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光无限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4252|回复: 78
收起左侧

又见春光 (全文完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05-23 20:4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新的文章在尾页~
  R- n8 ~+ C& C4 Y, [0 z& w
" U' {! O5 E- ^

* v$ s' X2 _% ]
; K5 L9 J; R4 `% t; X. k  H' H3 `! f) u9 l

& Z7 c. q5 H: c" D7 O  f* Q(初次邂逅篇)
0 M5 B8 |0 C1 i2 W6 O+ A6 K
/ c' T; y  ]8 Y  n3 }9 K          我叫黎耀辉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平时在公司我是一个很沉默寡言,但是还算勤奋的小部门经理,在公司里上上下下都对我口碑甚佳,因为我是公司中出了名的老实人,老板员工都很信任我,其实我的父亲和老板很熟识,因此老板对我格外器重,可是不知为什么我还是感觉不开心,通常公司下了班很多同事都会去酒吧,夜总会什么的地方消遣,但我则很少去,除非是心情不好的时候,都快30的人还没有交上女朋友,父亲也因此,埋怨了我好多次,但是,我知道我和其他一些普通人不一样,其实我真的很想先敷衍他,但是我没有那么做,只是抽出衣服走出了家门,这一天也一样,我离开了家,来到了一家酒吧,我一个人坐在酒吧的一个小角落里喝着闷酒,也许是因为无聊吧,我开始四处张望,一个男人很自然的吸引了我的目光,虽然酒吧的灯光很暗,但还可以隐约看到那人的轮廓和大概,那人看起来似乎很瘦,身穿黄色的皮篓,虽然看的不是很清,单从那人的轮廓看来,他一定长的很美,我很自然的开始十分的注意他,看他身边总有很多不同的女人向他搭讪,但他却一个都没有理,一个人喝着闷酒,我想他可能和我一样也有些烦心事没有解决吧,我突然很想走过去和他搭讪至少酒吧里会少两个喝闷酒的"闷蛋",再我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那人已经站起身,离开了那个位置,我心中突然感到莫名的若有所失,这时舞池里响起了暧昧的探戈舞曲,也在同时让我意外的事发生了,一个男人站在我面前,对我说:"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啊,可以和我跳只舞吗?"对于他突如其来的邀请我有点不知所措,说实话我对我的舞技实在是没什么信心,我很不好意思的拒绝了他的邀请,他微微的笑了笑,脸上似乎写着无所谓的表情,转身一个人走向舞池,一个人跳起本来属于两个人的舞,虽然他跳的不能说很到位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舞姿很优美,举手投足都充满了魅力,不止我,我发现周围许多人都在注视着他跳舞,沉迷于他的动人舞姿!而他一直都很陶醉的跳者,脸上写满了自信,他似乎知道自己很受注目,也习惯了,我发现我越发被他吸引了,音乐结束他又回到了,原来的那个位子,我很想走过去,但是还没来得及站起身,那人已经带着挑逗般的坏笑朝我走过来,我很不知所措,他似乎看出了我尴尬的表情,于是对我说:"我也是一个人,这样吧,我请你喝酒啊?!"他向吧仔要了酒,我们便一起喝起来,那一晚我们聊了很多闲话,也喝了不少酒,但没料到他的酒量很浅,喝了几杯就喝醉了,并呼呼大睡了起来,我也开始头晕晕的,趴在吧台上也跟着睡了,不知过了多久后,大概是酒吧快打烊了,吧仔把我叫了起来,我看看周围除了我很身边这个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吧仔也很不好意思的告诉我说:"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店快打烊了,您还是和您的朋友先回去吧!""'朋友'?是啊!好的",我付了酒钱,"还说请我呢,结果是我付钱啊!"我心里嘀咕着,我看了看身边醉的一塌糊涂的他,喝醉了酒后的他,红红的脸,但确实使他原本俊俏的脸更加美的不像话了!我突然觉得对这个陌生的男人有许多说不出的好感,我扶起他,走出了酒吧,他很瘦,喝的很醉,双脚几乎无法正常站立,我就这么紧抱着他,感觉在冷风中他瘦弱的躯体在瑟瑟发抖,我打了车,抱他上车后我试着叫醒他,问他家在那里,我好送他回去但是他没有醒,于是我开始在他身上找他的一些可以提供"线索"的东西,但我却什么也没翻到,没有钱,没有皮夹,我感觉我像掉进了陷阱,因为我想起他在酒吧时说请我喝酒,但他身上却什么都没有,我怀疑他有可能是个小偷骗子之类的,但是似乎又不太像,不得不承认,我的确被他的这么一张俊脸,和坏坏的笑容吸引了,这么冷的天,我又不忍心把他"丢"在路边,谁知道那样会发生什么事情?!就算是看在他和我喝酒聊天一个晚上的份上吧,我做了一个我自认为很伟大的事情,带他回了我的家.
1 M$ {2 A$ o' t2 s我把他抱扶上了我的床,他仍然酣睡着,我给他盖上了我的被子,不由自主的盯着熟睡的他,用手指轻轻的抚摩着他的脸,他高挑直挺的鼻子,用指尖轻轻地触着他的漂亮的眉毛。。。
& S# w' r. r8 r9 g1 D      他的睡相很甜美。看著純淨似天使般熟睡着的俊脸,打心底里酝育出一丝甜蜜,不知熟睡的他会不会感觉到我此刻的心跳,我躺在沙发上继续凝视着他,不知过了多久,我也渐渐的睡着了,那一夜我感觉是我30年来睡的最好的一夜,不知为何,对这个不知名的陌生人感觉很亲近,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他也许将对我很重要?!我也不知道......
+ }6 j8 P3 W. {) y0 Q
: K! V9 }  o! R( @8 n6 s8 `
5 e: u* s: [; }; K
2 d& y2 ?) p! ]5 x6 v- h( H那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梦境很美!梦见在一个很宽阔的舞池中,只有我和一个人跳着探戈,他有一头利落的短发,身穿黄色的皮篓!舞池里只有我和他相互依偎着跳着......
% G6 s* V$ O8 d  v. J4 {     - w* u* d4 @+ h! x. G5 R

+ l$ I) Y: e  C7 D+ W7 a7 U% F; E9 s3 ~+ |4 V! o1 x

9 T: v1 N. h+ {4 D4 d/ B. @  j3 G# W, e/ o1 q
(二次邂逅篇)
( G3 g8 P5 G# u) m  u9 v         刺眼的阳光把我照醒,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我看了看床上面没有人,他离开了,顿时有了一点失落的感觉,定了定神,下意识的翻了翻自己的钱包,只少了50元钱,还有一张纸条,"谢谢你,收留了我一个晚上,还有你的酒!拿了你50元坐车,如果有机会,会还你!好了拜拜!记住我叫何宝荣!"字迹很潦草,但是不知为何"何宝荣"这三个字我却看来十分清晰,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我的心上!
4 o5 I, `5 R0 X; n/ `        心里很乱,虽然只认识一个晚上,但是他動人的身影和那张俊美的臉龐,却在我脑内深印揮散不去。。。/ Q. y5 i0 k1 w9 c0 @) e! p8 I
       我决定到处逛逛,说不定有缘会再一次见到他呢!就这样出了门,没有去上班,在大街上闲逛了一整天,可惜奇迹没有出现,我感觉失望到了极点,于是我又想到了第一次與他相遇的那個酒吧,到那裡碰碰运气!本来想坐在與上次相同的那个地方,可惜位子叫一群洋人占了,无奈下我選坐在吧台前,离上次同他一起時的那个位置很近,刚坐定我便开始四处张望,找寻他的身影,就這樣呆坐著,不知道過了幾個鐘頭,只知道坐了很久很久都未见他出现,不知甚麼情況,听见不遠的位置開始出現吵闹甚至打斗的声音,我一向不喜欢凑热闹,但是一个熟悉的身影使我眼前一亮,是他"何宝荣!"我当时不由自主的兴奋高声叫到。只见正和人打斗本来处于上风的他,被我这一叫,一分神,被那人一拳打在肚子上,他痛的身体蜷缩了起来,我见状立即上前,和那个攻击他的人撕博起来......一场战斗之后当然是我胜了,但是战利品除了身边的这个美人儿何宝荣,就是这一身的青紫印記!!何宝荣站起身,把我扶起来,带我上了车,斜着眼睛看着我脸上有一种很自豪也很讥讽的表情看着我:"你不行就不要打嘛,搞的浑身是伤!真是.."我听到这话顿时有点火了,"大佬,我挺身幫你!謝句都沒有!要不是看你被人打了我才懶的管呢."我大声嚷道,他顿了一会,又用那种我说不出来又十分诱惑的眼神和笑容上下的打量着我,"轻挑的说:"要不是你要我分了神那人早就趴下了!"& p1 D9 m  O; F! M
"那好,是我的不对了!!"我气愤的回道. + Y. E& m; A0 v- ?- i$ q
     他又轻佻的笑着"怎么?生气了?!你来酒吧是特意来找我的吧啊?是不是啊?我看你在那里张望半天了,呵!"我实在不敢看他的眼睛,我感觉我整个身体都在剧烈快速的心跳下颤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我知道我已经深深被他吸引不能自拔!"喂!讲话啊...点么啊?估不到你這麼容易激氣的??这样好拉我请你去看电影啊?!
% o) k3 K0 N2 J! G# ?( f( R3 u* R% k     我没有应声,因为面对着他我不知该说什么,他向司机知会了一句,安静的坐在我旁边没说一句话,这也让我有很多机会静静的看着他俊美的脸庞,完美的侧面面部线条,微启的朱唇,我陷入了极度恍惚之中,不能自拔,终于到了戏院,我下意识的收起刚刚看他时那种暧昧的眼神,我们下了车,走进戏院,他拉着我的手向前迅速大步走着直奔到买票口,他轻佻地笑着冲着我说:"拿钱买票啊!"
  K' ~( B# `7 a$ x% z3 R0 }      "拿钱?不是你说请我看电影吗?!怎么叫我拿钱?"我惊声道.
3 ]1 N! G8 g0 j5 e, G      "要不怎么啊?我没钱!算了你先顶上先,我以后还你好了!不好那么八好不好!"快点给钱了,一会就开始了!!"' P$ d& \2 P+ y8 i0 o! j8 Y$ d& K( o
      听到他说这些话,加上那副不可一世又十分孩子气的耍赖表情,我不得不承认我被他打败了!我就这样乖乖的付了钱,和他进了播放厅,我走在他前面,刚进去里面人很多,我们走到票上的位子,却发现两个"飞妹仔"占了我们的位置,而旁边没有空位,于是我便上前提醒他们占了我的位置,可是这两个"飞妹仔"根本当我是透明的!我有点恼火刚要不客气,何宝荣上前拦住了我,对我使了个眼色,说:"我有办法让我来!"脸上的神情比往常更加自信!随后他走到了那两个飞妹仔面前用双臂撑着她们两个的椅子靠背的边缘,把她们两个环抱在两臂之中,露除了招牌试的挑逗笑容(可参考在97演唱会中唱"偷情"时放电的表情),双眼放着高压点,此时那两个"飞妹仔"看的出已有点浑身酥麻拉,当然不止她们两个其中还有我!"喂,两位美女怎么啊?做错位置了啊?你们做在哪啊?我帮你们找好不好啊?我很难得和朋友看次电影的,你们不会那么无情吧?姐姐仔!下次请你喝酒啊?好不好?"何宝荣用轻佻温柔的语气说着.还不时露出引诱的神情,那两个"飞妹仔"就这样中招了!乖乖的离开了,临走两个"飞妹仔"还用粘粘的语气对何宝荣说:"喂,别忘了下次请我喝酒啊,靓仔!"说完就离开了,还不时的回头朝何宝荣放着电.何宝荣回头看着我脸上泛着自豪的不可一世的笑容,问我:"怎么样啊!是不是?我说我一定可以的嘛!还不快坐下?"我没有应他,有点不服气,我要是长的像他那么英俊也许......但心里不得不承认他的惊人魅力!
1 S$ y, P8 [( e) Y8 J7 d3 O- ]& a* Y0 A6 M" E* ]
      从开始电影他就一直很认真的在看,可是我却丝毫没有看进去,要知道我的身边坐者如此美丽的他,试问还有什么电影比这更精彩?看着他随着剧情或叹气或大小或气愤,才觉得他的表情是那么的豐富,瞬息万变,一会挑逗,一会耍赖,一会又充满孩子气的调皮可爱,無論哪一種都讓我泥足深陷,我貪心的期望能看遍他的各种样子,此刻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無法自持的爱上了他! . O/ c% ]7 E. P( }- y' I

