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光无限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搜索
楼主: 莲啄荣
收起左侧

[原创] 天生一对-再会下世春光(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0-12 08:4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什么时候有更新啊,偶心急想看啊。
发表于 2006-10-12 17: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要很不厚道的开始催文了,等得我心痒痒~
发表于 2006-10-19 19:4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好  加油!
发表于 2006-10-24 17:5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想继续往下看啊,楼主继续写啊,加油!
 楼主| 发表于 2006-11-01 19:59:14 | 显示全部楼层

- ^3 Z" E- j  n( V  E1 [, [/ ]& u4 A8 p% }9 j
天空继续流落出沉堕的色泽。几片云烟雾般缭绕。风吹落的树叶发出咝咝地声响,一切都在秋意萧杀里变得伤感。
6 l! k# _7 M9 u5 v1 [sunny躺在公园的石凳上,将手指圈成一个圆圈,从这个圆圈里看世界。
, T7 t- J" \9 c( Y- G' w
' W0 r* O5 @/ `$ ]' g& X! P5 H9 ]; ^- H世界好小。
, |& ]9 U* y: R4 X2 r从世界的一头走到另一头,应该不会花太多的时间。sunny这样想,便满意地笑了笑。
, ~2 j, _/ c3 n/ ~% S嘴上的半根烟余烬未灭,他懒洋洋地翻了个身。, G/ _  `! q+ Y( Q. H  b$ @2 W/ w
好冷,他将身上的黄色皮衣裹紧。好像,又回到了起点。# E5 `/ _8 N8 y! g& J" l. F2 m
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睡在公园,想不起来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事。
5 M' V9 I$ x: }. q: D% |当然他也不想去回忆。
0 w$ R/ U! y2 A' Y" x能忘掉的东西忘掉最好。第二天的太阳还不是照样东升西落,什么都不会改变。
2 M5 M6 S6 s( q. n& H- O# @- l+ K
他起身,疏理了一下头发,睡眼惺忪。
3 N; _$ k* D8 u# z* p4 M2 F7 D他不习惯早起,可是太阳打扰他了,他又有什么办法?
. W: ^+ V& T  |2 P. |+ s9 x还好他没忘记自己是谁。
; Y+ R9 S, A8 ]+ M; k0 p! l' d2 G1 f, E, h6 X; e: `4 M7 i
他嫌露宿的自己有些脏,他得找个地方洗个澡。
' p" U( Z6 @: j$ V他只是到处乱走,没想到潜意识那么强烈地领他回到了“春光乍泄”。
1 j3 {+ ~$ y/ B1 M7 ^; |; @, d- t0 f4 C3 p
好惨,人们都认识他。7 h/ K6 n# v$ w$ U7 {
当sunny想回避众人的目光时,他们的眼睛却像虎狼般地注视着他。
% m, F1 w$ [& i( ^+ S! r幸好jack及时赶到。  h* ?( v% D( w5 p/ q+ g8 c" i
: X& u3 ?, T2 o
“sunny,你回来了。”jack的语速一直是这样不急不慢。对于sunny他像一个耐心的父亲。
1 Y6 N& K) u; W: }sunny瞥了他一眼,没有任何表情,摸回了自己的房间,胡乱地脱下衣服,一头栽到浴缸里。
; ^% ^3 z6 a1 C6 F, qjack耐心地拣起sunny扔在地上的衣服,将它们收进篮子,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件白色浴袍挂在sunny的浴室门口。
  ~7 A; m1 ]4 ^0 V: Z9 ?5 L7 ^& X6 _" l' Y1 K5 T  `5 v
他坐在沙发上,点了支烟。
5 F# R0 k4 ~2 ]9 I) V浴室的水声不断,但是毫无人声。
3 Q% s) \. n, S6 h& L: y“sunny。”jack试探性地喊道。8 |% A: g) c( {
没有回音。( W0 }2 P  d$ N3 f+ ^# g
jack冲进浴室,看到sunny整个沉在水里。( u* J% N. {/ W9 w8 [3 o

- n& y; g: w2 R" m! L, R- j0 ^1 Y他从水缸里将他抱起。8 \/ |# S' z7 M1 j; Z
他把他放在床上,低下头,为他作人工呼吸。
9 ?6 w; a) r; G6 m张气,闭气。吸气,呼气。
( T- L) O! [/ n8 _' X一切动作都是那么地顺利和熟撵。
( @, G! u7 ^0 v% N直到sunny的气息渐渐恢复过来。
0 V0 Q7 ^8 b  h0 ]
/ k+ n4 G- O( ~( u9 ]可是jack仍旧重复着刚才的动作,呼吸吐纳之间,他分不清自己究竟在救人还是别的什么。
  }+ H( v- h- B0 f( o- A3 r. Q望着sunny的脸,他意乱情迷。0 Z( q, j, t0 a
sunny缓缓回复了神智,可是他没有推开jack。任由他绵长而湿润地吻。
7 N/ T* z  s7 W8 p* E- l他只是悄悄举起手,搂住jack的背,将他的身体向自己推进了一些。4 t- M$ Q# |& t! |. ?  _- Z9 k
十一年来,jack从未如此接近过sunny的身体。他觉得有些晕眩,既乏力又无助,好像有双手不断地推进彼此。当他搂着sunny,无法节制地吻
4 \1 E2 v% z3 D" |7 ]
8 ?) W; R' d. H" K遍他全身,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在这一刻悄然盛放,无助的躯体只是命运的玩偶,十一年的距离,仍旧无法浇灭sunny加注在他身上的魔咒,
9 H" m4 ^* e1 X
- ~- Y" R6 _9 ^+ Z6 l一切都自然而然地发生了。1 e+ f" Q! G3 i$ q! ]

