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光无限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新浪微博登陆

搜索
热搜: 邀请 充值 邮箱
楼主: 天是红河岸
收起左侧

林燕妮笔下的哥哥(回帖整理添加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林燕妮访梁朝伟谈及哥哥(2008年4月8日南方都市报)  
% g  M. h) i" k; \( e( \. N7 C
5 S8 F- \, k5 Q$ K/ \' ~
(节录访问有关哥哥的部份) ; [" T* k! }5 b4 e" F& e. L" d5 ?

( c# a: i0 i! ^# k, M* o4 G, z7 o
      伟仔与亡友张国荣拍过王家卫的《春光乍泄》,演同志恋人。 ) _$ T4 c; @& @1 N% H, k, a4 t; A

; |: z7 y0 B7 o. D   “两张床,接吻,做爱,起床抽烟,全部要做,我(梁朝伟)怎么遮掩才好?工作人员对我说:‘张国荣准备好了,你看看他怎么防止走光吧。原来张国荣在那话儿全粘上了胶纸,我一看:’呀,是这样的吗?‘”
$ P! y1 R9 e  W2 v9 i( n! `) D# |% M3 U+ m
  “我说:‘把内裤往下拉一些可以了吧?’结果我不愿意看那日拍的片子的playback,吓得七天没人敢跟我说话,怕我发脾气。拍完回港后,才觉得不够逼真。” # s8 v$ |3 z" m" B* F4 N4 ^" `

2 Y  ^  M4 i0 [/ S( I4 k  ?1 d  到了拍《2046》,第一次全裸。王家卫说:“你从床上碌出来便成。”伟仔说:“那样岂不是什么都看见了?”他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 {' S8 o. \( f5 @; G) R5 P, v5 x

* c4 l, q: s$ E. _  其实早在拍《春光乍泄》之前,伟仔初出道的时候,一夜我(林燕妮)跟张国荣在街上漫步,在不远的前面伟仔也在走路。张国荣那时已是天王巨星,他跟我说:“我很欣赏伟仔。”张国荣是心直口快的,他欣赏谁便会毫不吝啬地说出来。于心地纯良的张国荣而言,没有同行如敌国这回事。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林燕妮访问于仁泰,有提到哥哥
5 ?- T! s: j4 x6 w
* ?; D, B4 K1 F鬼王”于仁泰:闯荡好莱坞的血泪史  # A3 u( U$ @* R- |
  
) g- R; Z3 U( [: N4 A! e  2008-02-29 10:18:06  来源: 南方都市报    # w$ |2 z/ l. B+ i6 H; }' H
http://www.nanfangdaily.com.cn/southnews/dsyl/200802290064.asp
* F: p4 y; G8 g& E# |, y2 c$ E. Q" i8 S3 B) U9 O* g+ L
...... 7 d! x/ ~4 P0 S+ u/ k# t( b1 G' L! W
         我本来想在澳大利亚拍一部电影,找哥哥(张国荣)当男主角。 ! ~. l7 ]" o8 C% Z& [; U+ j1 ^) T
   / A6 T8 }5 u8 J. w, n
  “华人导演想在好莱坞出头是要历尽艰辛的。”于仁泰说:“导演是20%才华,10%运气和20%心理学家,50%政治家组成的。”他没有经理人,只是一个人在好莱坞打拼。听他上面一段话,颇觉凄酸。
" Q# H* O" A4 g& N& P1 A* [$ X, l$ l$ S% w
  “林燕妮,二十年没见面了!”于仁泰兴高采烈地道。少年子弟江湖老,各奔前程,十年已有二十年的感觉了。他的太太沈月明导过由我的小说改编的《前世冤》,阿B钟镇涛主演的。于仁泰离港前导过林青霞的《白发魔女》和张国荣的《夜半歌声》。十年之内这三个演员经历过人生几许喜与悲,说来不禁感慨万千。 & t. l8 ~: o, h; T! c3 K

