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光无限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搜索
热搜: 邀请 充值 邮箱
查看: 10263|回复: 37
收起左侧

林燕妮笔下的哥哥(回帖整理添加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2-7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同道中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融入哥迷大家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声明:本帖收集的文字及图片资料转载请注明荣光无限论坛影视赏析版
8 x! w" z. R! m/ R9 ^" [: Q

* C# I# R* M2 U' _$ `) ^( g2 ?( k水仙只應天上有 何苦人間沾泥塵" |6 b( ~" i1 i; @. m, Y
   

; d( W, D/ x2 D' }/ L    他真、他善、他美,別說在藝壇,在芸芸人海中,LESLIE都是個refreshingly honest的人,一個不會『轉』的朋友。  - I. m# x: F" O( R
    然而這個世界不是這樣的,他的內心不免積存了很多他覺得很無辜的創痕,樂觀、堅毅的人一樣會受傷的。他從不否認他所愛的人,他從不墨守成規而不敢突破,藝術家的創作從來是誠實的,真正的創作之中是沒有虛偽的。LESLIE的影迷歌迷除了看過他的簽名之外,也許沒看過大多他的字跡,這兒附上一張,給大家留念。那夜我們在『中國會』吃晚飯,當時還有一座鋼琴的,我想要YOU AND ME AGAINST THE WORLD的歌詞,那他便一邊輕輕地唱讓我一邊慢慢地抄,後來他索性拿起筆把歌詞默了出來,渾然忘了自己是紅透半邊天的張國榮,亦沒想及鄰桌的人聽得見他的歌聲,忽地掌聲四起,還有客人要求他再唱一遍,他很自然地走到鋼琴旁邊,高高興興,大大方方地唱了首曲子。     
- H) l6 _: q$ q1 l# V9 K. U! d    幾年前我搬家,新居沒有全身鏡子,他說:『你怎麼穿衣服的?我去訂造一個給你,你喜歡什麼款式的?』過了不久,全身鏡子便送來了。去年生日,LESLIE掏出了一隻手錶:『This is a gift for you, as promised』我都忘掉了,緣由是有一天我看見他戴著一隻新款大手錶,我說真好看,料不到他倒記住了,他是個很細心的朋友。生日宴中人不算多,二十來個吧,雖然他認識的沒多少個,但他很主動地跟大夥兒聊天說笑話,客人都讓他的談笑風生吸引過去了,事後朋友們都說:『想 不到張國榮是那麼沒有架子,那麼有趣可愛的。』快樂時的LESLIE的確是很好玩的。     
9 {+ Z& A# w- H& ~4 V$ c0 r    今年,他老是心情鬱鬱的,打不起精神來生日會了,大家相識二十年,當然了解,同時有點擔心。他還是常到半島酒店大堂的咖啡室的,有一回他站起來叫《明周》記者拍照,那樣才能拍到半島大堂的華麗天花板,他說:『只有我這麼高貴才襯得起這天花的。』     
- x, X4 [2 i" m# i. U2 s: G    如今美麗的天花仍在,美麗的水仙走了,我的腦海中浮起一幀畫,在白雲高處有一個波平如鏡的湖,有個眉目如畫的男子坐在湖邊,凝視著自己的倒影,然後人不見了,湖邊長出了一棵水仙。   
8 t+ X; {( d5 W. ], c8 }! l! ?      明報周刊
 楼主| 发表于 2006-12-7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林燕妮笔下的哥哥