# w& U4 a. g) w9 Y$ J3 i0 Zsunny散乱的发披散在雪白的床单上,sunny一声声迷醉痴狂的呻吟,sunny从背后搂着拥抱自己的人,sunny幻想着进入他身体的那个人的脸。9 z  W3 h- s* V$ y; N$ ~
他的嘴角露出了快意的微笑,眼角绽落清泪。jack拥抱和亲吻的姿势都很温暖。3 ~6 }: j: p( k
sunny觉得自己有些变态,和另一个人做爱,为什么还会想到tony,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个名字?
! F" f1 I6 @1 J他回头望了一眼jack,这个男人很帅,他们认识了十一年,十一年的时间,竟然无法让彼此爱上。确切地来说是让sunny爱上。
' D9 q: M  D5 ^( n% x  Mjack看到他的神情有些愕然,渐渐停下来。
6 E+ ~% u, t7 k“对不起,sunny。”' Q" K, m6 y) w7 x4 u/ F& K. a' y: ?
“不……”sunny想起什么,突然又忘了。8 t4 j% J* z5 j3 }* x5 P

5 L8 P) _3 z% q2 d7 Z6 s' P* I, c
今晚sunny又唱歌了。- _, m! p, @- w) F1 g" Y/ @& e  H

5 f) p2 l1 s$ R他说送给“春光乍泄”的老板——jack。' _8 E- l) v6 M$ P- X5 m

3 P  ^/ r; f  R) [+ s. C% t* |9 a8 ]天空都是深蓝色5 u3 h: E) w0 d; Y+ K
情侣们都看成水滴8 [6 F0 l+ d5 T7 {
把整个城市淹没
; g6 Y# p/ M  h一眨眼就更寂寞
& \6 j, E' ~& n: r
) k  ^4 B7 M/ d- D) g------------------------
8 A7 Y7 l+ @6 [0 d, B  D# ^  }
3 O* Z7 [2 R2 \tony将滴水的毛巾挂起,他觉得那是毛巾在流泪。) m# R9 f, y! h  P
他就跟毛巾说话。" J/ q. [! e- x- U$ `6 U
“为什么要哭?”tony问,“我把你拿到阳台,让你看看太阳好不好?”: {' q8 U: S- h- d3 F
寂静的时间好像是毛巾在说话。% c9 I2 c" s& C" {( ?( y
“好。”tony好像得到了毛巾的允许一样将它晾上阳台。5 ?7 V" [/ _' K0 x  L/ e
他并没有疯。
9 N% j% L( {4 X: a2 D+ n
0 p; U$ m2 r8 B" ~9 A他把世界地图挂到墙上,当作靶子。4 ^0 F$ o4 p3 c# g* k" z/ K2 j/ E
小小的飞镖就这样一个个豁出去,将整个世界扎地残破不堪。. f& I6 L6 H) I% p9 m' j
然后他扫地,把灰尘扬满了屋子,他才知道,那么久都没有用心照顾他呆地这个房子,突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它。
) p; b( `3 }9 j0 e3 ltony有时候就是这么神经质而且婆婆妈妈的男人,他不明白大小姐ANNA看中自己什么?
  v2 D, f+ u+ K7 O& o  r4 o其实更伤脑筋的是,像sunny这样一个处处吻的尤物般的男人,为何会拣中自己。
: U: L5 }# R0 N' [- \. h! e3 a; `: d: [0 y& g' F
他只想和sunny到一个没有任何人认识的地方,安安静静地生活。
7 q& c5 o4 c$ M& D( ~2 l' Z' k突然间他很想离开。4 `& T& i' |# i  a% y
  路灯是暗的,像是一具耗尽热情的躯体,再也没有力气发出多一些的光。; [" _$ p3 X2 w7 \( g; w6 k
  马路上空无一人。5 K8 g2 v# @! l& u5 I9 X8 \
  凌晨3点,sunny被一个梦惊醒,再也睡不着。
6 Z( ]+ X! i0 X: r* b" L  他忘记自己什么时候又回到这里。
; p9 ~7 m; Z) k' @: f  f5 h3 G& L  他甚至不知道是谁为他脱衣脱鞋,是谁为他掖好被子。# \3 y3 Z4 |5 a
  他闻到自己嘴巴里的酒气。
; E5 u1 K' @7 V- U  头有些晕。
" `2 O# f! N$ K: l  记性越来越差。
' X% X4 j: }7 R5 |: u  他打开窗户,一阵凉风直扫他的肌肤。
: ~/ b8 l( F* f" X5 _  路灯好暗,这样柔和的光似乎更能适应他。& `1 {' ^8 ^  e# E; @! ^
  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究竟做了个什么梦。
# z& k( s5 v$ G( K" L  梦中好像有一个人,温柔地抱着自己,像回到童年。4 E. j/ p. Z; a" s- w4 i
  sunny当然不知道,其实这并不是个梦。
5 ?& _) w( A: u, `  茶几上自己和jack的合照还放在那里。3 W6 S2 I& q$ Z" h0 H0 X- _7 D
  sunny突然走过去,将照片按倒。0 F! Q; K$ s' W9 a" n+ g! S# T. M
  他穿起衣服,急促地走了过去,沿着走廊跌跌撞撞。他弄出了很大的噪音,以至于酒吧里的人都看到了他。. h1 H5 U3 w0 C. E( G5 o: I7 D
  他只是走地更急了。
0 V$ P) @+ \; a. g1 I$ ~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不停地走啊走。
, F8 ~4 m7 Z7 r4 ?6 \/ T5 v* R. o  脑袋都好像真空一样,只是间歇性地阵痛。8 D9 R5 [8 z" |& O7 j
  他习惯性地摸向自己的上衣口袋。
$ @( v) O' x9 x1 }9 J! ^  b% l  什么都没有。+ I6 l1 R! u4 M# [$ B; C