' O' K; }5 V. I. I- X(恋上你.......) , k8 g3 @' y' S# S3 v, ~$ ]
) s; i, b7 p; @. E( G2 ]- E: h
      电影结束了,我们两个人离开了戏院在路上闲逛,我盯著身边的何宝荣,正在极有兴致手舞足蹈的谈论着剧情"你看他应该.....啊!!这不是胡说吗......呢个…….."。
% y, _1 q1 F" [4 S4 }! ~, I     我也只能"啊,哦"的做答,因为我从头到尾也没有注意过这个电影,怎么可能附和着他一起评论?不过要是问我何宝荣看电影时出现过多少表情,我倒可以一一讲来!真希望这段路沒有盡頭!这样我就可以一直這樣看著他,我喜欢这样静静看着他的感觉,但是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对我是不是也有特殊的感觉?他到底有没有可能喜欢我?看他的样子,他身邊应该不缺少各種朋友….加之想起他在戏院内"沟女"那一幕!心里像翻了五味瓶,好像求證些甚麼,但又不知如何開口,畢竟交情尚淺,而且我也無法猜透他的想法…我怕稍過唐突就会把我們的距離拉遠。。。- ^8 X2 @& G! i
       你在想什么?一直看着我做什么??"何宝荣这一句话让我醒了醒,我的眼神实在有点太放肆太露骨了,顿时心理很不安,又希望他察觉出我的心意,又怕他会因此刻意疏远我,我该怎么办?是问清楚还是就这么瞒着拖着??我低头不语思索了很久.....我决定要问个清楚!"何宝荣"!再墙角一个男人高声叫着,何宝荣看见了他后便和我说有事要先走,就这样他从我的身边离开走向了那个男人,还不时回头向我坏坏的笑,走到那男人身边暧昧的称呼对方,有说有笑,说着那男人一把拥抱住他热吻,随后何宝荣便和那男人一同离去,头也没回就离开了,我不知当时是什么感觉。。。失落,嫉妒,難過。。。/ E0 Q* a& \6 ~
       很显然是只我一人自做多情,但是也好,有些事我不用问已经知道答案了! 我慶幸自己沒來得及問出口,不至於難堪的那麼徹底。。。通常心情很糟的時候,我會老土的找個地方借酒澆愁,但今天我一點都不想去酒吧,因为我怕見到何宝荣和別人在一起。。。
5 e! l- Y$ V1 c9 r; H% l- ^     为了不让自己再枉添烦恼,我选择了回家,窩在自己的地方本来以为会好过些,沒想到更是不得安宁,我老爸来了!!他知道我带了男人回来过夜过,不过我和何宝荣真的没什么!老爸其实早就知道我的倾向不同,但很少说我什么,只是劝我快交女朋友,然后结婚生子!但是这次不同了,虽然我和何宝荣那一晚真的什么也没发生,我没有想过和他解释,因为我知道这事情怎么解释都是徒劳无公,说多了只会越描越黑!我索性选择了"沉默"!但没想到老爸好象越来越生气:"你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你是不是想丢尽我们家的脸?""行了!"我终于忍不住了!摔离了家门,我不知该去那里,不可能回家了,去酒吧?又怕见到我不想見到的事情!于是我像個流浪的醉漢,找了個乾淨的街角,悶悶的消滅掉在便利店里买的好幾瓶酒,希望把所有烦心的事都给忘掉,直到我的头开始昏沉沉的,身子开始发软,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完全昏倒在地上了......朦朦胧胧间好象听见有人在叫着我的名字,这声音是很低沉充满磁性的男声,很像何宝荣的声音,我不敢确定这是不是梦!
# o* I& O' x! G6 l; Q        第二天清早,我起床发现自己竟然不是在街边也不是在我家里,这是那里呢?我四处张望,屋子里没有人,会不会是何宝荣住的地方?我承认我已经被他迷的走火入魔了,我本来想趁着没人一走了之,谁知因为昨夜过量的酒精,使得我的身体不太受控制,脚软的像豆腐一样哪也走不了!这时,后面传来脚步声,很快看到何宝荣拎著一袋東西走進來!
# Y& ~1 q( g7 {- ]5 O; |+ l       "咦?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我给你买了早餐!快点吃吧!我可饿坏了!"他说着把我扶到桌边,把菜放好。我问他:"你發達了?這麼好請我吃早餐….?"; r5 X$ M8 z# Z3 p9 L
      "啊!沒啊,这钱是你的嘛,我从你皮夹里拿的,先欠着吧!以后在算啊,好不好!不要八了你!快吃饭,菜都凉了!说完他打量了两下一脸无奈的我,眼睛写满了笑意,好象一个不小心就会笑到喷出来似的!算了,谁叫我被他打败俘虏了呢?只能甘心情愿认命了!( ^- B  q0 P. q5 |3 {$ t0 G- F
     突然何宝荣低着头对我说:"昨天我去你家找你了,但听到你和老爸在那吵架,我出现不太好,没想到再看到你时,你已经在街边喝的烂醉了!你既然想喝醉,为什么不来酒吧找我陪你喝呢?"
. `: V" N# R* y; ?2 q" S      我本来不想说,但还是顶不住心里的醋意:"我不想打扰你们两个嘛!何宝荣我问你!其实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当我是什么?为什么要理我?为什么不甘脆让我睡在路边算了!"我有点语无伦次了!- H1 j& ~  q7 }. g
      "你吃醋了?!"他依然对我坏坏的笑着,但是目光是那么温柔,随后盯了我N秒钟,突然用双手抱着我的头,深深的吻了我的唇,一瞬间我的意识完全模糊了,不知是酒精的缘故还是这美妙的一吻……..本來很甜蜜的瞬間,思維卻突然跳台,想起昨夜的一幕,我不知應該如何對自己解釋現在的狀況,這只是個玩笑?又或者,也許他和我一样不敢确定??搞不清楚狀況的我更加惱火,我使盡僅有的力氣推开了他!毕竟我还有一股子"酸"气还没消,尽管刚才那一吻让我有点飘飘然了!"你这算什么?当作昨天放鸽子的补偿?你有伴了还来招惹我?!"他先是愣了一下,我想他是从来没被人这样推开过!他这招烈艳红唇从来没有人抵挡的了过吧!显得有点惊讶,听到我的话时,他不禁笑了,笑的很是得意!他沒有再做聲,緊緊的抱住了我,这一晚我们确认了彼此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准确的讲我与何宝荣的爱情故事在这一天开始......
, J6 t) d) c/ K) U. g1 _# C* E1 [8 m  @: e  d) R$ o- |0 C7 T2 I