往 事 如 真: 水 仙8 }% ^) e# L" Y2 d
  }/ [. q$ z- |* d% Y. u2 m
我 喜 欢 这 样 形 容 张 国 荣 。 他 自 恋 , 但 不 懂 得 保 护 自 己 , 也 不 会 伤 害 别 人 。 在 娱 乐 圈 那 麼 多 年 , 仍 然 那 麼 纯 真 。  . j  ]% s3 }$ \" Q! d( O
身 为 演 员 , 他 怎 麼 不 会 作 假 ? 但 是 他 不 喜 欢 那 样 做 。  / s, Y6 E+ O8 W7 P. _9 A; R
他 是 容 易 被 伤 害 的 。 我 在 宝 珊 道 足 足 住 了 八 年 , 上 过 来 的 人 很 多 。 我 问 张 国 荣 : 「 怎 麼 你 不 上 我 家 ? 」 他 用 英 语 说 : 「 I haven"t been invited. 」 ( 我 没 被 邀 请 过 。 ) 我 真 大 意 , 认 识 了 他 那 麼 久 , 竟 然 忘 了 请 他 上 来 , 他 介 意 的 。  
  N) N6 k1 G- n9 \9 H& n1 A5 ^
$ |- g: S* Y' q9 Z他 很 为 别 人 想 , 细 微 如 你 没 叫 我 来 , 那 我 便 不 来 好 了 。 正 像 他 未 红 时 , 领 了 奖 的 歌 星 在 庆 祝 , 他 只 坐 在 黑 暗 的 一 角 默 默 流 泪 , 没 有 大 吵 大 怨 , 他 不 想 骚 扰 别 人 。  3 s- [. q: `/ V1 e( G" @1 v8 \
那 年 他 真 的 应 该 得 奖 的 , 《 风 继 续 吹 》 那 麼 好 。 我 们 後 来 发 现 他 悄 悄 拭 泪 , 便 一 齐 鼓 励 他 , 说 道 : 「 明 年 你 一 定 红 的 。 」 果 然 , 翌 年 他 便 红 了 , 而 且 愈 来 愈 红 , 与 谭 咏 麟 分 庭 抗 礼 , 领 足 风 骚 七 年 长 。  
- ^1 q" s2 U' j( }  {张 国 荣 唱 歌 , 初 时 有 「 食 字 」 的 毛 病 , 即 是 每 个 字 唱 了 一 半 便 吞 下 肚 子 里 , 让 人 听 不 清 楚 。 被 批 评 过 之 後 , 他 的 「 食 字 」 毛 病 没 有 了 。  
, m/ \. O% b3 V, j1 S他 的 嗓 子 不 是 最 完 美 的 , 但 那 并 非 最 重 要 。 重 要 的 是 他 的 「 荣 腔 」 别 树 一 帜 , 你 一 听 到 便 认 得 出 那 是 张 国 荣 , 很 有 味 道 。 奇 怪 的 是 他 在 香 港 长 大 , 粤 语 他 却 有 一 口 矜 贵 的 广 州 西 关 音 。  - ]/ Q% \/ W" f& I/ Z# p* f
他 的 语 言 天 份 很 高 , 英 语 、 京 片 子 都 说 得 很 好 。 有 一 次 我 说 普 通 话 , 说 「 大 腕 」 的 腕 字 说 了 第 三 声 , 他 马 上 告 诉 我 应 说 第 一 声 。  
) k* R3 G$ n9 z' f- g7 y3 O他 的 直 率 很 逗 的 。 有 一 回 我 跟 他 在 半 岛 酒 店 两 个 人 享 受 下 午 茶 , 我 拿 起 根 香 烟 抽 。 他 说 : 「 我 可 不 可 以 用 戒 烟 大 使 的 身 份 叫 你 不 要 抽 ? 政 府 叫 我 做 戒 烟 大 使 的 。 」 我 说 : 「 不 可 以 。 」 那 他 便 为 之 语 塞 , 由 得 我 抽 。  2 u" H1 T# n0 J1 K- ~# H/ g