+ [: I# W5 H: i  “《夜半歌声》是1995年拍的,哥哥心地很好,看见我拍戏心烦,他会唱首歌去鼓励我。料不到他倒先走了。最后一次见到哥哥是1998年,我本来想在澳大利亚拍一部电影,找哥哥(张国荣)当男主角。他还说:‘好啊,我来!’结果戏开不成。2003年4月1日收到哥哥死讯的电邮,我还以为是愚人节的玩笑,谁知并不是玩笑,从此二人永隔。”
) M: B& {7 W, B6 @& d: w0 [......
+ I0 J& a# W! [/ Y7 z不知怎的聊到大红的尊尼·德普(Johnny Depp),于仁泰说,“尊尼·德普跟‘哥哥’有些神情很相像。”想想,又好像是。 9 o3 ], [; o" S9 K
......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谁共鸣-嘉宾:林燕妮 , V6 a/ L: x/ b$ H! V" `& `5 d. u
" F; k5 z6 h0 W* \, f3 X4 E4 X+ Z  M  O& X+ p
(转自Cyberworld)
3 Z& a, A; G& }6 u3 [; J! Q$ V" u4 Q
+ e4 [( _: l, C+ \7 R9 u: V2007/8/14  星期二  有谁共鸣-嘉宾:林燕妮
9 R( N9 e* Z" |; {- Y1 @- ~" e8 n3 d8 t. l4 l; U: B; c. b
受惠机构:香港癌症基金会 6 Q' P" _; e. i6 ]- x" Q% g4 v" g
! s) ^  _, I6 Z
    林燕妮:「在2003年,乐坛真的好大损失,真的损兵折将,填词人、歌星、好多个都上了天堂∼」
0 O/ d/ ]& `: y8 z$ y2 G! r4 R/ d' l: A. Q, y" [' k
   「说起”风继续吹”就有段故事,我和张国荣认识了很久,他入了乐坛八年都不红,那个时候已认识他,那一年,他唱了”风继续吹”,其实都好流行,电视台颁劲歌金曲奖,因为张国荣是一个好纯好真,电视台叫他坐在第一行,他就应声坐在第一行。」 1 K, T( R0 T( b' M' y$ T9 g/ ^( s( m

/ Y5 I9 L0 Q3 X: _: z1 A8 g$ e   「那知道颁完十首劲歌金曲,十个人都有奖,唯独是他一人没有奖,还坐在第一行,真是多麼的尴尬?事後我们去了一处地方,罗文在唱歌,大家都好高兴,那裏很幽暗,一张圆枱坐著很多人,忽然间,见到张国荣不出一声,原来他拿著枱布静静地拭眼泪,他这个人好有礼貌,他不想在这裏大喊大叫,发牢骚,骚扰人家,因为罗文正在高兴嘛!我们也觉得没有理由他没有份儿,就对他说:『leslie,不要哭,得啊,明年一定得啊∼』,果然,他挨过了,第二年,他事业一直向上。我要纪念这位朋友,是因为他是一个…即是他在娱乐圈中学不坏的人,他这个人始终都是这样老实,这麼纯的。」
# h5 e' V. \& J& H. K& i8 u! K) ~
* C4 E  k: x% t1 R  「你知道他一对眼眉生得好靓,两度剑眉,有时他手多,弄两弄说:『喂!林燕妮,你看不看得我有化过粧呀?』我说看不出,那裏会看得出?他是那个甚麼也说出来的人,我是这麼怀念著他∼呀,他终於走到快乐的地方去啦,并不一定在这个世界才算快乐的,我想,做个好人,其实做人好简单,是辛苦的,但最要紧的,先处理好自己,你自己要快乐,然後令另一些人快乐。若不人生如此,是为了甚麼呢?你们听听张国荣这首歌“风继续吹”,你说其实是不是他该得到奖?」
0 f* l( r- T! X2 \' |1 Q( g& S: f) v6 I# o9 w8 K2 R- v
张国荣 – “风继续吹”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走啦?
, D$ c9 K6 m' R2 O* e4 B7 G7 t  H$ y( e  J  g6 d5 G
一九五八年,陈百强出生,一九九三年,陈百强走了。  ' `% V& a" s: S) D& e0 W7 B