  他开始发抖、渗汗、嘴唇发白,倚着墙角抽搐。
% p2 q. Q& ]! H4 n7 T  突然面前出现一个黑衣男子,低头问他。
; Q+ q; l- x, D- [4 x9 s  “是不是要?”男人用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
% B, B( c1 s* n9 P9 j  sunny抬头望了望他,不说话。
1 T5 C6 {/ w* c) W1 ]  “要得话,跟我走一趟。”说完,黑衣男子踱定地转过身。
" d% Q' S) Y* Q, V, [$ v1 x  sunny艰难地站起来。
. p' W- C' d: K0 P------------------------' U) G% u; A6 c3 ?
  男人坐在一张猩红沙发上,抽着雪茄。2 J' s$ H9 E2 K2 K
  sunny望着他颓然一笑。
7 ^! b' c( z7 y8 M+ U6 P/ A  “我知道你总还是会来的。”男人拍拍靠背,示意sunny坐过来。9 n& P0 h: T* m6 k6 g
  sunny一动不动,只是很快便被身后的两个男人强推到沙发上。( a( ]6 @9 j. N4 K- M( Q9 M% W& m3 a( i
  “干!”1 n9 k2 ^  O4 u3 T: z' o2 T
  “火气这么大。”, `; Z0 c; X) g# f- y: M
  sunny陷在沙发里,坐也坐不直。, J+ E' j- C+ _/ l: d
  “这里是不是很舒服啊?”
- C; t) Z; P0 m* P7 U' Y) l  sunny瞪了他一眼,“放我回去!”
, r+ Y- ~6 o7 n( q* O7 ?  “这沙发是为你准备的。”他完全不理,“你要的东西,我很早就准备好了。”
2 f! Q& ~5 [6 f! ?: \8 n& k7 I' e* A  sunny嘲讽地笑了笑,“我没问你要过东西。”! q) d, a8 C& z
  “当然,当然。”他望着他,“但是看你现在的样子,我知道你很需要它。”1 N# f6 Z* G0 g" m
  sunny脸上的汗渗了更厉害,嘴唇也变得又白又干。4 F1 z# [0 p) p6 I+ M
  他头疼地快裂开了,一点力气也没有,好像无数无数的虫子在吃他的骨头。; x. R) N7 M! y
  “操!快给我!”
) j- f) F7 L0 K7 m' C# P2 T  强哥只是一直笑,并挥手示意手下人走开。5 V" d$ e7 E- v8 C
  “我给你的已经够多了,你是不是该谢谢我一下?”强哥弹掉手里的烟,捏住sunny的下巴。; ^- \+ o/ l8 X! Q7 n" a3 w$ s+ U/ ?
  sunny想站起来,可是完全没有力气。2 R" H, ?4 h3 V! ?: [$ \- s( E
  “现在给你选,离开jack那里,到我这来唱歌怎么样?”强哥按着他问道。6 ~+ H0 z3 ]7 H5 N0 r2 ]% w' I) E
  sunny看也不要看他。
0 D& i1 {' |7 _, o  “他究竟给你什么好处了?我倒是很好奇!”强哥疯癫地望着sunny。
; V1 @* F; T# M3 N  sunny孱弱地笑了笑。
# ^( {1 X4 r! k" Z; v6 z2 O  “你爱他?你跟他做了?他让你很爽是不是?”6 j  C( J) c/ y! {; b0 I
  “干!”7 q& {0 m" k& c6 |1 D2 B
  “放心,我不会比他差。”强哥望住sunny狞笑着。6 R, M( n5 Z% b8 E0 A0 U  n
  这时候sunny被自己身体里的“虫子”吃得一点力气也没有。像一个任人摆布的布娃,美丽带给他的危险再一次找上了门。$ S- x4 F( d4 }! }8 `, I
  “滚!”sunny叫着,用仅有的力气去推他,可是一点用也没有。7 V" t4 B) i$ t
  “我就喜欢你的脾气。”强哥将他摁倒在沙发,暴戾地撕去了他的衣服。
7 _/ d% @- b+ c" Y  u( ]  白皙的肉体无助地躺在猩红色的大沙发上,所有的挣扎只是换来更暴利的侵犯。1 G# C8 h- L% x; j
  他捏住他的头发,将他的身体翻转过来,掰开他的大腿,猛地撞进他的身体。/ w3 p1 K9 U. a% \- I( D  M
  “啊!”剧烈的疼痛让sunny惨叫着。8 v7 |3 |0 S; Z9 Z( h
  他挣扎着,每移动一次就换来更剧烈的疼痛,好像身体被劈成两半。
6 ~1 O& U" n& i* g- `  苍白的脸蛋更加惨白,汗水淋湿了猩红大床。
* n. Y" R5 n- Y8 O  “说,我比jack更强,快说!”他揪住他的头发。
4 X% N* @% k$ l7 t( x* ?$ R. r  sunny吐了口水在他脸上。9 I- T% G6 ^# }( W+ P0 b, W- G/ i; I
  强哥猛地放开手,sunny的脑袋重重地撞在猩红大床的铁把手上。
. r& j# e& ^$ X/ h; U, x  sunny再也没有力气了,只是神经性地浑身抽搐着。
/ n# D: v. H$ q' b2 F  像一只被猛虎咬断脖子的小鹿。
( }1 o# f" W1 @  他觉得自己快死了。
% l5 L0 ?# J  F' U8 m4 z; K$ _  或者死是最好的归宿。- {0 J: i! a, _2 Z: X. z( x7 o
  一切快乐和痛苦的终结。
3 r9 h/ Z. B+ k4 `! l——三小时之前
1 Q3 L  z2 l: t3 z6 x/ U$ b- B8 s$ }& j
jack把喝醉的sunny送回了卧室。! \; T2 ]/ S1 T. g* A& i
yuki摘下话筒,唱歌对她而言,是一种发泄,即使她的发泄也让人愉悦。6 ?1 U  N( J/ w$ `. H4 [# H1 N
人们都说,这是第二个sunny,对jack来说至关重要的另一个人。) C, |: |# A: E! t) H
他们竟是那么相象。- }$ Z6 V: \) |5 L1 _  J1 H