) W1 o5 h8 Q8 W: K' W(在一起) + C% Q+ q+ W9 }: a# A! Y: e

2 T& R8 i6 _7 m) _5 K1 A( o: C$ R& Z       终于可以每天守在他身边了,但是这时才发现爱上一个人很简单,但是长久的在一起,就很难了!能和宝荣在一起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但是真的和他在一起了,我又感到到十分的不安,因为不管他走到那里都那么引人注意,身边总有很多人和他搭讪,他也表現的來者不拒,我真的很怕,怕有一天他会离开我!他总是神神秘秘的,情绪也如天气般变换无常,我发现我真的一点也不了解他,其实我真想买一条铁链把我和他牢牢的锁在一起!他刚开始搬来我家时,我们几乎无论去什么地方都形影不离,戏院,酒吧...都充满了我们幸福欢乐的笑声,可是好景不长,渐渐地他有时晚上会背着我自己偷偷地出去,我心里很清楚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他是不是嫌我闷了呢?..........
* G  R7 ~5 D1 Z' M      
3 z% I: I: w! E9 K8 Y% h- ~( Q! J+ k- Y
   (何宝荣篇) - Z: P, _5 y" u- [, v# B
黎耀辉这个家伙!真不知说他什么好!?总是想绑住我!明明就不信任我!枉我把他当做唯一的寄托,男人嘛!有时是会花心一点,但是终究心理还是只有一个最重要啊!!他难道不明白我的心中最爱是他吗?难道真要把我绑在他身边他就开心了吗?我需要的是激情是爱很多很多的爱,这些他也许永远不会懂!我知道自己很受注目,但他有点过度担心我了!我和朋友说句话,他的眼神就像要吃了人家似的!真搞不懂他!其实我不是木头人,我知道他对我的付出,但是我其实还是很怕。我以前的男朋友没有一个长的,还不是想在我身上占点便宜,我也从没认真过,为了生活嘛,大家都是成年人,心照不宣拉,但这次不同,我知道我爱黎耀辉,我怕失去他,但是我不能付出更多,因為我無法確定未知的將來!我想換一種生活方式重新開始,去遠一點的地方旅行會不會好一點?& F  R7 w' ]( v. P* K2 i
4 _4 j/ ]: m  d# h4 T/ }

1 |6 _, Z- Y# R- X; p    (黎耀辉篇) ) |$ Q& w" k, I
        何宝荣最近有点怪,总问我喜不喜欢布宜诺斯艾里斯,我当然说怎么都好只要他喜欢。* Z7 f  E' p5 V, L$ l! P+ Q+ o& D
      “从头开始”一向是他的口头禅,只不过我很不想提起这句话,因为我对这句话没有免疫力,每次只要他一说这句话我就乖乖的投降,也許真是上輩子欠了他的,愛他愛到願意把自己放在最低微的位置,無論他怎麼胡鬧,只要他回來說一句由頭來過,就再次淪陷,心甘情願的被他折磨,对我来说实在是个血泪史啊!!但这次他说真的是要去好好开始!我想这样也好,那里洋人多点说不定他会乖许多!至少应该不会那么受注目! (作者語:親,你太天真了!)但是他说他还要做一见事情之后才可以!至于什么事他不肯说我也没问,但说实话我有点担心!.........
" N# a: Y& P5 p9 i; {" L* x4 _2 |     这几天夜里,何宝荣都没有回来谁,我总是等他到很晚,甚至彻夜不眠,对工作也失去了耐心,经常作错事,但好在老板还是很照顾我,我想他是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吧...... 9 u2 `1 L, S) P# l  m. \
       真的很担心何宝荣,他会不会出什么事了?还是他已經厌倦了我想离开我了?我也不想胡思乱想但是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整晚反反复复都难以入睡!与其睡不着不如出去看看,说不定可以找到他!外面很冷风很大毕竟是上秋的季节了!何宝荣穿的那么少会不会冻坏了?真可笑,我自己被冻的瑟瑟发抖是想的居然是他而不是自己!他真的比我自己对我还要重要!?......
; `$ c  B! Y1 G1 |! w4 y: _. H      真的看到了何宝荣,我并没有和我原本心里想像的那样开心兴奋。我呆在原地,看著一个男子的手臂摟著他的肩膀,那人看起来很富有,名牌西装,高档跑车这些都是我没有的,看到他们亲昵的样子,心里真的如刀割一般的痛苦,我不禁苦笑,他的选择也许是对的...
2 S2 |- p: b# S) i     当何宝荣無意回头看到我时,有些驚訝,眼神中似乎有些闪烁,但没有给我任何回应,而是头也不会的上了那人的车和那个人离开了.......只留我一个人在冰冷的街道上,再也听不到,喧闹的声音,只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8 R& g* n! m. D+ Z
7 j; O+ H: t$ N- r
# J3 E/ f- X9 `" l8 p3 H7 q                      (何宝荣篇) ; }: f( u2 X6 `+ C
0 E/ ^! l5 Z, h9 Z# F3 {) A9 u
    我没有想到会碰到黎耀辉,不知到他现在心里会怎么想,以为我不在爱他移情别恋了?!如果他会这么想我也没办法,我只不过是为了我们的将来才会这么做的......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认真,决定要和他好好再一起,我不知我这么为他值不值得?但我还是要赌一赌! 这个凯子似乎很有钱,我打算从他身上找一些我和黎耀辉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后的生活费......
" X4 r4 X3 V$ L# L9 b3 I: o+ R" |3 R2 ~- i- U

8 Q# Z/ `% d# E1 Y9 w. q* p  V7 E/ n
5 o, C* h3 F2 G  N                     (黎耀辉篇)   A1 @& P4 k% O4 g$ z
    又是几天了,可是何宝荣还是没有回来过,但是我还有自己的工作,我的生活还要继续......,当当当,门外传来猛烈的敲门声,打开了门看到了何宝荣带着坏笑望着我,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真不知到是该开心还是大骂他一顿,但是无论怎样我都无法掩盖我内心的兴奋(心里也暗罵自己真賤,真孬!),"你回来了啊!"我故做冷淡状. . d6 b3 ~( P$ ~6 U4 V6 c! c
   "怎么,不欢迎?不希望我回来吗?" 9 b) [! T" l/ U3 I. b
" 不是,只是不知到你今天会回来!我感到方圆百里都能闻到我一嘴的"醋味"!
, U: N5 ?% f! G/ A  d$ p; c) |  "不让我进屋去吗?还是有朋友在??"
1 g" R1 h, q/ g( e"不是怎么会?我哪有你那么好的人缘?怎么,没和你朋友出去吗?"醋绝对是醋!!我专注的看着何宝荣的表情,他此刻似乎变的沉默了,似乎再想些什么,好像有一些失落又好像是别的什么?!我总是猜不透他心里到底再想什么.............
0 M, O. {' `: A* ?, B. l% p
, l  B2 u7 B( ^# z% z. A
+ h; m  }8 T) }
+ C+ F; x" ~. Q+ ?2 h; d5 g8 k: u7 v( I( A
(何宝荣篇) : c) L! J4 P7 N; t: ]
   我很伤心黎耀辉会这么想我,我几乎把他当成了心中唯一的寄托,但是我在他心中永远是放浪形骸,飘忽不定的何宝荣,我没想到会是这样,本来我想和他到外地重新开始,钱我搞到手了,我幼稚的以为,这样就可以过上我想象中的美好日子....可是,听到黎耀辉的一席话,我犹豫了,我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
9 _! h2 I; P: D3 \$ D   我没有说任何话,离开了黎耀辉的家,我感觉像是失去了一切,于是我开始沉沦了,一个人喝闷酒,不理会任何搭讪者,我揣着从凯子家里偷来的钱,没错是偷来的,有钱人是这样的,抠门的很,除了偷,他不会给你多少油水.......一个人和闷酒真是很无聊,不如赌一场好了,反正黎耀辉是不太可能和我走了,留着钱也没什么用! " ]; T/ u9 j# T
   “挑!”真邪门!!怎么又输了!........
  n% P" Y4 a) x9 k3 W' F5 ^/ Q    “才去人安乐!好了,没想到不到一晚上就把身上的300万美金都给花光了,哼!......”
( U) Q4 y2 z7 P8 m“就是他,他在前面,别让他跑了......”怎么?听见后面有人在叫嚷我回头一看,大事不妙,是那个凯子和几个人!我被围住痛打,左一拳又一脚在我身上猛力撞击,没有几下我以卧倒在地,头脑不清了,朦胧中听到有人叫住手,是不是黎耀辉??我已经没有力气去想了.......只能听到一些撕博声......... ( R7 f0 c0 s6 g8 h; u( ?- x
  ) t; l6 q! o: Y7 i" A8 p$ A% A, Z
$ X  f  n$ f) s6 m
0 d  _& r+ g4 O3 k* _6 H" J
! s3 D3 V1 ^/ }& A7 h6 s
(黎耀辉篇) 8 x1 s5 c$ l0 d3 O. ^0 D
“住手!”我知道无法叫住他们,我冲上去与他们撕博,但是双拳难敌四手,我知道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我用了几乎所有力气叫住他们,那个头发话叫他们住了手他们,“不想我打死他也可以!你叫他把钱乖乖的拿回来!不然我就把他丢进海里喂鱼!!他妈的,给你好吃好住不要,还拿了老子的钱!你活腻了!给我打!!!”
2 J2 l) J- F1 j9 g  F  “不要打了!他拿了你多少钱?我还,只求你留他一条命!” 2 z" p+ [$ j1 \, C; ?4 B
    “你还?好,限你一天内还清!其实数目不是很多300万美金而已!但是少一分都不行,你要是到时来不了,这小子命我也不敢保证了!!” % o. ~' g* o  i+ ^; l; b3 N0 @