& V& q- `$ J" s/ o1 H一九五六年,张国荣出生,二OO三年,张国荣走了。  1 [( x3 B, L) a+ R- b; l9 f
3 S: ~  A6 t% s# a" c
一九四O年,李小龙出生,一九七三年,李小龙走了。  / q7 w: E5 N5 a9 Y% g

: |: H/ D( V' \- P# D都是那麼的突然,而他们都是那麼的灿烂,心地是那麼的美丽。  
  d& N' t, H  g; }
; f/ z. r& a2 S+ T! ], s' n0 v借路浮生梦裏客,红尘一别。  
' g6 |' \% o. y; _2 o8 n4 m( ^7 r3 `
燃烛在书房裹想起那些日子,分不出是远还是近,人走了也就没有远近了。  1 ?1 P& i0 o( N2 H

& A* A, Y7 J, d七三年半夜二时多那几个电话,忠琛还说,老有记者打电话来说他的弟弟死了,他已见怪不怪,直到一个亲戚打电话来,忠琛才意味到,但又不欲想到什麼事情真的发生了,车子开进去李小龙的家门,一看众人的神情,心裏一寒,踏进大厅,看见莲达坐在一把单人椅子上,呆呆的一手搂著儿子,一手搂著女儿,我们知道他去了,还欠五个月才满三十三岁,那时我下了解原来三十二岁多实在太年轻。  0 a- Z& y# r$ Q, Z

2 R- P; M/ [4 u) `, L" Y认识陈百强时他才十八岁,在香港艺术节的舞会中,一个蹦蹦地跟著音乐像弹簧人似的白衣少年蹦到我面前,邀我跟他跳舞,那末我们便成为一生的好朋友。九二年那个星期日,本来约好了下午四时在文华酒店Clippers’ Lounge见面,星期六我们还通了很长的电话,他叫我到时叫醒他,我打了电话去,他的声音却像机械人:『我不出来了。』那就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当晚他便出了事,昏迷了一年多,终於也走了,深夜十一时多,我带著他最失落时对他最忠心耿耿的几个朋友,跑进黑茫茫的香港殡仪馆,跟他的遗体说话儿。  
* `' X2 i0 p) U# x$ G5 X- |7 \: e5 k* F
想到也想不到,一向勇敢地面对挑战的张国荣,在今年四月一日从文华二十四楼一跃而下,舍弃了他的躯壳!  
: L, r" O2 e1 O  ^  m
" v7 L0 m1 w1 k5 B; ~6 ]灵堂裏白花如海,他的照片四周一个字都没有,他挚爱的人都了解他喜欢高雅而简约。  ) l' m% n; p* `
( P  L; Z8 q7 b0 H: g9 u4 Y
要是在九龙,他总会到半岛酒店大堂享受下午茶,不用约也会碰上,去年那月,他仍是傲气朝阳,今年最后几次见到他,只觉得他的眼神疲倦,却又异常地慈悲,是叫我们好好地照顾自己吗?
: d; V2 ?- x, @$ M  F+ P
  J7 D% j$ M& S1 n林燕妮
4 W- J: z2 F- T# Z
3 z; n/ m1 g! w$ A- W' E3 ]明报周刊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 y4 \$ M0 K% z& e) G3 R8 O! S
- b# N, s/ v5 ?# B6 d; x
   