7 x" t9 ]& e+ W( `他沉思的时候总是忘乎所以,以至于没注意到有一伙怒气冲冲的人闯进了“春光乍泄”。
. D* Z( s1 e1 c他们的目标似乎很明确,就是台上唱歌的女孩。
7 z  C' C; b0 f) p% wyuki不曾畏惧的脸孔刹时漏出一丝嫌恶的恐惧。
+ {5 {9 Y6 q$ Q3 {jack将身体拦住那些人的去路。2 N( L8 ]: Y0 K: |2 h4 ~
谁的手将他重重摔在地上。: f, v& M$ Y8 n$ i' x0 K# X9 ^5 U- h, x: n
他又趴起来,一拳打在那个人脸上。) c3 P  l5 h- g. Z: ?: ^
那些人架起拳头,雨点般落在他的脸上、肚子上、腿上。
% @% Y5 n- [" O+ K  a7 v  |$ g6 d* ]
& b* }; c# j$ M* b% ~) w“统统住手,我他妈跟你们回去还不行么!”Yuki突然大叫道。
% h& P; t4 H& G那些人就真的住手了,jack倒在地上,扶住胸咳嗽。" v0 h! F) r7 \  Z0 O& d7 h
yuki在众目睽睽之下跟那些人走了。
$ B4 Y3 A' N% B! B5 O. c9 X; ~* Zjack从地上爬起来,不顾酒吧助手的劝阻,跟着跑了出去。
0 y3 g" a, i( H5 ]; t. y( C- o( a+ A. g8 ~3 `# ^7 F, i
一个人的力量有多大?
: j7 u2 m5 z+ X: _& }$ Djack以为自己是守护神。可是他想守护的天使,统统都折了翼。
! V! F6 T/ X' s
" y5 N& F3 R) K$ R3 R% A6 O* v$ V6 t
" {. Y: ?! ~  Z“砰——”
! K" I6 g2 k+ X: [3 G0 W7 T8 Wyuki又被关进了这个金丝笼一般的房子。
. O( [' l3 \, G- Z( P' X0 H. h- h/ D2 o7 u5 k% b: \1 p
金色的顶,鲜红色的窗帘,白色的床。
# \% T) s8 J4 m. ]/ {她只是觉得像做梦,怎么又来到这里?
7 U- `* |/ f0 F/ D, t. ^% B$ ^( |6 U(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 O$ I$ Y) F7 ~3 M* z; H, P“放我出去——”空空的房间里,她歇斯底里地喊着。
6 ]8 R! ]" ?* d( d/ H空房恐惧。她从未如此害怕过虚无的东西。
. i" T; y- i) i8 p- r& r- H她喊到喉咙干涩,没有力气喊也没有一个人回应她的呼叫。3 m4 ]/ M) @* V5 u3 p8 k
她觉得疲惫,而且绝望。. ]! ^8 s. l- z2 `' n! u$ q