- j; H! m) J) L+ {+ @   “300万美金?好我一定想办法,但我希望你遵守诺言,在我来之前不要再伤害他!” 0 h* I+ g- O2 i
   “好啊,他这么靓仔我也舍不得,怎么说也有过一段啊!!” ( I+ n8 z: P/ {" b
    “宝荣!等我回来!” 8 j& d, b& L) L* t5 n) Z1 x
    “300万美金到那去弄啊。可是..我一定要救出他来,如果他死了我怎么办.........”
% C4 f9 u# \6 q% H, G4 I! B# ] 我真不知到该怎么办到那里找这么多钱,不知不觉展转的已回到公司.........”“黎耀辉,近来一下!这里是一笔现金美抄,你尽快做一下结算,再派人送近银行,赶紧的大客户!”我还哪有心思处理公司业务啊!救命的钱还没筹到呢,还.....‘现金美抄’........可是老板那么器重我,又和我父亲那么深的交情........但是何宝荣呢,没有钱他会死的!....... 1 `& g) x* d) P, O
     ”好。老板我这就去!!”我拿着钱心理很他忑,可是想到宝荣在受苦,我就..........打开钱袋随便点了点大约有500万美金左右,我拿出了其中的300万,那两百多万我叫人拿去银行了,我平时很老实大家很信任我,我说一声没人重点数,没人会怀疑我........ : X2 D5 d2 \5 G
   ' p' }  l1 E* N2 Q% J% f5 U: v
7 e, u+ ~9 i" i: ~

' j0 b) y' E! H
- b; d) @9 {- ~   (何宝荣篇)
# M' f2 l6 U) i. `' @4 y
2 n. i. j/ G2 P) M. L) b+ }“黎耀辉太傻了!他要去哪筹啊!他会不会不回来了,不理我的死活........” : X; ]: K: X7 G+ |$ N3 V
“何宝荣,你看到了快到点了那小子还没来!他不会来了,你还是死心吧,只要你从今后一心一意跟着我,钱我不要了甚至给你更多,我不在乎钱,只要你以后都陪在我身边,我可以不记前嫌,好吃好穿有你享不尽的!!..........”    % c& _/ ^4 n/ Q# J
  “哼,那我不是变成鸭了?!.......他不来更好,你把我杀了喂鱼好了!”
1 v" w( [/ {3 a( W0 P# r- A   “我是认真的,你可以考滤一下,我不会亏待你的........”
2 u# q) w- ]1 f- E    “他不用考滤!!他不会跟你的!!钱我拿来了,可以放人了吧!!”黎耀辉!他来了他真的来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幸福感,他还是那么在乎自己的.....
+ c6 a/ z* B+ m4 H5 {0 k% ?    “何宝荣,你最好考虑清楚,和那小子再一起,会有这么好???只要你回来我可以不要那些钱.......” ; o+ N0 ]8 l; @1 C. O  k
    “不用了....还不带我走黎耀辉!”   Z, v1 ?* C; y. T& K  W
      “站住!!” 8 n( G$ y# P+ D$ `
      “你不会不守信用吧!”(黎耀辉说) 2 h) m4 X/ L" W
       “不是,何宝荣你真的决定了?.........(对着黎耀辉)你小子真行能收服他......” * U. M: L6 s( _

/ q% K8 @% M2 m. G. p
6 E" t6 Q; [$ T8 C       路上,“你哪来的那么多钱?”何寶榮问到。' W, p& e0 v! k* b3 V' v, @& k
     “你不是说过要去布宜诺斯艾利斯吗,我已经定好了明天的机票,护照你不是早就办好了吗?带好,明天就走..........” 5 m7 h- }# D6 r3 I$ O, e  q
        我很惊奇他会这么说,以前问他要不要去他都不正面回答我的................
' G( g8 T, [. V                                               
% k/ W8 {5 j6 a# T+ h2 V9 x
- C" b8 y6 t/ o/ m- w+ e: H& V
3 O4 c+ u4 _' S% I/ E1 D7 l$ H                    
! g  K5 M" I- i0 w9 Y(何宝荣)
) J0 O, N2 L4 D6 T% L6 p4 X      这天,我与黎耀辉来到机场,上了飞机,和以前不同没有了往昔的那般体贴,更多的只是沉默。即使我身上负了很多上还没愈合,他也没多问一句,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他救我出来只是念在往日的情分或是同情我而已?那他为什么还要理我和我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去?  “黎耀辉.....没什么了…..”我終究沒有問出口, 他什么也没说,就这样,我们一直沉默............... , i9 Q5 X! F, T
  
# y" i% E6 _0 V5 e7 \2 |. r5 G/ h; V/ f- Y
(黎耀辉)
  k3 r* k( a; O4 E2 g       何宝荣这一程都出奇的沉默,这不太像他!他到底再想什么?他刚刚为什么话到嘴边有咽了回去?他想说什么?.....我怎么还在想他的事?我自己都那么惨了,公司那边,父亲那边,老板对我那么器重那么照顾,父母亲对我期望那么大,而我却违背了他们,我感觉我已经是罪大恶极了! ' |+ E2 C' i; c  ]; @* F
      我不知道我这么为何宝荣是不是正确的?为他付出那么多值不值得?他到了那边会不会又像以前那样定期失踪,随后再“由头来过”???我很怕,其实我真想死死的拿铁链栓住他再我身边,不让他离开我身边半步,我觉得我真的好自私,因为我爱的太深,事到如今我已不能再回头了!父亲对不起了,我欠您的太多了...........
# `# D: }$ e, a. t1 J5 W2 i, e" i% Q  f# Z0 j4 |3 G: n6 I* n

' E1 n" z  X' g3 _       初到布宜诺斯艾利斯,觉得这里的一切都很新鲜我很开心,因为又看到何宝荣的可爱笑容,何宝荣在集市上买了一盏灯,我觉得好靓,灯上的背景很镁,是一对恋人在瀑布下仰望,看着灯我想到了我与何宝荣,那是我们共同的梦,共同的诺言.......如果可以的话一定要和宝荣去那个地方........!`~~ ) M2 v6 K  y* v: W, A: ]

$ L" U$ e; O; J# H6 D
0 V$ T' }' J: O/ ?& a) u/ x. D1 r9 j: m" I8 H$ d$ Y+ T$ a
(何宝荣)
, k# k8 T3 Z$ [6 |5 j       我知道黎耀辉也很中意这盏灯,不知他望着灯再想什么?不知为何我总觉得灯上画的那对幸福的恋人就是我和辉.....看到辉幸福的表情,我开始想嘗試放下一切顾虑,这一次真的要和辉由头来过...就从这瀑布开始.................
2 R# z( o5 m, {7 v0 C% N. M2 v6 n  B5 `( I9 @" Z+ I
8 W( a* D% O; `2 r

4 t0 a( c- B  m, c        我们找了一间不是很贵的地方住下,黎耀辉找了分工,我呢就在家里养伤,我以前从没像这么老实过,因为我决定从新开始不要在让黎耀辉伤心,但不知,他是不是还像以前一样爱我?................ " @+ c* m: z( f  e! |! Z. g
       这段日子以来我们过得很开心,看来他对我没有变,养伤的这些日子来,他一直对我很体贴,很照顾.........
8 V5 {& t8 f3 A5 J        “喂,.....辉不在!你是?....我是他的朋友......你是不是痴线?讲咩啊?我警告你讲话客气点!要不是看在你是黎耀辉的母亲,我早就不客气了!..........” 3 h7 j! x' d1 S8 s
“哐”,我还真黑啊!一大清早起来就挨了顿骂,要不要告诉辉?算了吧....真是不想他为难......... 5 v' H1 W2 K3 F! Z7 M1 m

+ z" I$ q8 [3 [6 l  }2 _) \" x3 s. c- X' R+ \& H, f
(黎耀辉)
) X8 J3 m& H9 h% U" k' O      自从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我和何宝荣一直过的好开心,尤其是我,因为这些日子来,每每回到家都能见到何宝荣,这么久来,唯一这些日子他没有失踪过,今天刚好休息,很难得,何宝荣说要买东西回来慰劳我,虽然很不放心他出去,但再他的执意面前(撒娇),我也只好屈服,何宝荣出去了,我一人在家里看着杂志,顺便等何宝荣把美食买回来......... 0 u/ K- H4 e8 \( ?8 T: H
       “铃...”电话响了,“喂!......我是啊!....妈是你啊....对不起.......什么?.....怎么会这样??他没有告诉我啊!?......都是我的错!!父亲他现在怎么样了?可是..我...他不会的..........他不会.........,喂?..........”
% {" ^2 H' N5 _% i 母亲之前打过电话过来?他和何宝荣说过父亲病危的事,但是何宝荣为什么不告诉我??就算我父亲再怎么,他也不该瞒着我,让我做不肖子啊.......
( Z; i. W9 E, s  
. s( q* S: t9 z) q0 i/ u    “当,当.....”怎么回事?怎么没人开门?黎耀辉出去了?“黎耀辉!”“当....当”门开了!这家伙去哪了?连门都没锁~?推开房门屋内一片漆黑,“说好了等我的,跑哪去了?回来非好好教训教训他不可~!”心理正想着,突然看到角落里的点点亮光,打开灯是黎耀辉再角落里吸烟,“你痴线啦你!干吗不开灯!呐!特地买给你的!吃吧!~”“喂!”这家伙好心买东西给他,他却摆着一副臭脸真是可恨!我还是第一次买东西给别人吃呢~! ! t" m1 P) g8 R% s& I8 J  ^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 ^$ e1 t$ |' k0 S) b, B2 N! r3 { “你在讲什么啊?什么我不告诉你啊?” 6 X3 W0 g6 }& K- ]
“我母亲来电话说我父亲病危,叫我回去,你为什么没和我说?”
9 r% W+ s5 ^9 ^' F! C; } “我不知道这件事!” 0 a% k9 A: E6 E. l3 y4 m" H4 F
“就算你和我父亲有过节,你也........”
6 f+ m" b% \) l+ I “我告诉你我不知道这件事情!”(真是越想越气!明明是被人在电话中肆意侮辱,现在却被反咬一口,甚至连黎耀辉也开始质问我!)
8 S# h2 d: j' P; S “现在你还不肯说?” 2 }  `0 [8 Q4 g% S7 G0 F7 j3 T
“我没什么好说的,就算我知道那又怎么样?”我故意试问他,他对我为什么总是无法信任?我很后悔,我居然执意要和这个不信任我的人长相斯守! $ ^' Y. T$ w3 r2 w% k1 w5 I
“你真的知道.........”   R9 ]$ {) d  D4 K) m/ B/ x
“黎耀辉!对!我早就知道了,我故意不让你去看那老家伙的!我这么说,你满意了吗?”
* S8 l. w! h6 T7 C5 m “你滚!何宝荣!我以后都不要再见到你!” " g5 s3 z2 v+ r9 p4 d
“好啊!我走!哼.真是估不到......”
) I# S! G0 j# U3 i( d* x4 C  : |+ [# V: k3 {' _4 }8 m