0 `) `+ @) U- C$ o* B2 x, ]- y8 ^* `
手袋裹有一瓶杀菌洗手GEL,去年看见LESLIE拿出来用,随便搓两下手都那麼潇洒。我说真方便,他说拿去吧,药房都有得卖的,那时谁想到会有『非典型性肺炎』,他一向都是那麼精致的。  
. S0 |6 H- `; d9 S0 c; D* x! p8 V* f1 N( s1 L5 ^# N2 W1 a
还记得《英雄本色》吗?坐在他身旁看午夜场,他说:『我的角色不讨好,人人都同情周润发,而我却得演要抓他的警察?』但他是快乐的,一看见自己演得好的片段,率真得自己拍起手来。便说:『我演得很好啊,你看多好!』  
7 x1 C# a# f' j4 S( i/ ?6 s% R7 Z. E5 {4 Z8 S( `
罗文一向在台上孔雀开屏似的,脾气也大,料不到他退出歌坛后,竟然变成一个十分疼爱学生的老师,无欲无求,-片悠然见南山,当医生告诉他患了末期肝癌的时候,他脸无忧色的坚如磐石,还安慰我们说:『有病,看医生便行啦。』在他最后的日子,他多辛苦也接听朋友的电话,还叮咛著:『祖儿嗓子很好,可以唱得像黑人,还可以性戚的。』他从没打算离开这个世界,留在家中的,是一盒珍藏版日本歌舞伎名伶板本玉三郎的VCD,他永不停止学习。  " r1 |  P7 X; ?& A
6 b9 d+ C% O- |, g$ X
Danny,陈百强,是三个人中最要人疼的,永远忧郁,永远有解不开的心结,也是最肯诉苦的一个。骂他骂过,开解他开解过,他是个渴求爱而又不相信有那麼多人爱他的悲观者,在最后的两、三年,跟他不晓得说过多少话,在我最慌惶的日子,他却反弱为强的保护过我。可惜,在他出事的那一天,他不能赴我们下午四时文华酒店之约,他留下给我的,就是那一个约。  
9 p6 {7 m/ X, L' r- Q$ F+ a
, r7 ]; k6 h# V8 v( q: Q林燕妮 # k0 |/ e/ a, p/ E  b+ K: I: k$ l
) g& ^! Q" `$ {2 \- c* S* O+ e
新报 (10/4/2003)
发表于 2009-1-21 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纪末的我(林燕妮)2009-01-07 16:44世纪末的我(林燕妮)   . k& ^3 ~- k& c6 r( \) ]# M. ^

- G& }2 f& y; v* B/ a2 b1 Q相士赠我一句:『勿拒人於千里之外』。那是年头的话了。 想想:我颇和善啊,怎麼颇多人认为我难搞? 周前有报纸编辑来访问,我说怎麼劳动到你自己来? 她说:『小妹妹们害怕,见到你不晓得怎麼开口。』 张天爱亦说过我:『你这人,说不就不!』反思一下,找出了原因,并非难搞,而是潜意识中,一切都自己太有主意,跟我熟的朋友不会觉得我难搞,一样照劝照批评。听的,我都怕做错事,跟任何平常人无异。现在随缘了,谁叫我去什麼地方,有空便去,都颇自在。昨夜,便不出主意了,全部被动,很愉快的一晚。
1 d9 [- @$ k: X+ V7 Z. R
4 H: D0 ~, c3 f! H0 g4 e* P) ]+ `中国会
/ j$ m; I+ `: m! \7 H9 O( c5 t9 T& C  j) Y9 i  J, ?5 @
张国荣本约了在中国会吃晚饭,刘娟娟早一天前与我通电话,我问:『到底吃是不吃?全无消息。』娟娟说:『哎唷,他在澳门啊得赶不赶得及回来。』我说:『明天你给我电话吧。』
4 s( J, i/ M+ W* s1 V
7 W9 K5 l  ^) _& m翌日,娟娟忙,我写稿写稿的,直写到黄昏七时都音讯杳然。 佣人问:『我烧饭好吗?』 我想就在家里吃晚饭算了。八时,娟娟来电: 『快来中国会吃饭,我们都到了。』
- g3 v3 ~5 z# \% V; O" L
7 |* ]/ @8 F$ U/ f4 N, i% }要是往年,多半不会去。今年,随缘,马上化粧更衣去了。幸好去了。 & m2 i- D) _: L" v1 l