, ?5 i6 v$ ?8 g这时候一道光透过门缝照到她的脸上。
  o: M2 {4 l4 L1 l3 h7 m: f. T* s3 j* g, D
她如呓语般地呢喃着。
' W: g: E! A, C7 f$ P! {- R——爸,放我走。
. U. q6 V" q# ?' e* n' a; t6 c+ h2 j, d$ d2 M8 e
-----------------------( [5 K& r; Y0 \7 E& H9 T2 ]) x
- E1 e' Q% [3 n/ X
jack被带到赌场的仓库。' f# P# ~$ P6 T4 f7 z! r
他知道自己被那群人带到了什么地方。
/ A9 ?- u* `- O4 d. F从前也听人提起这个地方。) R6 O# n, l' G% Y! p2 o
他只是不知道这种地方和yuki怎么会有瓜葛,一个小女孩,能做什么?4 @- ^3 b/ L& u8 m  v  B
1 ^' v1 J4 m$ [1 x+ Y7 m
他的脑子一定是被驴踢过了,否则不会自己深陷囫囵还担心别人的安慰。& D& f; U& ?3 m' o' A
“你小子有种啊!”带头的男人给了他一巴掌。! {' K3 Q4 R* |* _$ c4 a  r
% [) b' b; t! W2 i" Y- }. R% n
jack站起来,用没有被绑的脚踢了那人。/ y4 J7 X7 ?- V! A( |0 Q
“打断他的腿!”
9 d2 D& r: ?4 ~3 t% [十来个人像疯狗一样地涌上去,用各自手里的武器向他袭去。- T% m; L/ V2 f
头皮被打了绽开,血从他的脸上流下来,一滴一滴。
0 A. Y  P- J, v7 I6 U% y  W1 d: z' `他只是硬着头皮死倔着,眼泪也不曾流,不肯下跪。; j% D# Z" U  R* R1 S6 R

: w1 ^1 q- E, Q9 X) v4 F+ e再硬的骨头都撞不过钢筋。
: C) B. [1 O% R: u他们按着他的头,其中一个将铁棍举到半空,照准了他的额头。
! C, h9 f# d& o8 G3 U& ]* Z6 J" S/ ]: O! Y2 n/ q
“住手!”
% q4 p0 ^) z: Z" V% L, o3 x+ a猛兽们像被惊扰了,鸟兽般散去。
' w0 J9 Y3 }# u. e) \9 R2 ^# J" d  s) b2 i; J$ j6 F
YUKI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他的脚步很重,每走一步就如铁石坠地。
8 c' w2 g; J* Q2 d& i
% x4 @6 C/ `& f! ~jacK看到了他,他的眼睛在一片模糊的血中看清了那个人的长相。
& S3 ?  u  ?8 ^# P! M那是一副冷俊的面容,眉头的皱痕像是刀刻一般,除了深邃冷然的眼神之外,跟YUKI倒有几分相似。7 w: p1 M8 `$ d8 E0 |* W& H$ S% L  R
! _; o8 B' s# }0 c
“一群废物。”男人鄙夷地说道,然后用一种略带敬佩的目光转向JACK。
* ^% N7 H$ P- C" J9 L$ \“还不快来人帮帮他!”
9 S0 z3 I- G; t( N0 |" L
8 [3 g8 D9 v/ D4 L6 r& p% Sjack被松绑了双手。! t/ y2 z! V8 Z" Z. c

5 _9 q0 l  F/ Y* n. [+ _" M7 o“yuki!”jack叫道。
( \) y# |/ ~) e/ ]# U) M0 V“你快点去止血,快去呀!”Yuki的眼泪几乎要落下来。7 d; J8 i0 N, W$ |1 U& i
- ~1 j7 Z% k7 o4 u! d+ n2 r+ j, z. O
-----------------------
) q" x" x0 [' N; z/ O' a% b4 `- A( L; ^, Z$ c& Z
荧光屏上不停地闪烁着两个字——the end。% M0 b  ?& o# ^  y% [

: t5 l4 ?/ S9 _0 C! hTONY的眼眶开始湿润起来。
8 L8 s; O9 l% H/ y* N- q他刚看完了一部电影,日落之后。; z5 a/ O+ C- }+ H
. M' N0 `  Z- e# J
这真是个悲惨世界,居然连看电影都会哭。
* L! u) A3 Y! h  h他不知道为何这次的冲击特别强。他坐在家里直到临晨3点都睡不着。
' f: L2 ]/ y* a2 d( v+ H2 o) _4 a5 l3 K& m
心烦意乱。
4 v. T5 O% w. A$ A) a看到床单心更乱。% h' h3 p% b% ~. Q+ p1 b: u1 ~
深夜心更空。
/ J  U6 p- t- C/ L8 ~# ^+ u% i% S4 p
1 L' Q9 T1 t9 k8 p
发表于 2006-11-02 23:46:2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贴子最后由下一天在 2006/11/07 04:45pm 第 1 次编辑]# @3 c) `2 G" v8 @' A