周 刊 叫 我 访 问 他 , 说 啊 说 的 , 他 忽 然 说 : 「 我 要 走 开 十 分 钟 。 」 我 问 他 : 「 什 麼 事 啊 ? 」 他 低 声 地 道 : 「 屙 屎 ( 大 便 ) 。 」  
( M: j3 N& Y0 e. J7 Y1 x$ g  a7 s# Y- f$ ~. }4 P2 z# }
我 生 日 , 小 弟 替 我 安 排 了 个 小 派 对 , 张 国 荣 给 我 的 礼 物 是 一 只 腕 表 。 他 说 : 「 As promised. 」 我 都 忘 记 了 。 事 缘 有 一 天 他 戴 那 个 款 式 的 表 , 我 说 很 好 看 , 那 他 便 细 心 地 记 住 了 。  
( F. W) H. J  U8 O) i7 O那 晚 来 了 个 不 速 之 客 邓 达 智 , 无 所 谓 啦 , 反 正 是 朋 友 。 邓 达 智 要 跟 张 国 荣 合 照 , 张 国 荣 没 有 拒 绝 。 那 个 晚 上 , 张 国 荣 一 点 也 不 拿 架 子 , 主 动 地 跟 客 人 谈 笑 风 生 , 弄 得 大 家 都 很 高 兴 。    H3 m3 W9 L  I' y0 s+ z! e
事 後 他 才 告 诉 我 : 「 我 一 见 到 邓 达 智 来 便 几 乎 想 走 。 他 踩 我 穿 Jean-Paul Gautier 的 旧 衣 服 开 演 唱 会 。 还 要 跟 他 合 照 , 算 给 你 面 子 吧 ! 」  4 g4 ^! n* l, P/ h2 K
我 老 早 已 在 报 上 骂 了 邓 达 智 了 。 张 国 荣 没 叫 我 骂 , 我 的 是 荒 江 女 侠 性 格 , 不 平 则 鸣 。 识 的 不 识 的 我 都 会 以 事 论 事 , 何 况 , 我 自 问 对 时 装 的 认 识 比 很 多 没 见 过 世 面 和 大 场 面 的 本 地 设 计 师 更 深 入 。  
5 X( B# Y$ {% n. ?, f+ H如 果 做 个 民 意 调 查 , 哪 一 个 是 你 最 喜 爱 的 女 人 或 女 作 家 , 肯 定 不 会 是 我 。 不 公 关 不 拍 马 屁 又 「 冇 面 俾 」 , 怎 会 最 受 欢 迎 ? 不 是 我 不 懂 一 切 江 湖 伎 俩 , 但 人 生 苦 短 , 我 没 时 间 说 谎 。 正 因 如 此 , 我 很 喜 欢 张 国 荣 。  
" y+ R6 O- a1 r1 N5 L, K  X
* ^$ S, y% y4 b' ]& x* z在 他 未 移 民 前 , 他 想 搬 家 。 我 看 过 一 个 半 山 顶 楼 好 盘 , 三 百 六 十 度 山 海 景 , 价 钱 当 然 很 贵 。 我 带 张 国 荣 去 看 , 看 完 後 他 对 我 说 : 「 你 太 看 得 起 我 了 。 」 即 是 他 负 担 不 起 。 他 不 会 弹 这 弹 那 以 求 过 关 的 。  
5 x9 ]% R) z/ `/ S+ m那 时 他 家 住 浅 水 湾 , 他 带 我 们 到 他 睡 房 , 自 己 很 陶 醉 地 说 : 「 每 晚 睡 觉 , 我 便 听 我 自 己 这 几 首 歌 。 」 跟 他 播 了 , 问 我 们 : 「 是 不 是 很 性 感 啊 ? 是 呀 , 对 不 对 ? 」  ) }+ H9 C9 ~/ g* c