. N; s' b' D- f1 U( i, j, c, ]0 b
1 P; T& }" H$ |+ O8 t9 ~# G! Z7 h- {张国荣 % y, x% U, }# T$ e. ]
" p& {# K+ C3 C/ ^4 E) ~
一年不见,张国荣成熟了俊脸添了点男人味。 ! P3 L3 x# g+ y9 B: Q

; S- P+ t+ _$ }6 T这人是直肠肚的,老朋友聚在一起,更加可以直肠肚。我正在写长篇小说『铁蝴蝶』的结尾,书中常提及You and me against the world(你与我共对世界)这首歌。 苦在忘了歌词,而小说正写到要引用这首歌的歌词了,正在乾著急。 5 [* j# ^$ p, g0 r: ]+ c7 t& [
6 h, I# |  I, h# L8 V, L( M5 H$ D* j
黎小田也在,翻歌谱,不晓得他在找什麼。
/ g3 O2 b  U. U7 ?0 R
( |& _% ^+ I+ }6 q! R张国荣说:『我很喜欢You and me against the world这首歌。』那麼巧,我正需要歌词。张国荣说:『我全部记得。』拿了张纸,便将歌词一字不漏的默了出来。
7 b/ A' y0 c* ~2 E; g5 w& `
* n' S6 d) @7 F/ @『唱一次给我听好吗?』我想把握一下歌词的节奏和情绪。 黎小田在翻曲谱:『找不著呀,没谱怎麼弹?』 我只好请张国荣哼一次给我听。张国荣低低地轻唱一次。娟娟看著他垂头低唱的侧脸:『多麼好看,多麼好看!』但愿我有部照相机。
) A( K4 |& J. r$ `! d& b4 _2 Y& T0 r$ l) a& i
中国会买了奥大利最著名的建筑师凯利思设计的钢琴,黎小田无谱自弹,众人把张国荣推了出去,再唱「你与我共对世界」一次。邻桌的客人,都被这场面吸引著了,屏息静听。
: b7 Q: v7 o! e' e4 i( m' j! J$ o7 S, Y/ E5 H( ]+ ?: T

) w3 q- Y/ G$ l# t丹尼好吗?
# G( s- e6 c1 e7 ?% v$ D( s: \4 r( J. a+ a
聊及尊龙。『上海一九二O』首映後,大夥儿亦是在中国会吃饭。 我跟尊龙不熟,杨凡跟他最熟。 美男子比美男子,不比了。张国荣的俊俏早巳被肯定,如今挂在心里的是演技,很上进的一个人。聊起我们大家都很关心的朋友陈百强,张国荣问:『丹尼好吗?』 娟娟和我说:『一时情绪好,一时不好。』张国荣说:『丹尼人很好的,心地很好。』
8 [0 D! L0 |; d: V/ Y+ |1 \. @. }* ]( U1 Q; }* ^; [' t
希望丹尼听见,多多保重。早几个月丹尼还跟我说:『做人,不外是寻求快乐,要快乐些。』然而丹尼却永远让驱不去的愁折磨自己。 " S% g( m9 ~4 J' m+ a* }
* n$ L, g' p3 f, u* x1 h3 P
: b. g, C. y! k+ U6 p
那青衣是谁? 2 j& w% d* u0 V, V3 J  _  b: w
# [9 ~$ \0 h  u0 Y9 j
吃完饭,又飘到另一个派对去,那儿有杂志,封面是穿了京剧『奇双会』戏服的美艳青衣。
3 k, n" n8 x1 U7 C& K- _! i! I7 ^# @7 p6 Q4 _, K
『张国荣』再化什麼粧,扮什麼古怪,张国荣那微翘的上脣中央是很容易认的。他得意地笑了。 派对人头涌涌,新知旧雨,圣诞前碰得著脸互相问好,倒省了许多电话。罗大佑、林夕、杨凡、张曼玉、周星驰一头顶有一根白发竖起,不要拔掉。然後飘去YY,能唱者大唱其歌,香烟薰得不抽烟的刘娟娟不停拿起酒牌当扇子漏烟。午夜二时多了,祝各位圣诞新年快乐! 7 K* d6 D, [' g: r

