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光无限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新浪微博登陆

搜索
热搜: 邀请 充值 邮箱
楼主: 铿锵玫瑰
收起左侧

【资料专题】:哥哥自述及专访特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1-16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资料专题】:哥哥自述及专访特辑

[color=#DC143C]張國榮浮遊在心靈陰暗處(2002)' w% m# X1 c# P  v/ k4 k" ^/ [2 a
感谢会员"chanel"提供
- l, x2 d7 o+ _8 h9 P8 r4 a自2002<電影雙周>/ O* P, @( U! i% W
% P4 e4 m  s( A" j5 n0 Q3 m
     這是近三年來[電影雙周刊]第一次跟張國榮做一個正式的訪問。訪問地點在酒店的套房中。 張國榮選擇坐在近窗旁的椅子,剛巧那是一張可供雙腿平放在前的款式。一坐低,大家的即時反應是:似不似見心理醫生?誰是醫生?誰又是病人?當然我不會期望第一次見面,單刀直人便能直闖張國榮的心靈狀態。   + e* b3 Z' ~, B- K" {
羅志良爾冬陞三度合作《貝度空間》是你繼《色情男女》及《鎗王》之後,第三次跟羅志良及爾冬陞合作。你們是否特別合拍?0 Z* l4 W7 [' R! `- b
  
2 t8 R& c$ D% _; O    你知不知道其實爾冬陞以前是不喜歡我的,那大約是十多年前的事。我諗他認為當時的張國榮無substance,無content,但一個人總會有進步,我諗我亦經歷了這個階段,比前少了一些稜角,年紀大了,可能人也不像從前膚淺。你知道最初《色情男女》不是由我演的嗎?最先的人選是周星馳,後來不知怎的他們談不成,突然間一一突然間爾冬陞找我傾《色》片。《色》片會是一部三級片,比較edgy,那時我也拍過《東邪西毒》及《霸王別姬》,正所謂已經豁了出去,已經沒有包袱,我覺得我應該要拍一些「有內」的電影,於是便跟他們第一次合作,拍了《色情男女》。我諗那時爾冬陛開始發覺張國榮 …  
& I5 M5 R! F2 [5 e  k有還以顏色之意? , g1 z. D1 |3 a# X& }
    無無無。只不過是那時我其實可以有很多選擇,但既然他找得我,我也因為當時他一句說話而決定接拍。他說:『你幫助一下後輩啦!個導演叫羅志良。』那時我不知道究竟誰是羅志良?後來見面,我才發覺他很面善。原來他跟過王家衛。那次我跟他們合作得很開心,但《色情男女》還未稱得上為一部fantastic movie,因為那時他們有太多制肘。後來我們三人成為了好朋友,有一次爾冬陞到我家探訪,說有一個角色幾適合我但不知我肯不肯拍,因為那是一個psycho的人物。我的回應是:為何我會不肯去演一個psycho?我知道那將會是一個奸角,我說只要他們不去畫蛇添足,強加一些香港電影人最喜歡加的「佢奸的理由」的包袱,那個角色就會很好看。當然我也很感謝他倆,最後也沒有加插這些無厘頭的「理由」。《鎗王》是我很喜歡的電影。它有些另類,但卻是近年很多人給我credits的電影。跟他們合作的這份滿足感解釋了為何我會接拍《異度空間》。當然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我幾喜歡dark drama。
3 C% L' Z: O! N我覺得你在《異度空間》的角色有點似是《鎗王》角色的延績,兩者都側重內心世界及精神狀態。這類角色是否現階段的你特別偏愛的呢?  ) p7 x+ i7 U/ {
     叫我再演一些靚仔角色的話,我已經go over the hill,二十多年來已演了不知多少類似的電影,到了這個階段,我是否應該多拍一些more than melodrama的電影呢?答案是肯定的,因為我已經厭倦再拍一些溝女談情的電影,反而想多拍一些探討人性的電影。《鎗王》跟《異度空間》的角色的不同之處是前者是自負的,他認為無人可以勝過他,某程度上是一個樂觀的人物;後者則是一個情緒低落的人,他不能容忍自己再一次經歷以前的傷痛。有人可能會認為張國榮已經無負擔,拍不拍電影與拍甚麼電影又何需太費神 …. 其實我拍電影反而比以前更執著。我不想再重複演相同的角色。這就是我近年減產的原因。 8 ]1 w/ r; S% ?2 k  f, n4 h* L
  E3 p1 S* h# R7 [! \- B
你在《異度空間》的角色前後判若兩人,是否當他是兩個不同的角色去演呢?
/ T# c' }8 g" b$ ~0 O     雖然角色在影片前後段的舉止及精神狀態各異,但我沒有視他為兩個不同的人物,我嘗試將角色後段精神不穩的狀態小小的滲進前段的正常狀態,給觀眾很輕微的提示。因為如果角色的精神狀態突變的話,觀眾會跟不上。我花了很多心機在第一場的演講之中,因為那場戲戲需要很強的說服力,不能讓觀眾發現我是在「演」一個精神枓專家。我是一個無take two的演員,我不是一個formation acting的演員,不會每個take都一模一樣,這是我跟梁朝偉最大不同之處,他每一個take都可以好consistent。我喜歡自由發揮,令導演在剪片時多些選擇,特別是在對白方面,只要我諗得順,有時會加一些自己的對白。羅志良看過一些毛片之後,給了我一些意見,叫我在那一場中盡量保留原有的對白,最後我跟著他的建議去演,一早念熟了那場戲的對白最後拍了四個take,每個take都是可以用的。
) b0 c% m% k3 X" p1 v+ n5 l$ U
) v) }5 j. n  B5 d8 J林嘉欣演這部電影時,導演安排她到精种病院去感受氯氛。你演戲經驗非常豐富,還需不需要借助這類方法?
& \- g) Q9 y# g0 A! l8 U) ^     不用。但我曾經去見過心理醫生兩次,他們是不知道的。有時我會自己去做角色的資料搜集。這個角色側重人物的精神狀態,要掌握得很準確。影片前段的演講及醫治林嘉欣的場面,那些精神科醫生說話的語調、動作及眼神是要學的。演喜劇可以天馬行空,但演這部電影卻不能。後段我要進入角色不穩的精神狀態中,雖然我是一個很容易從角色抽離的演員,但這次的過程是辛苦的,可以用miserable去形容。
8 ?5 N1 Y- T0 j/ g; I, ?! n" J- q1 v. R: p3 H& }  G) q, A
你是一直將自己保留在角色dark side的精神狀態,還是在take與take之間立即抽離的?' z9 e* ?2 q$ M; D
     兩種我都可以 (笑)。但有些場面一定要一直保留在角色dark side的精神狀態,例如我在家中夢遊,不斷找舊書及剪報那一場,拍攝的時候,我一抵達現場就通知所有工作人員:今天戲份heavy不要跟我說話。結果我全曰沒有講過半句說話。另一場類似的戲就是當林嘉欣及李子雄看過錄影帶知道我夢遊之後,來到我家被我破口大罵那一場。這兩場戲需要很強的energy,要將自己一直保留在一個好壓抑及情緒低落的狀態。 ; n' m" x" l) s+ ^