: s% c9 B) o0 L: g嘿嘿,又看到拉!激动~先顶一下,再慢慢欣赏# u- Z* j/ P- `( F6 ?& O- V' B
是很心酸~哎~命运可不可以向好的方向发展?
发表于 2006-11-03 09: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啦,不过看的好心酸
发表于 2006-11-06 18: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更新了  好棒!
发表于 2006-11-07 17:5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全文都完了吗?  还没有吧? 继续写啊! 楼主的文好有吸引力.
发表于 2006-11-24 21: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有日子没更新了,我还在等~
发表于 2006-11-29 21:45: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好久没看到啊
发表于 2006-11-30 14:5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好看好看!!!. S9 A0 T1 _7 o8 T8 V

1 N9 K& d/ T0 _3 C/ U2 n) l: C* K; b7 \- Q' O" J2 ~" Y/ ^
------- 以下内容由 月凝 在 2006年11月30日 02:58pm 添加 -------
/ ]! m; W" k  w9 e8 ~/ M1 N9 }$ `" w6 u( z5 l1 F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全部完成。
发表于 2006-12-01 10:03: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这个,后面会怎样阿~心急阿,楼主快来阿
发表于 2006-12-02 20:5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忍不住再催一次。实在是太好看了!
 楼主| 发表于 2006-12-03 20:40: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贴子最后由莲啄荣在 2006/12/13 06:39pm 第 1 次编辑]% g- x  n( I  D; m
( u/ [4 w2 z3 A# @
让大家就等了 来了 实在抱歉啊最近挺忙的^_^
* y) `* H" J( _. u: w# j感谢下一天、月凝、紫梦、爱无止境、子辉
* y  C  |, p* U1 w0 P/ A3 H* u+ f" U----------------
' ^1 ^2 U5 W" h/ O十一& T: M9 U. A& t! F# F- t
一道光从窗台射进来,照亮了布满瘴气的灰暗的大房间。
. Q; ?+ A! a6 c5 w7 I鲜红的血盆大口般的沙发上,sunny像一只小兽那样蜷缩着。
9 h- Z% L) t: [0 b8 Q$ _8 E没有人来救他。
. O  I% p' I/ v% P! A他费力地拉起被撕去的衣服,颤抖的双手将一件件穿起来。然后他下了沙发,艰难地几乎是蹒跚地拖着疲累和疼痛,一步步、一步步地朝着阳光的来源。. m' D: P1 Z. C6 i+ d4 G: ]$ X
他的嘴角青肿,脸部惨白,眼神空地可怕。终于耗尽最后一点力气推开铁门,阳光暴烈地照着他的眼睛时,他感到自己像故事里的那些吸血鬼,遇光即死,即使嘴角残留的笑魇依旧美的凄凉。
6 r1 g$ r2 V+ _& a他只是感到一双手将他抱起,然后有些像泪水的东西滴落在他原先已经毫无知觉的脸上,这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活着。
5 `1 |  R( V; T5 K. _他活着。
! s- b1 Q) y9 n! y0 I8 J他睁开眼睛看到一场梦。/ A' P0 X9 l, K6 L& a: u
tony背着他费力地走在荒芜的街道,没有的士,没有巴士,连行人都无,这个荒芜的像沙漠一样的地方,只有他和他的tony。5 c' N5 ^1 J9 Z7 s  B) g- D
整个世界只有两个人,没有人认识,没有人打扰没有一切一切不该出现的人、事、物。
+ W+ n7 T8 t" K0 X- z/ c. p突然,他抓紧tony的胸膛喊道,tony,我们离开这里,离开,一切由头来过,好不好?!
/ h6 u4 v( \+ A# W0 u让我们由头来过!
) e0 V( e. D8 [1 [+ Q/ K) X就算是梦他也要等到他回答,等到那个肯定的回答。即是发梦,就这么醉生梦死一场,也好过无聊的生、好过无数命中注定的悲剧一再重演。
5 q4 w0 X  W0 Y3 ]$ V' ?他没有听到他说话。
$ |0 p5 V, C) i( }# h3 a$ c0 ?$ @+ W5 e----------------------
/ J5 Q) V* S" x强哥在“办公室”数钱。他不知道这个时候会有谁来找他。
7 h9 S" g9 Z0 j  {9 e: A  ~5 V! V. G早上8点,营业场所都没有开业。
$ |) z& i9 ?* P9 Y$ N( X, S但是当强哥看到站在他面前的男人时,放下了手中的钞票,毕恭毕敬地站起来向他鞠了个躬。( }, Z% J  G4 x# m
“张先生。”
: l, j; B" P" qsunny给爸爸递去了烟,强哥躬身上前为他点烟。