/ [$ w( `- ~4 p3 y  _香港周刊

评分

参与人数 1荣币 +50 额外积分 +50 收起 理由
天是红河岸 + 50 + 50 谢谢你的补充:)好久不见。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1-22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唱一次给我听好吗?』我想把握一下歌词的节奏和情绪。 黎小田在翻曲谱:『找不著呀,没谱怎麼弹?』 我只好请张国荣哼一次给我听。张国荣低低地轻唱一次。娟娟看著他垂头低唱的侧脸:『多麼好看,多麼好看!』但愿我有部照相机。
) K' i6 K' ?# [1 R, B6 F8 o" ^4 e& x( c. y, i7 L5 t
嘿,难怪那个要签名的MM看他签名时的侧面,会面红 ' R% F3 V2 b6 E/ W8 C/ T
更该有个录音机喔,嚯嚯
发表于 2009-1-26 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他的直率很逗的。有一回我跟他在半岛酒店两个人享受下午茶,我拿起根香烟抽。他说:「我可不可以用戒烟大使的身份叫你不要抽?政府叫我做戒烟大使的。」我说:「不可以。」那他便为之语塞,由得我抽。- ^$ V3 s; Z& e3 r' J
3 K  k: m/ `0 G& {
  哥哥很可爱的,有一回跟他在半岛饮下午茶,他像报喜讯地跟我说:「乜乜说你是他一生最爱的人啊。」我一听那名字便心头火起,窒哥哥一句:「只有你才相信他!」那哥哥便很没瘾地改谈别的话题。回想,我不应那样窒他,他是带著一片好心说的。
4 n% _# `. R- G* h/ ]- }" i' x* ]/ w1 Q# r3 M4 q
; N+ r6 Z, j. |5 B7 C7 Y6 U
: D  g' s# F0 C. j
好可爱的哥哥 ! \* |* `  s; Z& B  z1 k3 N) ]3 K
林燕妮常噎着哥哥啊
发表于 2009-1-26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丽的天花还在 美丽的水仙走了 时间流逝 赏花人该怎样 唯有不断的思念
 楼主| 发表于 2009-5-21 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風度》 林燕妮 (明報 2009-05-16)3 P9 j8 W$ N, `2 N2 i
(轉自:http://forum.redmission.org.hk/viewthread.php?tid=710)
- v2 o1 z4 f" I: [5 p: M1 \+ A2 F6 U; w2 o5 o1 Y& c
在電視上看見了故友張國榮的臉孔,很是懷念哥哥的風度。未紅時,他戇戇地忍;開始紅了,他一面看自己的電影一面開心地拍手;大紅了,他一樣談笑風生,很有禮貌。是我大意,有一次我問他:「怎麼你沒上過我家?」他說:「I've not beeninvited.」原來我忘了正式請他。當時我家常有一大堆人湧上來的,有些是誰我也不知道。哥哥可不會那樣,你不請我,我不好意思衝進來。他是這樣的。; _0 W. b- \. m