1 z4 {2 u( c7 ?4 Y, L' D+ ^
( k) U# c% n' Y8 L1 U (黎耀辉) . t! b, G  i0 j
      我真没想到会是这样!他为什么要这样?他为什么不能替我考虑考虑呢?我为他付出那么多,可是.....会不会是我错怪他了?我怎么了?难道我连亲生母亲都不相信?而且是他自己亲口承认....我不该再想他,我现在该做的是回家,父亲再那等我!希望他还能原谅我这个不肖子~! , ?$ d6 i; d2 p+ N( z' U& ]8 J( _3 O) P8 q1 N

$ d9 W  w) A; U" P% D% F2 ^2 O% \5 m8 l7 r3 f
(何宝荣)
% {( j0 F9 K; r1 ^$ B        我以为我会和原来一样,离开一个人再找寻另一个,但是没想到我也会有一个人喝闷酒的时候,人真的会改变,可惜黎耀辉体会不到!在他眼里我还是原来那个我........
6 k1 A+ O9 G/ l6 A      从现在开始忘记那个人!回到原来的生活,也许那样更适合我............纸醉金迷,这样堕落沉迷不会再有人约束我,不外乎是一件好事....... ) y8 c: t2 Y( j% R, |' d9 G1 a  E
坐在酒吧里,我身边总有许许多多的搭讪者,男人女人......可是今天我只想独自喝酒... ) |1 b; x) ^6 m5 a" s; a. a
渐渐的我感觉我的神志开始不清晰我醉了,是酒,还是黎耀辉?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w$ Z% f$ \9 Y  n
“先生,我们这要打佯了你先回去吧!” 4 L! v: J1 o& m# z9 H
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嘴巴也有点含糊不清了“好吧!”
5 i' c1 R5 ?/ d; Q/ {, a. v: b“先生,您还没付钱呢!”
7 b" N" z0 K( t. Y; N1 I: i( f “钱?我没钱!” 1 J5 J. g  B7 I# C! X
“小子,你不要找茬啊!快付钱!!” 2 h& B: x9 n- C5 h0 _3 w
我把所有的裤袋衣袋都掏出来什么都没有!我从黎耀辉家出来时什么也没带,最值钱的除了我这个人之外,就是这身衣服了!!
. F8 G, h2 F0 ^% C: g# r “都说了,我没钱!怎么样?”
( \6 K3 ]- p4 }1 N* z “敬酒不吃,吃罚酒!没钱还喝了那么多,找死!给我打~!” ) N5 M1 F* B$ l
“啊!....”
' a; d% Q+ z) [" x, O8 _; D* P$ K  ! |( {. g' u7 t' d$ p2 ?/ ~( K) T9 D

- e: U# G6 j# Y3 E' w  `2 H5 Y- x8 x7 @  _6 M) I6 _
几天后.........睁开眼睛,好熟悉的地方,是医院!每次醒来后往往都躺在这个地方...(除了在那个人身边时的日子)只是这次不是再香港而已~!......这次是哪个好心人带我来的?反正不会是他,他回了香港.... ) @3 P2 q0 a* ~) d

$ b1 k7 d5 ^% ~% f: b; v; b6 j- h& i
- n  j  D% P# F5 ]  }% B4 t5 p “你醒了!?”是个女人!
7 j5 q0 J5 I5 N$ ?5 C+ c5 ]/ x “是我带你来的!你恐怕没什么印象吧!你觉得怎么样?我给你买了东西......”
# R0 W$ r( L' @; Z “我不认识你啊!你是........” / D. e- z- W& ]; e2 D
“我救了你的命啊!你还没说谢谢我呢居然还说不认识我!?”
1 X/ z3 G# x$ f! [/ J# S  _2 }0 v “可是!我是说...”真没想到我居然也遇到对手了!还有比我更不讲理的!~这也许就是女人!~~ 8 G7 q" d3 U' G( X3 j7 W& B
  
% |6 C, f9 Z6 [3 z5 B! o8 z/ z) f6 \! W" y8 h% Y
(艾蓉篇)
+ U+ ^+ m2 X+ T 何宝荣又不知道跑哪去了? 他好像很怕见到我似的,见我来他就躲起来~我才不管呢~医院才多大,我非要找到他不可....... 3 a" K8 b$ k  S( E# {) l( y0 P! z
“护士小姐,请问住在3号病床的那个病人去那了?”
, e+ Q9 y0 g1 x. b“哦,你是说那个何宝荣吗?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他说如果我不告诉你,你找不到他的话,他晚上会和我一起看电影!” & y3 a7 Q# z; B1 t: @( K( r; `
“可是.......” ! T" W  @9 s4 d/ C
这个何宝荣居然连护士都收买了~~我也真笨干吗问女人嘛~~一看他的样子就是泡妞高手~~我去问医生~~ ) |! X3 E; O: S( n/ _
“医生你好!请问你看到住在3号病床的那个病人了吗?他叫何宝荣~我来时看他不见了!”% a( Q9 Q" n' e6 c  `
“呵,什么不见了啊?他不是去厕所了吗?原来他说要躲的那个难缠的女人就是你啊~还好你问我拉~我们院的护士都让他泡走了!你要是问她们那算是白问了~~!” 1 t& F0 R) ^4 u) o4 l  ^/ Z
“啊?~!谢谢!可恶居然躲进男厕所?!!以为我不敢进去,他就解脱了!想都别想,我就不信你能在厕所呆上一天不出来?!真是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花花公子一个!为什么他偏偏讨厌我?我又不是丑八怪!........这个笨家伙~.......
7 @- N0 W) W* n+ a3 U
) N6 ~) w6 k! C0 m5 }- l  E4 u( B! G; n8 r