0 I9 I+ u5 D% [& K) q“你的嘴怎么回事,怎么有齿印?”0 W/ a# M" o( Z. N* q8 B3 e
“呵,”强哥摸了摸嘴角,逢迎地笑道,“有些女人很厉害。”
1 U5 c3 z4 b9 M2 |! _“你知道一个叫sunny的人么?”3 l- O8 W  i  S7 {' f2 m2 }
强哥的表情突然挣扎了一下。
8 @  c3 m6 Z0 S# a. O8 p) v9 T; }/ a“告诉我他的下落。”' g' g3 y8 n) r5 e( t. q: ^8 s
“张先生……”9 `! L9 C$ r' Q  }
“这块地你已经经手了三年了,三年来我没听见一句好话。”他降低了嗓音。
; ^* x  t! I' I: j+ z强哥“噗通”一声跪下,“张先生,我错了。”
0 l. [& L  s, U- I3 q# j: Z- m然后他开始掴自己耳光。
- c: Z( D3 `6 O0 c“你倒是说,sunny有没有来过你这里?!”yuki显然不耐烦了。
% R+ H% Q" X! F$ O4 b“大小姐,我真的不知道。”" Y4 h' P% h3 U! Q1 T( U- J7 y6 M
“骗人!”yuki对着他的小腹狠踹一脚。“你这个混蛋,我都知道了,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说!”# S! L& @1 A4 f9 Y( F) b
他任由自己的女儿踢骂着这个曾经的部下,仿佛思考般地抽着烟。等到烟尽了,然后起身,走向门外,yuki紧随其后。3 V% Z: h/ ]6 i6 V2 a+ U0 S. w
“老爷,强哥怎么处置?”
& H3 c1 v( R2 G( R4 H( _8 `5 P“留他迟早会毁了你们的。”他面无表情地说道。
( n6 l# X4 I8 F0 T# a' f5 V4 A他想起女儿昨天跟自己说的那一个“事实”还是有些不置可否。. G# I* r. q1 B. l& u0 R$ q- d
但是不确定,不代表她说的不是真话;但是她不撒谎,也不代表那一定就是事实;或许,她只是因为喜欢那个叫SUNNY的男人而已。
- {$ t* z6 ~8 j4 j; V4 |不亲眼见到他之前,他不会相信任何所谓证据和线索。3 C6 U  P9 C1 t2 q4 z
----------------------$ v) q" z; R  y- g
jack躺在豪华的类似半岛酒店标房的大床上。身上的伤口处包扎着白色的胶布。
8 ~' U5 e1 u8 f& O5 n# D身边还有笑容甜美的护士照顾。他觉得一切都无法解释。他刚想要起身,护士小姐甜美地笑着说:
4 J; A# i; `3 `+ L% P& z请不要动,先生吩咐了,要等你伤口痊愈了才可以下床。4 O) i7 `2 v3 {: `% v! g( p# e1 Z
jack不解地问:“我这是在哪?”$ s! L! l7 W+ C7 t# p, n, L
“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护士小姐仍然甜美地笑着,然后走到窗边,缓缓拉开白色的窗帘。阳光一点点照进jack的眼睛里,他的心脏不安地跳动着。
/ W% |4 B/ b+ j----------------------' k  i% j, j' i0 V) K  H
梦醒来,像拨开云雾的世界一下子清楚了,随着幻觉的消逝,梦境中的美好也都烟消云散。5 d: K/ |  e3 e/ ^
疼痛重重地刺入sunny的骨髓,他的额头上开始溢汗。2 O2 C* M1 s' t0 F& j
好像动也动不了。
) L7 t- s; g/ X) L+ |8 n他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静脉处插着导管。床头有盐水瓶给自己输液。
% O# t# Y3 T6 j6 w1 z" T2 W+ q他讨厌这一切。
" x: K  f) Z- P: Z6 Z) y3 c$ N) x$ _他只是想知道,送他来的那个人是不是他。  f  I: `, a0 h# W* `
这几乎成了他唯一可以忍受一切疼痛的理由。! Z5 Y2 C+ Q9 ?) W' M0 l8 c8 n
像发疯的小鹿,拨开导管,疼痛让他一直强锁着眉头。
. N/ v  S) v+ X他知道自己在流血,可是也顾不得了,好像找不到他,不死也等于死了。
* e' j; g; l' s反正躯体都已腐烂,如果没有爱,不如死了算了。
1 x- C0 T- }, q7 c9 l不如死了算了。
4 p6 Z$ s9 S5 ?' K% u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在病床到病房的距离之间,无法支撑住自己的双腿瘫软下去。
! S+ _! S* @# ]: B& {4 f神经性地抽搐着,像冻僵的小兽一样,口里呼出的尽是寒气。
$ }  A" X$ V0 w) W惨白的小脸上,一双晶亮的眸子盈满了累,淤青的唇角不停地抽搐着。: N% A$ [- B  ]& F& ~7 B5 y
“医生——”两个护士来了,想将他扶到病床上,可是sunny却只是不停地挣脱。7 ~* H2 a* F! C
“放开我!放开我!滚!放开我——”他看到强哥像山一样的身体压向他,钳制住他的手和脚。然后是歇斯底里的挣扎伴着癫狂地撕喉。那声音是最绝望的呼叫。
2 s8 ^2 p% u7 J$ W1 r, K“sunny!”他一把上前抱住他。而他只是不顾一切地挣扎着,“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那双眼睛已经没有光泽,只是空洞地张着。2 Q5 ~. E' k/ B) ]  z