: f; _- A4 z6 V" ?一起在外面吃飯,赴宴的次數太多了,忘了這個老朋友仍是你得開口請他才來的。反觀自己也是一樣,你不請我,再熟絡我也不會跑上你家。他的經典名句是:「只有我那麼高貴才配得起半島酒店的華麗天花」。他站起來,讓攝影師拍了一幀照片,真的很相配。他是個很率直的人,每見我吃咖喱,濺得白色衣服一團糟,他便哈哈大笑:「你每次點咖喱,一定穿白色衣服,又一定在我面前濺到白衣上。」6 Y+ s" n8 _) i) T
3 Q3 p# ?$ H/ U; n" \  j
有風度的男人不用擺架子的,不管長得多好看,沒有風度便減掉八十分,只餘二十;男人不必長得很英俊,翩翩風度可以馬上給他加八十分。到底人不是蠟像,是有舉手投足和談吐的。也許是新興的爛風氣吧,多個月前請三個男人吃飯,那沒什麼稀奇的。一個依時赴約,一個打個電話來臨時不到,因為他要看電視球賽(不可以上網看的嗎?)一個打短訊來說工作尚未做完,做完便來。再等了半天,短訊來,說工作還沒做好,不來了。同是一個人,大家都從事寫作,一天想起了點什麼,便打個電話過去。原來是留言信箱,挑電話來覆的。覆了,便開口問:「你是那一個人?」我告訴他名字。他說:「我而家做緊嘢。」什麼意思?毫無禮貌,別說風度了,又不是名作家,何況香港有那個人不是在「做緊嘢」的?他當自己是大明星啊?我打電話給梁朝偉、金庸、吳宇森也不用那麼麻煩。記住男人要有風度,不然便是--------不說了,萬事留一線,我也得保持我的風度。
 楼主| 发表于 2009-5-21 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09-6-12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失眠時做什麼 ----- 林燕妮   P  D$ v# `4 n  m! W# i! B( c

1 W, N* @# O, t; z' _" C快凌晨五點了,仍然不能入睡。之前已看了三小時Discovery、Science等等電視節目,以為自己倦了,原來不是。
& r9 e4 r& o. `. m% d+ E+ c! n那便寫稿吧。下午要做什麼?做「有線娛樂台」《肥媽私房菜》的嘉賓,拍攝地點竟然是香港大學!有點摸不著頭腦。肥媽會訪問我的,我還以為她會教我燒菜。也許總有點肥媽菜給我吃吧。 1 o: e' ]7 e: l2 X8 S% G$ I! G
肥媽本身是個傳奇,第一次見到她時,只知道她是以前Manhattan酒廊歌手,音量驚人。那時陳百強和張國榮仍在,聽他們哥兒俩一起唱英文歌,聲韻神情歷歷如在眼前。Danny先走了,Leslie在六年前也走了。他俩本就不適合人間,應在天上的。 $ g2 x* }) M! X3 e! ]+ `, G7 d3 w- j
那時我不知道肥媽曾托麵粉上船謀生,養活她的子女。女苦力變成藝壇多面手,主持電視節目、演戲、做纖體代言人,晚上還能應邀表演唱歌,打不死似的。 " t5 X9 W4 t/ [9 k
她共有六名子女,包括自己親生的和第二任丈夫帶來的,她十分享受家庭之樂。這是個永不言悲的女人,很難得。 6 H+ O. Z# |3 P* J6 m

: l+ i0 k  P' O3 Y( p# F31-5-2009 明報
 楼主| 发表于 2009-9-5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community.lesliecheung.cc/guestbook/post
2 F& m, f' d, _2 n2 ^! e+ r# V/ a6 a. l
【评论】2009 天王鬧劇--林燕妮 . Y/ q; R( O: f" ?$ s9 f

2 d, t6 I0 B: Q; v8 l5 \8 u' l0 O! _2 a6 h* V$ q: i" z3 h
香港濫用「天王」、「天后」這兩個名詞太久了,唱歌走音都算是天王,此城天王、天后之多,可能是全球之冠.漸漸天王本身都信以為真了,過了青年期多年還不敢承認結婚生子.其實已是中年人了,哪兒還有觀眾介意他們結婚生子的愉悅? ' Z+ A; V; K& X; `0 M