3 }* y& p3 n7 v# W( j7 {
# \) g2 Z: k3 |( c4 Y' K" F: z3 q  L0 b* J# a$ a  r
(何宝荣篇) , u: Z* a7 M, Q4 E
真是的,我何时这么落破过啊~堂堂一个大男人被个小女孩逼到厕所不敢出去~真是........怎么样他对我也有救命之恩,太过绝情的话......我已经伤了一个人的心,不想再伤害这个女孩!哼,我何宝荣什么时候也变的这么“善良”了?不知道那个家伙在干什么?.......我才不要想他呢!
5 u; [. Q/ `# [; ?$ X. ^: L “何宝荣我知道你在里面,你为什么不肯见我?你就这么报答我吗?”
7 G6 o$ x. H' R" n- c “何宝荣!你出来啊~” 7 w' n  }- |2 ]$ l* P
“何宝荣........”
8 H+ _2 |! s- F/ N) O2 t .........真的是烦死了~!......哎?怎么没声了?只有一些轻微的怪怪的抽泣声,难道她哭了?不管她!可是.....算了还是看看把!我走出来果然她蹲在男厕旁边的一角不停的抽泣着,
; m2 P" n* X( _& W5 o2 r “你没事吧!.....” 6 D, h2 {8 M: h2 t
只见她红着眼睛望着我........
; }, K9 H) l, d, t) q8 b+ m “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肯见我?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样被人冷落过,为什么你不愿意见到我?为什么?我就那么让你讨厌吗?你知道我喜欢你,你才故意避开我是吗?是我长的很丑,还是我那里做错了?”
/ P) q) z+ [7 E/ |# q4 M- C0 h) o “我.....”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无论从那也挑不出她的什么不是.......  ' P) U& W  ?0 b- G7 Q: Z; b. C
“我.........”
0 Z6 l; ]2 i% z# r: p “你什么?你为什么不说?.....” 9 I7 r: E5 q0 M$ H
“我是不会喜欢你的!不要浪费力气了!”我希望这样她会死心! 4 V" ]7 G: a( t+ j' n8 Q# L
“我不会这样就放弃的!我以后每天都跟着你~总有一天你会改变你的想法的~明天我还会来!我..先走了。” & o6 D! u) H" i5 E& E
......... * L2 I" f& h2 W/ _" x2 o
(翌日)为了避免那个烦女人的纠缠我还是提前出院好了!还好院长是个女人~办理起来会比较方便... $ M/ p: Z5 \5 G9 ?! }; ~$ O
“ 院长,我想提前出院!”
" f3 G7 i+ s  D) {* Y' b “不行,我们必须对你负责,你的伤还没有完全康复之前没人看护是不可以出院的!” - m: d  \5 w1 L* H# d# S1 g7 V
“可是,我没什么了,我已经好了~何况今晚我想约你看电影好吗?”坏坏的笑着,直直的望着这个女院长说。 ' \8 E+ |; h! B- x- ~
“这个.......可是,我担心你.......”红着脸说。 : z0 L- B% w4 F  |
“你担心什么?!你会照顾我的不是吗?”
( N, Z1 h) j; {! @& n! C' N8 o “那........”脸红红的低下头。 0 @4 c4 `/ z3 D/ N
“不要‘那’拉~好不好?”双眼放着电。 9 }0 W& S4 B6 r8 W9 s  L- W
“那......好..吧!你要记得按时吃药啊!”  
2 k" h% c/ g; b0 @3 M  V) u6 _ “好拉~我知道拉!”
9 j/ r& D1 w, m8 ~+ Q “那看电影的事儿......”
. i. S- t: M/ i: T6 V9 L% P 这个女人还真以为自己是天仙拉?“你快点批出院单给我,我这就去买票!等你下班,我立刻来接你一起去,好不好?”
; n5 W1 J/ s" S& f/ u; Y% b: O “那...也好,人家9:30下班,不要忘了!” 7 l  U( e! E/ P! ~- r+ a+ F
“好了....你等着吧!我走先~” * `/ l# l0 q5 `
............
7 G( |8 ]( w, \% a$ g* V. n “何宝荣,你要走吗?我们都好舍不得你啊!........一定要来看我们啊~~你答应我们请我们看电影的~.........”
2 ]* s" e& j4 w3 N 哇...我还真应该收敛点,几乎全院的护士都来送我.......“啊....好,我会的......”
* x' d4 F, {' u" ~" v1 Z .......哎,终于逃出来拉~~但是我应该去那呢?身上没有钱,除了黎耀辉根本不认识什么人......又是一身伤还没好......去酒吧,哼!想不到我最终还是属于那种地方........
& x! o) V% r( G: X! S* S7 Q5 M 不知为什么,我开始不习惯酒吧这里的环境,也许我真的被某些人改变了......我开始拒绝别人的邀请搭讪,我知道我错过了许多金钱和别的什么......我从没感到如此孤独过,偷偷的想起黎耀会这个名字....... - \( g  [+ T2 K- j/ F
" v: B, D! L. Z) ^6 @% Q/ o+ e
! A! U3 D. \9 \0 h
“喂,干什么呢?陪我喝酒.......来啊~!”一个醉汉
4 _8 ^, t* E& m) r “滚开!没功夫陪你玩!”我大声的嚷到。 " H, X, p9 Z# W) I
“他妈的!给我走!”用力的捏住何宝荣的手臂,几乎要把他的手臂捏碎...用力拖着他出门口。
8 c! {6 e# _' K8 V& @# E “我警告你,快放开手!我可要不客气拉~!”
" x& b4 J7 O, N) @9 s; `' P' }* J9 m “你不客气?那人一拳打在何宝荣的腹部上。
# b. x, D$ _) g- r# v% P “啊....”何宝荣弓下身子,顺势拎起一个玻璃酒瓶,狠狠的砸在了那人的头上!~~” 8 m$ V& A9 W: w& Y& k
“快走!~~”是艾蓉!  
' q- y+ [" V: h' {) a “怎么是你?”  
) E: ]6 N; X/ ?) }2 R/ u4 ^ “别说了,快跑把!” 9 f2 c. g) _+ s& f5 C
................ 3 ~  N- \. E4 Y& n
...“哎........呵...啊~!”两个人累的气喘嘘嘘。   W) K6 [2 m/ u
“你怎么找到我的?”
! b6 y5 Z# \7 K& Y/ ?2 x4 T “我偷偷跟着你啊,我知道你不喜欢见到我,所以.........刚才看到你和人打架,我才忍不住拉你跑..........”
7 P$ y9 O3 h) t0 n1 N “你又救了我一次.....”
% r/ O, J8 K% n9 i9 c3 J5 U5 x  K$ k0 O “哎呀,你的手流血了!一定被玻璃割伤了,我带你去医院吧~!” : G- q1 e/ v4 o' ?/ H
“去医院?不要了....一点小伤嘛~”好不容易逃出来,我才不要回去呢~!
+ O  a0 P2 E' f “那你现在住哪?我送你回去!” 5 [$ N4 u% Q6 m% g+ u' Q
“我,没有!你只要告诉我附近还有那有酒吧就好了!我自会有办法!”
1 v  s+ B9 L8 r3 r5 I! i+ j) ~ “要是遇到和刚才一样的事呢?你经常在那种地方吗?” / P0 H0 N2 g9 D! y& y' w
“你都看到了?........那样最好!你这回该明白拉把!” + ~7 B! J! |' T0 m) H6 @5 f( t
“..........我.........你住我家吧~!”
0 E9 G: S/ i  q. I0 \ “.......哼.....我用不着别人可怜!” : C& v  `- y# V! T$ A) b
“不是的.......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你现在身上还有伤,我给你包扎一下啊,你又不要去医院,你要是不嫌弃就再我那里住,我家人出才了,家里有好多房间很空只有我和工人六姐,你来我们就不会感觉那么空荡.........”
4 C+ Z& O# P' d! [: ^7 L# ~# P) x “我........”也好有个地方先养好伤再说。 " y3 x* d# q/ Z0 @' h' z  X  f4 O
  
# J+ f: O$ \, N5 } “好吧!”
/ x3 f2 H# j0 i3 e 没多久就到了艾蓉的家,是一间很大的别墅,“哇,喂,你的房子都几好啊!好大啊....” ; F  ^5 R+ o4 f( H
“还可以拉,请坐把!”
# s8 [# j3 y8 T* P/ d2 z1 w6 i “六姐!麻烦你倒杯茶!”
6 C. E! N& Q+ o “你先坐!我去一下马上回来!” , S- w: ^; G8 }# {$ Q- x
“ 好!”
* g* C) [3 ^/ d7 T: C, Q  b “您一定是何宝荣先生吧~!”六姐问何宝荣。 ! g1 \' F+ O) H6 c' S4 `2 D: ~
“你怎么知道?”
2 b* E: \6 Q' I! a" T6 s “我们小姐经常和我提到你,不止呢,您看那边还有她画的你的画像,画的很英俊呢~她总是和我说,画的不好真人比这还要好看不知道多少倍,我老以为她夸张!今天见到了,还真的难怪了小姐这么说,果然不是一般的俊俏啊!呵呵~”
- b+ i3 a( ]; a, v% Q/ w" ^$ Y 转过头看那幅画,真的很像,半侧面的画像,画面画的很细致,很认真...... 0 F0 [9 O) Y5 y! M
“六姐!你又对别人胡说什么呢?!您真是的~!”
) A  a8 W: Q' @6 S2 h$ ? 艾蓉穿者淡蓝色连衣裙缓缓的从楼上下来,裙摆轻轻的摇曳,不得不承认她是个漂亮可爱的女孩,但是我的心里只有辉!没有位置再给其他人,更何况他是个女孩........ / e: Q2 Z8 w0 S* [/ C1 B9 [5 K& r
“您看,我又多嘴了!您和小姐聊着,我下去为你们准备夜宵去”
7 e' L5 K3 a) a+ @+ W2 s+ T, H “哎呀,六姐您快去把~~~~~~~讨厌!又在外人面前揭我的短了吧!快去快去嘛~~~~” 4 w# q4 G1 m4 a/ D6 I7 W
我再也忍不住拉,小女孩一个!“呵呵........,你什么都对你家工人说??” . |/ u" D' ^4 X3 ~+ ~( i2 ]
“是啊!六姐从小带我长大的!我父母只会工作,除了叫我用功读书,给我钱用几乎不怎么管我!都是六姐一直照顾我.......比我的亲人还要亲!你呢?你父母对你怎么样?” & {( Q; ?  E  e
“我父母?我都不知道是谁!没见过........” 5 I/ f, t9 o9 p% Y4 N' B/ D; b
“对不起.....我........” ; Z$ Y0 @. U! j5 W  k  g1 y% M
“没什么的...我住那啊?” 6 v8 ?2 d3 @! n# p7 a
“ 啊?!这边........这间行吗?” $ `) [: t, \) C8 j2 t: n6 N1 N" t* ~
“这间房几好啊!对了那画画的很像!谢谢........”
) b7 d8 Y4 K& b “是吗?......”
. F2 d; @& ]+ p “是真的!改天我坐着你给我画一幅正面的吧!” + w1 _' f; V0 ?1 t
“真的可以吗”艾蓉兴奋道。 1 _3 F0 `7 v3 g5 }$ B5 S7 p! s5 J
“当然!” 2 b. B5 a) {" a, P5 V. w" m
“那你先休息一下一会我再叫你吃夜宵......我先出去了你休息把”
5 ]1 C0 z$ t( k# m- Z* k$ E) ?" t! {% A  L5 u0 f  [
“好!”
$ w( L7 `: E7 Z 哎...躺在床上望着窗外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或许我不该想他.......这个叫艾蓉的女孩看起来很喜欢我,为什么我不试着平凡的恋爱呢?可那样对她不公平......我心里仍然放着那个人.........好累真的什么都不想做........ * x7 y0 u& {) N4 ~
8 ]! ~! ?5 r% j6 O! X4 ^$ _* C

! w7 V0 i7 }) j! m; l0 G% E  u2 ]
: x% l" p2 t; V2 \0 ~- Q3 n1 n# _ (艾蓉篇)
7 u2 b6 p& B) v$ v/ ^" W* S# g4 v0 @; T! P2 C$ i, z+ @/ [
还好一直偷偷跟着他,要不然他这次又有难了.其实我不是笨蛋,在酒吧我看到了很多,似乎明白他为什么总是避着我.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被我的真诚所打动.虽然他今天受伤了,我本来应该烦心,可是我就是停不住的裂开嘴笑,因为他跟了我回家,我觉得我们的关系更近了一步.,机会也更多了. " e) l1 h+ x; g( G$ L9 m! `

6 N: Y- r  S1 T& V1 E, P) E
- j, m- ?: [" E9 `' s! ` 开始的几天,他很安份,在家里养伤.有时候也会到厨房帮帮六姐的倒忙.但是看到他一片好心,六姐也没有说什么.我发现他很会哄人,把六姐哄的团团转,有时和他拌嘴,六姐还会替着他说话.那段日子,我们过的很开心.可是没多久,他经常晚上一个人跑出去,我知道他在家呆着无聊了.他只有在无助时,才需要"家"这种东西,看他的眼神好像很不开心,我知道他在想某个人.......... . r( W1 d+ K( C* ?% o

$ B! [/ {: q8 \( u/ I. U' P% P
& E3 @2 f$ P1 w8 F  s 他不知什么时候又出去了,不知道今天晚上他还回不回来,今天是我生日,我要好好打扮等他回来........
发表于 2004-05-23 21: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又见春光(恢复更新中...)