“sunny,是我。”他把sunny搂进怀内,抚摸着他的头发,“是我不好,我不该丢下你不管……”( s3 I$ f5 O9 l/ `' o; D% e/ K
“放开我……”sunny呓语般地呢喃着。
- l/ `, n. D# ?1 r- Ttony抱着他坐在地上,围观的护士和医生都向他表示必须把sunny抱到病床上输液,现在必须给sunny的静脉止血。) g: ^3 k3 T( Z% D$ m+ D
“现在我在你面前,为什么你看不到我?”tony端起手里的饭盒给sunny,“你看,我刚买的咖喱鸡饭。”
' |! _' |7 ~! Q3 N打了镇定剂之后的sunny躺在病床上,一双空洞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 N# J% r- N) f0 E护士走到tony身边,“你疯了吗,他现在只能输液,根本吃不进去东西,还买这个。”: {1 l! t3 w, R6 w0 \7 ?. }8 v2 B/ e
“跟你有关吗?”tony红着眼睛问道。
6 F4 ]5 B- D" A( I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
+ U" l, p! P/ Y# e“再这样下去,你都会病倒的。”护士小姐说完,推着医疗器械车走出病房。
: I6 N+ X9 O- Z) P3 Ytony继续趴在床边和毫无反应的sunny说话。
  A. x: v' {. g% d  k+ A+ R. D. |--------------------
8 f* O) j& e( g9 e  R张先生沿着幽暗的楼梯向上行走着,木质把手被佣人擦的晶亮。
/ `7 i0 m7 @, z6 D1 V此刻刚吃完午饭,yuki执意要去找sunny,他于是派了随身的保安跟着女儿,一是怕她逃走,二是为了安全。
% F% X) y4 q( n3 d1 d一个人的下午时光,他是喜欢静坐在书房,当他在书房的时候,他不允许任何人进来打扰自己。
5 r4 H& @$ j5 S8 B8 ~- Z1 ^$ [& _* M他从腰间抽出钥匙,打开了整间别墅最大的一扇门,进了书房。然后照例把门反锁。( Z1 S- [8 G: V; P$ \' Z  e
一个老式的壁炉上放着一副圣母玛利亚的画像。
5 h8 }, S* ~- t% ]# F  g! D/ s! \他恭谦的十指合十,闭目俯首。然后他伸手去挪动那副画像。) y7 K, p" r/ l9 ^; c
壁橱突然被打开了。
. t- O1 A% U' t) }7 Y原来这里面还有一间房间。& Y7 R# q0 n1 a' S
他弯腰走了进去。7 I8 v; k8 k. K" e1 D) |: @- ?
这是一间布置精美的卧室,有着鹅黄色的床铺和窗帘。- z/ H/ Z; O" M
3米宽的镀金床边挂着一副镶钻的28寸相框。& T# g1 G0 w. d; {
女人精细的五官绝美的容颜再一次激荡着他的心跳。
" z( u# p7 b( @1 n. w时光倒转30余载。
: ?4 B$ @# H, u5 j那时候的自己,青年才俊,不恤父亲以非法手段得来的雄厚家产,只身一人跑上了船飘落到阿根廷。# j0 L% ]' h% D( b) s  |
异国的艰辛路途上他凭借自己的出众学识找到了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在公司举办的舞会中意外见到了那个长相异常貌美的华裔女子。众多卷发棕肤的热情南美姑娘里,那样一个肌肤胜雪,盈盈双目,水一样的女子是很扎眼的。愈是期待愈是美丽,当他请她跳舞的时候,那么近地细看她的五官,他几乎要窒息了。
/ X1 t# q* D8 e9 j2 x; g: a一切爱情的开始都是这样甜美,当世情开始沾染总让幸福变得残缺不堪。
* y' j2 t- H1 d" p3 `* O/ n  k+ j$ X公司的破产,创业的艰难,加上奸人迫害,让他对这个世界所谓的公平感到怀疑。4 E; w5 S1 U6 A9 l* C
父亲病危的电报派到阿根廷,他不由得抛弃才开始发展的新公司,带上怀孕的妻子回家。
# R0 D: V+ r. E3 n8 Q. Q原来招他回来,只是为了缔结一门婚姻使原本雄厚的家世更加雄厚。
! l9 Q# N% r" @* N* d! O* o对方是管辖全市地域所有赌场老大的千金,也是后来yuki的母亲。
6 e, C/ a, A/ d. Z. U可是他已经结婚,妻子怀有三个月的身孕。5 G5 n: Y. p. ~6 X2 h
他看着那张美丽的脸,长长地叹了口气。1 Z' l# @6 k. @& l. m
yuki三岁开始就喜欢闯进父亲的书房。0 P+ M! d# |! Y' \
她曾踩在椅子上抚摸壁炉上圣母玛利亚的画像。! P! M/ c/ s0 q4 D
那让她大楷眼戒,无心的闯入让她看到另外一个世界。
$ i3 `3 t- n' P1 a, `可是当壁炉的门合上之后她不懂得怎么出去。2 Z( O8 u& M; n; x
整整一天一夜,直到他再次进去密室才发现自己的小女儿横躺在那张鹅黄色的床上,脸上泪水纵横。她哭哑了。看了很久的医生终于治好了她的声音,却治不好她的密室恐惧。% e+ Z4 _3 T; ^7 B# t
这时候他从口袋里拿出了sunny的照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手机客户端|小黑屋|Archiver|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荣光无限|沪ICP备09096540号-1

© 2002-2020  荣光无限 - 张国荣歌影迷网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