! f  {5 ~3 E. a; L6 K+ F「天后」反而沒有刻意隱瞞,倒大方嚷想嫁,十分率真.在這頭上,女人比男人瀟灑得多,而且天后們從來都記得自己多少歲,不會騙自己仍是青春少女.
8 w" V' ?" e4 H/ B1 q6 v$ a5 l( `2 r
偶像結婚,不見得影響號召力.張學友幾時隱瞞過了?陳奕迅幾時隱瞞過了?周潤發幾時隱瞞過了?張國榮幾時隱瞞過自己的性別取向了?他跟唐唐之情是受人尊重的.他們的唱功已超越了「天王」級數,演技一樣超班,似乎「天王」的封號等於:你的唱功和演技沒有超班.個個都四十有幾了,青春少女不會是擁躉,要擁也擁金城武、吳彥祖了.那是公平的,青春,每個人都擁有過,沒有人可以「青年」一輩子,只要唱功進步演技精湛的,觀眾是永遠支持的.觀眾支持的是藝人的藝,而不是他有了妻子沒有.
+ J* I# y+ b5 m% M% l# x5 K
+ C9 e/ R& v: p) N4 C0 f 聽歌我要聽好歌,看戲要看好戲,我只是個普通觀眾,但普通觀眾是最大的市場,擁躉只是人口中的少數.男明星結了婚沒有不關我事,怎會因為結了婚而不看他的戲呢?
" J* h& ]+ r$ m1 y9 k) [+ r
. k9 X1 U% j% r 荷李活影星的婚戀很公開,一樣被狗仔隊追著拍照大做文章,他們也生氣,不過英、美是不會有藏著個女人二十幾年而不認的,因為女的一定不依,一定不肯做個不能見光的人.中國女性就是自取其咎,竟然肯做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隱形人,由得大男人主義像一張棉被的蓋住自己,還不分春夏秋冬呢.
. W9 v# \; K! P* |& t- [* l8 A( _7 U4 T3 {. T3 \. l$ Z
 這種「背光的女人」症候應該早廢掉,世上沒有其他男人嗎?真讓她們氣壞.不會為她們不值,那是她們心甘情願的,那能怪誰?希望以後少點這類食古不化的男星和女人.把人生必經的事化為大搜查案件.
* i; v( N8 _' @% |% e) v" O# n0 P2 h" P3 N- }5 n
 讓我批評過的星,如果他們有佳作,我一定會繼續看繼續聽的.給自己多些信心吧,犯不著把結婚變成黑箱作業,小事化大,其實觀眾是喜歡他們有個快樂家庭的.
" O" t- \1 K. E' C6 s
& y. G; |8 {( h6 e$ q* W5 z. J: t( U: W9 S0 m! Q% H5 v

) t; Z/ @& V# j! p9 U6 `' y; m3 K5 i

+ Q: L/ o0 g3 E1 ~' A2009.09.02 <明報>
发表于 2009-9-5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時陳百強和張國榮仍在,聽他們哥兒俩一起唱英文歌,聲韻神情歷歷如在眼前。Danny先走了,Leslie在六年前也走了。他俩本就不適合人間,應在天上的。“5 G& K' i. @' P8 n: i6 h
+ q( K9 v' s  g- N$ z# n% H
或许真是这样的
发表于 2009-9-5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時陳百強和張國榮仍在,聽他們哥兒俩一起唱英文歌,聲韻神情歷歷如在眼前。Danny先走了,Leslie在六年前也走了。他俩本就不適合人間,應在天上的。“1 t. V* L' Y8 Q$ k) ^, a4 q

2 Q: u& s* f' f- V; V8 ~/ g2 I或许真是这样的, s' e& @: W  g% C) r: b. R
wendy19840 发表于 2009-9-5 21:05

1 g+ ]5 S& R2 j- v$ G  e+ [% y4 x1 i/ `
怎是六年 貌似是11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客户端|小黑屋|Archiver|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荣光无限|沪ICP备09096540号-1

© 2002-2018 荣光无限 - 张国荣歌影迷网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