写的太好了,继续。期待着。
发表于 2004-05-24 10:3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又见春光(恢复更新中...)

楼主快点写好不好,我好想看后面的
发表于 2004-06-08 08: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又见春光(恢复更新中...)

我帮你咯
 楼主| 发表于 2004-06-10 21:3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又见春光(恢复更新中...)

ding ~~~~~~
7 n1 D* l2 x5 L! i- X$ n* Q7 {3 V+ j9 x2 F" {# ?4 L6 |
由于19楼不太好找所以偶把它挪到5楼来~~19楼哪个坑等到其他的添满了~在到那里~~若给大家造成了不便请见谅~~0 ?4 m- a0 s7 B3 P( o

: P8 o! }/ e! {# ~
4 b7 d) l( P. L7 X' B(9月2日更新内容)
1 p5 S3 O/ C, ]# X. M以后我会再(5楼)这层更新~~对不起这么久才更新~~~偶真是现丑了~~但是有句话不得不说' M3 }4 l- r0 n- Q5 O& k

6 H9 x( ~( P1 T, J) d* g       --------本人特此声明~~~这文中的女主人公和本人无任何瓜葛~~他是爱何宝荣我才这么起的啊~~我不避嫌的取这个名字给他,因为我真的没想过为自己带来什么~我只希望何宝荣也有一个好女孩来爱啊~~不仅这样呢~~呵呵~~ 先不说.
; B5 B& }7 c9 e" q1 v2 O5 ]( F         说起这女主角可大有来头,我记得"摄氏零度春光再现"里不是说:"何宝荣和一个很像自己的女人谈恋爱"吗?所以我想把这个我们没有在荧幕中见到的女人,通过想像和文字,幻化出来~~可是要说长相十分相似,我觉得有点太过离奇,不如让他们个性上有相似之处好了~~"放荡不羁"不可以,那就让他们一样"任性,孩子气"好了...这样的他们不是很可爱吗?3 q% t& o6 O, [* I1 ?9 k
           其实我有点灰心,本来想放弃拉~`但是妈妈告诉过我,做事情要有始有终,所以我现在鼓起勇气再接再厉~~虽然有好多关于"春光"的好文,珠玉在前,但是偶也不可以虎头蛇尾啊,总之努力拉~~希望大家喜欢~~~
8 h" O+ ~. ?- q" H         大家有什么意见请随时提出~~小妹文墨有限,有不当之处请各位高人积极指点谢谢!~~ 1 Y" I  V  m4 K+ ^! v& G

# `! \6 `. p2 K  }+ W. e+ q1 f(何宝荣篇)
3 ], E' T+ U9 ]; _! f* x0 e       安份了好些日子,今天我突然很想出去找些节目,我知道艾蓉会不高兴,她真的是个很天真的女孩我真的不愿伤害她,但是我不可以让她越陷越深........所以我经常跑出来.希望她知难而退........当然对于我来说,只有一个地方比较适合我.就是酒吧.在那里,我有足够的注视率.所以我去那种地方我从来不带钱.总会有些凯子过来主动把钱"送"来给我.只看我愿不愿意而已.1 V! W1 D- o4 l3 s; E, u6 z
      "帅哥!陪我喝杯酒好吗?!"我可没那个心情理会他她,无意间看到了"辉",在他身边还多了一个女人,他们的举止似乎很暧昧.说不上去当时是什么心情,那女人身上的红色连衣裙,在我看来格外刺眼,好像是在向我示威,我输了........
7 [* f6 o- y4 [4 W; `( s$ l3 K6 _( i4 U
     "滚开!"我狠狠的对那个向我搭讪的女人说.6 _& Z# M+ C5 M7 Z3 t7 Q2 F
        
+ Y; P' [1 g) w8 q8 J4 Y     奋而奔出酒吧,看来我真不应该骗自己,我仍然很在乎"辉".我喝了很多,那么久的时间里我几乎都在喝酒与呕吐中度过.3 h4 [3 ~/ h$ K. h) |* n
    ! E( ]% o" v3 c& T
      2 Z  V9 n& @( ^% t: X* H
     直至深夜.我迷迷糊糊的回到艾蓉的家,她笑着打开门,把我扶进了我的房间.........她的连衣裙,和那个女人身上一模一样.我气愤的近似报复般撕扯开了她的衣服,朦朦胧胧中发生了很多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 }$ K1 U7 N# V   
% u5 N( b! |' D, P, Z) R     ........我从酒醉中清醒过来......,蒙胧中感到有人在拉扯身下的床单,我装着睡觉,不想起来,不想面对自己曾做过的一切......
) A# M2 M8 }  @) k5 e5 [9 w  ' ^: i# j2 C; k
        
  Q- ?: D* G( G1 Y; K7 }+ L          - {# `  Q" ?) m! g2 F, M4 P% M
      哎呀...艾蓉轻声低吟了一声,忍不住关心一眼,艾蓉紧张的把费力撤下来的被单往身后挪了挪,脸上泛者红晕,“你...醒了.....,我..还..以为你”一边说一边不忘把床单往身后挪........,
' x4 Y* J+ Z$ G* H0 d( }. L5 }$ p2 L  L% k+ w6 v0 x5 |/ z1 i
     我感到诧异,想看她身后藏着什么秘密,但是现在还不能起身,现在这种状态满尴尬的.....“我.....”穿着“皇帝的新衣”总是不太好,“你先躺一会,我有点事”我还想说些什么,就被她抢先拉......
) m. n$ T4 j& o! H/ O- U% S! R6 }# m4 x# i% m6 I4 G$ M
      她迅速的抱着床单,逃一样的离开了.......
) U1 ~, y2 c7 [4 Z' e& q     & s: D9 E2 P, l  c" b- M: J
    我穿好衣服,真的后悔昨天夜里所做的一切,从凌乱狼籍的床上起来,无意间,看到了斑斑殷红.......... s4 \- O) A/ t

9 B* M. J8 ^  F9 @7 B: U9 b9 H- F     经过浴室的时候看到艾蓉在那里用力的揉搓那个被单,我听到了抽泣的声音.......7 ]* [5 }, j- x2 x  x! H5 x
我没有去解释什么........我离开了那里,离开了她的家....我不知该如何面对她....我希望她再也看不到我,也许会好点.....我欠她的,我补偿不了....突然间好想辉,那个伤我很深的人....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h7 y2 p+ s  H. [
; c* `$ x, ]8 s0 a
    去酒吧,回到老地方........还是那里比较适合自己,不去想任何人,突然很想笑,我是什么?人吗?东西?都不如......没有,什么都没有,我身后只有人怨恨唾弃的声音.......自己只适合那种肮脏的地方,和自己一样不是吗?跳吧,忘记一切,跳动的还是心吗?...........; U3 `1 O+ E8 i) |7 e
           ( x( o' P; [9 H, A9 O& ?! b$ c

9 g6 u" e, d! J8 k5 E9 E               -------------------待续5 K2 d4 U, L& s  B- h: W" ^
8 Z% k. P" h: T7 v* o2 o4 M' J

! K$ u1 q/ b/ G6 b    (2004年12月12日), ?1 f) Y9 N" J$ H% Z
; w3 I7 y0 u# e6 P) r# Q5 i
"黎耀辉,不如我地由头来过...唔..啊.....何宝荣....”
+ c$ Y# l! U& w4 U* E1 M, C' C; t   “啊.....”黎耀辉猛的做起身,面色苍白,一身的冷汗,噩梦中一个宛如天使般美丽的男子说着
# l0 I0 @/ \3 {‘黎耀辉,不如我地由头来过..’可是转瞬间,却又躺在血泊之中......”9 R+ S; b# k; A, V# W
他出事了么?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越想越担心,对我来说,何宝荣,就像是魔鬼,像是毒品,
/ `2 `' n  d( z" {$ r明明知道不可以沾他,却又抵挡不住那种致命的诱惑和快乐......好想恨他,但是往往想放弃他之后,; f. n- Q2 e' [
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被他折磨,不知道他现在会在谁的怀里,会不会偶尔也想到我?就算是出于厌恶......7 D; h$ I: R# i: q