一 九 八 六 年 , 《 英 雄 本 色 》 上 映 午 夜 场 。 那 时 的 戏 院 还 很 大 。 我 们 自 己 人 多 半 坐 在 楼 上 , 买 票 的 观 众 全 坐 在 楼 下 。 午 夜 场 是 测 试 观 众 反 应 的 最 好 方 法 。  5 G* V8 l- i" a3 j
( d' Q- B7 @' x  O
狄 龙 演 张 国 荣 的 兄 长 , 虽 然 本 身 是 黑 社 会 大 哥 , 但 很 欣 慰 弟 弟 做 了 警 察 帮 办 , 兄 弟 两 一 反 一 正 。 主 角 周 润 发 则 是 狄 龙 旗 下 的 人 。  
; H/ b7 k. O4 S8 v8 Z2 l9 `/ v9 V. F, S张 国 荣 就 坐 在 我 旁 边 , 他 说 : 「 要 死 了 , 观 众 那 麼 喜 欢 发 仔 , 而 我 却 是 个 要 抓 发 仔 和 我 哥 哥 的 警 察 , 一 定 不 讨 好 。 」  
9 M' Z* d/ E0 s$ g但 每 见 到 自 己 出 场 他 便 开 心 地 拍 手 。 我 问 他 : 「 怎 麼 你 一 看 见 自 己 便 拍 手 ? 」 他 天 真 地 说 : 「 我 不 先 拍 谁 拍 ? 我 得 带 动 观 众 拍 手 的 。 」 果 然 , 观 众 听 见 楼 上 有 掌 声 便 掌 声 雷 动 。  6 m+ G9 r! L8 j
《 英 雄 本 色 》 马 上 成 为 了 票 房 冠 军 。 更 重 要 的 是 : 《 英 雄 本 色 》 成 为 了 香 港 电 影 的 代 表 之 作 和 经 典 之 作 , 引 起 了 荷 李 活 的 注 意 。  
7 y6 T- C9 l$ Q( q& ?- e  w9 l《 英 雄 本 色 Ⅱ 》 , 张 国 荣 的 戏 重 多 了 , 他 像 中 彩 地 道 : 「 这 回 有 人 同 情 我 了 。 看 我 演 得 多 好 ! 我 的 妻 子 怀 孕 生 子 时 , 我 中 枪 身 亡 了 。 」 这 样 真 的 人 , 在 张 国 荣 逝 去 後 已 经 绝 种 了 。  ; E) D8 }( Y& t3 B! M& T
他 很 为 他 人 设 想 的 。 有 一 回 一 个 朋 友 生 日 , 没 请 梅 艳 芳 , 阿 梅 不 服 气 , 在 晚 餐 後 杀 到 现 身 。 一 进 来 便 哭 。 张 学 友 已 经 大 而 化 之 , 没 介 入 事 件 之 中 。 各 人 都 知 道 阿 梅 是 取 闹 来 的 了 , 没 人 纵 容 她 , 只 有 张 国 荣 拥 她 入 怀 , 让 她 的 眼 泪 流 在 他 的 新 皮 外 套 上 , 化 妆 品 混 泪 水 , 湿 了 半 边 , 大 概 得 报 销 了 。  
9 A* t9 l+ @8 v* k怪 不 得 在 张 国 荣 的 丧 礼 中 , 阿 梅 哭 个 肝 肠 寸 断 。  9 H6 c) u( o4 O( v
都 走 了 , 都 走 了 。 水 仙 , 你 好 吗 ? 好 ? 那 麼 , 别 再 下 来 了 。   
# p+ m: a7 D' [林燕妮  # ~$ N% \6 A* A* l0 k