8 F( d, Y2 m$ `0 }你是用跟群眾隔離的方法去積聚energy?
0 X& y. P& z2 F( ]( ^! y     有少少。這方法行得通,因為這部電影講的就是一種疏離感,我的角色也是在強制自己失憶,所以可以用強制的方法去演這個強制自己的角色。  ~1 r9 S$ J9 I6 X
; k! m7 A" o4 m$ [% M
你本身對心理學及精神學科有沒有興趣?  ) h* e" h. O* ]7 n- z4 ^! ]
     有。但其實我不是一個太過開心的人,所以我恐怕若果鑽研心理學太深,或者可能發現身邊的人大多的dark side,反而會令自己下舒服。
3 j4 X+ X( U3 J! T5 d8 d+ J& L3 y6 L9 t
我諗你應該相信一個人是包含著光與暗兩面,而兩面是永恒抗衡的嗎?  ; p. z% f0 F" ^- }8 I& [5 h
     我經常對一些導演及編劇說:不要永遠將一個人物定為一個好人,或一個衰人,因為一個人內在是有灰色地帶的,況且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我們又如何劃定-條分界線?我很喜歡心理醫生這個專業,但我有時不願去見心理醫生,不願進一步認識清楚人的心理。 5 }8 f9 K! p0 i! X3 i4 l
5 P2 t' T7 j1 J5 i! M1 ~7 W, }( `+ {
你對研究自己抑或他人的心理較有典趣?  + J5 |, z& p. B' r, W+ z
     我有興趣觀察旁人,因為我不想去揭露太多自己醜陋的一面(笑)!我有時覺得如果真的要揭開來看的話,I can be a very f\*\*k up guy!我也未必能夠表達自己是一個甚麼樣的物體! 每個人都有一些dark side。 & U) w6 H2 ?- L4 L" e( g

4 D+ h1 q! p( T  W/ q5 \* M你認為一個好演員通常也是一個psycho嗎?6 p- u% v1 N, B" U9 e7 n, W+ Q5 \: N( N
     Definitely。我認為是。有時一個演員會激氣到腦海出現很多幻想一一例如用刀插人,(大笑)!
/ L5 t9 |7 o  f( y( B: h* @
, F$ n: R3 {/ g# p! |- A" f幸好你今天連做了多個訪問也表現得心情輕鬆。  0 m+ z7 J' i- {/ S) z
     我覺得自己給人的感覺是對很多事不在乎,take it easy的人,其實我是否take it easy我自己知。有時一個人要處處表現出自己的風度,但是否「完全地」不在乎呢?又未必。有時有些事件真的將自己迫得太緊要。有時表現得過火,會令人覺得oh--I can control him!還是應該轉一轉,改用一種看似不在乎的態度去面對,令人覺得自己原來懂得應變,我會選擇後者。在這個社會中,一個人至少要表現出應有的風度。
7 O& J1 M, k" h! S& b% b( v0 k* x; C/ q: c% a9 O- E
演戲方面還有沒有心魔?  ( a; x7 j$ }- Z" b* r5 h* d

* s2 ^: ?4 U; G& ~0 d     我諗無。以前就有。我最記得第一次找我拍《霸王別姬》的是羅啟銳,我那時的反應是:『唔得!我點拍得呢?』當你是一個superstar時,要顧公眾形象,一定拍不得。這就是演戲的心魔。但後來我真的拍了《霸王別姬》,之後還拍了《春光乍洩》,這兩部電影我也敢拍,大家現時還會認為我有心魔嗎?
: ~7 T8 I4 [" D: Q# R  k$ a4 h) k) X9 R2 ]. x; |
這兩部電影令觀眾看到一個「不一樣的張國榮」.
: G' \9 g* s: v/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