2 R5 k0 g# q% k1 J1 O+ f8 T; H8 }   “你很少来啊?”吧台的服务生对何宝荣说。! V- {5 {0 r& p; y. u! K4 g* n9 y
   “..你是新来的吧!”何宝荣回道。, @  T# n- z# C& X6 J" y
   “是啊....”( J% @/ M/ i0 w8 ^" z# F; f2 s
     3 |; g. \8 s! U) f( z
    “喂,陪我跳只舞吧,来啊..”一个醉醺醺的男人对着何宝荣说,手还不停的在他身上不规矩的摸索着.1 s% h1 F2 o6 J/ y( ~
    “滚开!”
& t" G2 B2 w7 w* h. W/ X2 m     "先生,请你别在这边闹事!”那个服务生高声说道.
) B( G& ]; p0 r; P* j     “你TMD算什么东西?管老子闲事?活的不耐烦了!”说者抓起了那服务生的领子顺势给了一拳,给他打了一趔趄。
5 h7 r# H! i1 \6 t1 N+ c7 u7 T! C      转身死死的拉住何宝荣“给我走!陪老子跳舞!”
" U! T9 d0 ?+ J5 U2 @      “你给我放手!王八蛋!放手!”8 l) G5 M% j. a' }( J
      那服务生定了定神,“打我?都流血了!”眼看何宝荣被拖住,不由得急了扑上去,劳劳的锁住那醉汉的身子,
1 G# V* }* H% ?: y5 G" p“你快走啊!~~~”不要管我,快走啊!”周围得人都再一边看着热闹,可能已经处变不惊了吧.....“快走啊!~”
- `& g% Q9 z2 @7 Q& m眼见着那醉汉就要挣脱开来.....“快走,我要顶不住了.....”何宝荣转身搜索了一圈,摸起一个大酒瓶子,狠很的
6 k3 O$ z9 |, x6 l4 u砸在了那醉汉的头上,鲜血不断的流出来,旁边的人惊呆了,这才有人找到了这里的老板,原来这个老板和何宝荣,
9 r3 M+ S, P% v6 R. j也毫不陌生曾经在他那里住过一夜,想来,那老板也认出了何宝荣,两眼放光的盯着他,后而定定神,
+ ?: y' ]# v9 F5 g# v给那醉汉些钱打发他走了,这里发生这种事情一向都是如此,大家无非都想少些麻烦......6 i7 Q. f, x% ^5 [! a- u6 p
      “谢谢!”何宝荣淡淡的说了声。转身离开,他厌恶那老板盯住他的目光,他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2 i, F# J0 ^, q/ U$ y4 F% e4 s4 {% j7 |- C# W他没有给他说出来的机会。更不会让他称心如意!......; i" j# b. i6 C1 K) `3 z$ c- x
       但是他忘了还有一个傻小子定在那里不知所措......
" L/ e* h7 M" I9 j" l2 m* g      
3 I5 `: f7 x! ~$ a4 }      “何宝荣,独自站在酒吧门外,点起烟,静静的等着.......”
3 A% \# X0 D6 S6 d, @                                                                  -----------------待续5 ^4 u+ {) ?6 U! o
, z2 c6 t# Z5 C4 S3 p  D
     “不多一会,刚才那个‘英雄救英雄’的那个服务生垂头丧气的缓步走出来.....”
2 Q( l' f  l$ z: H/ M; s/ K     “怎么?被炒鱿鱼了把!~我就知道,特地在着等你的!”
: B- B- {1 n9 j# J5 O     “等我?”脸上露出了难以掩盖的喜色。
" P, K2 e- {; ^, W  `      “是啊,不信?”
% a/ X; D; C4 Q* r, g% u     “不是不是,只是有点意外!”5 g8 C* u. o  ?% s
      “我饿了去吃点东西吧”何宝荣说.; x1 C$ ^" M8 ?5 L
      “好,好!”那服务生连声说 。: F- }7 e, D& d0 k) t! w9 M9 w7 v
       “怎么?刚刚被炒鱿鱼还这么开心的?”  K5 ?0 H5 ^5 M" m5 U0 h
       “没有啊...!”
+ |  [" Q8 q5 P9 ^4 z% h) r( _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不说也无所谓,反正我也记不住!”何宝荣说。
3 g8 e9 {( E; _+ X: f/ }: i        “......我叫LEON!那么你呢?”
9 O! l- d, S+ v2 p0 ?1 k; _         “黎耀辉和何宝荣,哪个好听?”
# ^2 B/ d5 E* y; e0 z% B         “其中一个是你的名字吗?.....。何宝荣吧?”
6 ?' C% n2 g1 q         .......路上又开始沉寂下来.....
. l7 T: R" E9 B5 \          “现在去哪里?这么晚差不多都关门了.......”
5 u$ ^2 l8 g- v6 _4 x+ w% m+ }          “去你家好了”何宝荣说。
& ^  w1 ~7 K# L/ E2 _- S           “......你这么相信我?”+ c4 y3 Y4 ?+ @
           “我?谁也不信!”# `8 B8 ?* q/ O- n
           “其实,我有些事是骗你的!我在酒吧早就见到你,但是在你身边人来人网,根本不会注意到我,7 v1 q4 w- n( d3 ]$ U
       我今天是特意搭讪.......”
% k4 ?4 t. r3 D3 o0 |$ X            “我知道!我先前见过你,你不是新来的!”何宝荣是什么样的人这点小伎俩他会看不出?8 {' a6 Z1 |/ k* T5 q; X
       像他这么“耀眼”的人成天泡在那里成天在那里工作怎么会没有印象?
% ^# Y+ t" L5 E- c4 d            “你家还要走多远?”
* i9 S) m# V& s) q0 X             “你真的会去吗?我......就在那边....”何宝荣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 d8 x/ \. V7 q  s
             “何宝荣!”对面的女孩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死喊出来.....是艾蓉.....
1 s7 X) ~( ~2 Z/ \% z            
4 Y' a0 K$ G9 S6 D# t              何宝荣没有给她任何的回应,抱住了LEON的头深深的吻了下去......在场的三个人除了何宝荣,
% ~* M! e6 Q; e* E        都怔住,沉默的街道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轻易的打破......7 _3 g4 N: ?8 `3 ~# p
              $ A+ w# t0 s. Q( X; a
             艾蓉忿忿的跑过来,冷冷的盯着何宝荣,和他身边的这个男人,那眼神里夹杂着怨恨,悲哀......
, ~* }' j" u: p6 F9 R( E/ Y        何宝荣甚至不敢看她的双眼......
- {; `# V: I  v: Y- T& S' [/ U2 n             # z0 k  s+ _8 d$ f7 L0 e5 k
             “你连看都不肯看我一眼吗?啊?何宝荣!!我......”说着啪的一巴掌,甩在何宝荣脸上。) f; [( ^1 h  _( |7 G  `
              鲜血从嘴角流出来,一滴两滴,女孩哭了......$ E1 P( E* R0 W; \5 \; d
              何宝荣拉着身边的LEON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没有讲一句话.....也许他说上一句那女孩也不至于如此的绝望,% S( h* a( V2 p( f4 Y4 d3 [! ]
         不远处的六姐连忙上前心疼的抱住她在怀里,不断的咒骂着何宝荣......' c3 F* C* O/ u  g8 Y+ ]
             “何宝荣!我恨你!”女孩用力的撕喊道....% @0 S  n  y- ]  J
         5 D( f# L/ F) a7 X
           ) R2 e/ e4 L' ]/ h5 H6 W: f
            闭上眼睛底下头,又是一片寂静,何宝荣与他身边的LEON都是一句话没有说,就这么麻木的走着,
& k) B' w2 |0 P4 K        远处依稀传来咒骂声......点起一支烟,烟雾迷蒙后面的那双眼睛空灵的可怕,不知道他在思索些什么?.......
2 c* Z" D$ M/ V3 X! M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04-06-12 20: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又见春光(恢复更新中...)

顶~~~~
发表于 2004-06-15 11: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又见春光(恢复更新中...)

写的真好,谢谢
发表于 2004-06-18 23: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又见春光(恢复更新中...)

[color=#8B008B]支持一下本论坛原创文字哦,呵呵!加油,期待下文……
发表于 2004-06-20 03:4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又见春光(恢复更新中...)

急死了,楼主再快些!!
发表于 2004-06-20 21:0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又见春光(恢复更新中...)

一口气看完,写的很好啊!支持荣光原创。
/ P; f5 Z- N5 u9 [就是中间有一段重复了,需要楼主编辑一下。
发表于 2004-06-29 10:3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又见春光(恢复更新中...)

8_1517_10.jpg 6 T, @" t9 m0 i9 `
7 E) C: j' A4 u; t+ t
斑竹,这篇文章有些眼熟啊,很像木子雪的那篇<春光*迷惘>啊,不过,我没别的意思啊,不过还是有些不同
发表于 2004-06-30 22: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又见春光(恢复更新中...)

你的剧本真好,我晚上做梦的时候可以拍出来!
发表于 2004-07-03 07:5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又见春光(恢复更新中...)

后面呢?后面怎么样啊?快点写啊!!!
发表于 2004-07-04 11: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又见春光(恢复更新中...)

期待下文中……
发表于 2004-07-09 13: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又见春光(恢复更新中...)

因为高考的缘故,很久没有来这里
' v2 O6 X2 |- M<春光乍泄>是我最喜欢的哥哥的电影
+ P- j4 v: U' q1 Q( n& N; n每每看到相关的文章' B8 t/ I0 D9 @; _6 I
就会有影片的镜头不由自主的在头脑中上映5 E3 Y& u: W* {
然后就是不断的反复& R  T, q' k3 y. q: Q
就像嵌进眼里的一粒沙子
% e& b7 N. X+ z# `. f# Y总是逼迫我不停地流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