies to Tsai Hark (a Chinese Ghost Story"s director), Wong Kai Wai, to Chen Kaige, it seems that everytime you choose a movie, you calculate it well. What is your vriteria in choosing a movie?% Z6 B; z* b5 K2 c
LC: I do not have any special criteria. I will never say that I will only work for some well-known directors to make some artistic moview. In my dictionary, movies have not commercial or artistic. The best movie is the combination of both,ie people will be entertained and educated by it at the same time. Perhaps HK is a commercial city. Thus, sometimes when people make movies, they will consider money first; the quality would then be lowered by this. I must say I am very fortunate to make Farewell. Before I went back to HK, Chen found me. However, at that time, we got some problems in contract; I eventually refused them. Then they asked me again, well I thought that all we wanted was to film a good movie for a great script; I finally accepted the role. I did not think it would be that successful, I just wanted to work with Chen.
9 M; Z7 N8 Z4 jDJ: Before you made Farewell, how much did you know about Chen? Did you have confidence in him?0 A  }% D. d4 Z
LC: I did some research before working with him; I watched some of his movies and realized that he also had his own dream. After we worked together, we found that we had a lot in common and eventually became good friends. He said he wanted all his movies to have me as his actor. I am very glad that there is a director who has so much confidence in me. We know that we will work together again in the future.
' J7 T: p& b' [5 I5 [DJ: How do you compare your musical career with that of your movie? Is there link between them? Is the script the most important issue in choosing a movie?4 s& E( G3 w  x; p; {
LC: Yes, the script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Also, movie actually needs a team work. I am more mature now because I realize tge a person can"t always be alone. One needs to cooperate with other in order to be successful. When I listened my songs which I sang in 80s, I found that there were a lot of flaws in my singing skill.) m7 Y6 o. Z& ]' A  m
DJ: You come back after a long break. How do you deal with promotion? And
  t* n5 x4 U4 B7 n7 Ehow do you evaluate yourself and satisfy your fans?
( ]& g1 ?) }* X/ F' \7 rLC: My age can"t go back. I have a higher expectation out of myself. I become more objective in viewing my career. Now, I have nothing besides my movies to support my career. I will become more low-profiled compared with before; for example, I will not do too much promotion and attend any musical ceremonies. Thus, I can only pay more attention on the quality of my production. After all these years, when people buy my CDs, what is their expectation? I wish that both my fans and I could improve. Most of my fans are grown-ups so their thoughts are not the same compared with 7 yrs ago. Of course, I know there are some young fans, too. Since I am so lucky to have such a wide range of audience, I have to be more concentrated on my production.
5 M4 Q& I; J6 _! JDJ: All these years, there must be a lot of music companies ask you to join; v" Z) v/ N' j% x0 X9 B
them; why did you choose Rock?# n; H8 d$ Z9 f; ~
LC:It is mainly because of their sincerity. They agree that I do not need to do too many promotions, and they also give me freedom. I think there are not many musical companies can do that. And I do mind when the media only concentrate on how much money I earn when I signed the contract. I think money for me now is not the most important issue. Rock is a Taiwan-based company, but they make me, a HK singer, feel that I am very important to them. They really touch me.% w# ^4 [, E8 q9 S
DJ: Also, you can see that they have put effort in making singers" albums.
5 h& a# r/ F" v! NLC: Yeah, the quality is quite high. If I were a consumer, I don"t I buy a high quality product./ x% w: L4 c3 v& Z
DJ:Your point is well taken. However, not many fans in HK know how to distinguish between good and bad music. Maybe your target and market is not them.
& a0 |4 y, b7 {3 W  y1 m7 b; ZLC:I don"t really care about HK market. I know it is very irresponsible to say this, but it is true. My next album is going to be a Mandarin one. I am also very suprised when Rock approached me and ask me concentrate on Mandarin albums(Notereviouly, Leslie hit songs are all Cantonese). Branda(DJ), if you were the head of the company, will you ask Leslie Cheung to produce Cantonese album rather than Mandarin one?$ D* L/ ^& K& X, N8 ~& J! {* Z
DJ: Of course, and the songs will also be very commercialized, too.# N3 ~' r' ]) k. E
LC: It proves that Rock doesn"t treat me like a money-making artist  H: d$ c* l2 s1 ?, D$ j- O
感谢会员"消失在四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