  Z  j5 i1 y# l" [2 z4 F+ _$ N
* t5 X+ C( [1 B* ]* v" X% T
4 g5 f/ M  b  i% q  _5 K4 C& L+ R) F
) J& q9 ], k1 B! |3 ^0 H
------- 以下内容由 天是红河岸 在 2006年12月08日 06:47pm 添加 -------
* L& G6 @! \0 A7 Q
) L6 k* @6 ]2 e* D' N2006.12.7《苹果日报》
5 ]/ X+ D5 ~* J* D8 c- T0 d6 V
发表于 2006-12-8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林燕妮笔下的哥哥

哥哥,就是这样一个真的人.$ x/ t5 U9 w9 y2 O* G
或许在这个社会上,太真就会受到许多的伤害0 N3 H/ j% ~/ T  {$ @% S
但,哥哥做回了自己8 {( H/ E, ?# u8 n
水仙,就是不染凡间淤泥的, P$ @- [; f1 D- i* X& ^9 T
我总是说,越了解他就会越爱他
发表于 2006-12-8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林燕妮笔下的哥哥

但 每 见 到 自 己 出 场 他 便 开 心 地 拍 手 。 我 问 他 : 「 怎 麼 你 一 看 见 自 己 便 拍 手 ? 」 他 天 真 地 说 : 「 我 不 先 拍 谁 拍 ? 我 得 带 动 观 众 拍 手 的 。 」 果 然 , 观 众 听 见 楼 上 有 掌 声 便 掌 声 雷 动 。  
+ \4 m( e9 d3 n/ B( E《 英 雄 本 色 Ⅱ 》 , 张 国 荣 的 戏 重 多 了 , 他 像 中 彩 地 道 : 「 这 回 有 人 同 情 我 了 。 看 我 演 得 多 好 ! 我 的 妻 子 怀 孕 生 子 时 , 我 中 枪 身 亡 了 。 」
. E& T* t. ^: s+ G0 I哥哥真的好可爱呀!% M* R8 ]: M8 q9 [4 K3 }, [

+ I( D; T, x# H) c1 b4 Y
& O3 w: @3 S* @8 F" s哥哥啊,你可知道我有多么想你,走了,你走了……& y  s7 _2 N: B# E# e# `! l
夜,天花板有段戏,总关不上心里的放映机
; J3 b  W) A6 X# ~  C  b, ?6 a) j色彩徒然的绽放,一如我的心……绝望的颤动……2 v) b2 I; S: k" n1 X/ H. |% k' d
终于……你自由了……只剩下我们面对残酷的世界……7 m, i0 c* s& ?  C4 W$ C
发表于 2006-12-9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林燕妮笔下的哥哥

各 人 都 知 道 阿 梅 是 取 闹 来 的 了 , 没 人 纵 容 她 , 只 有 张 国 荣 拥 她 入 怀 , 让 她 的 眼 泪 流 在 他 的 新 皮 外 套 上 , 化 妆 品 混 泪 水 , 湿 了 半 边 , 大 概 得 报 销 了 。  . s0 A7 Z3 u6 }3 K4 y4 X' D
怪 不 得 在 张 国 荣 的 丧 礼 中 , 阿 梅 哭 个 肝 肠 寸 断 。  6 }1 ?7 Z. l/ C6 F2 E9 e: ]
亲爱的哥哥总是那么体贴。' p8 d$ d$ ~' c6 g. B' m
哥哥,想你是一个既甜美又心痛的过程
; g% T! x0 ^& o但是即便等到有一天我老得连自己的年纪都已经忘记的时候,我还是会记得你的每一首歌、每一部电影、每一个微笑。。。。。。
发表于 2006-12-10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林燕妮笔下的哥哥

真的 荣腔别树一帜
发表于 2006-12-25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林燕妮笔下的哥哥

心里有些伤感正想哭,忽又看到哥哥的率真可爱之处,又想笑,8 T( o8 n: {% O! j
真的想你,亲爱的哥哥。。。
发表于 2006-12-27 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林燕妮笔下的哥哥

不 是 我 不 懂 一 切 江 湖 伎 俩 , 但 人 生 苦 短 , 我 没 时 间 说 谎 。 正 因 如 此 , 我 很 喜 欢 张 国 荣 。  , E( \' _/ l" I2 q# y, L
赞!我不说谎,要么不说,说就说真的!
8 ?* x. H% s9 F5 e5 r% X% J0 |
: O) T0 K! ]5 O2 t2 Y
  _5 `! ?6 O$ O. t- v+ N/ t# y------- 以下内容由 衣衣 在 2006年12月27日 10:08pm 添加 -------( Q3 b; i. Q! w) m0 `2 r

& T8 e: |3 b9 j( z$ f6 _/ D哥哥,我愈发爱你!
发表于 2008-11-12 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他需要人关心的时候无人陪伴身边,不然,现在,至少应该还在我们身边。。
发表于 2008-11-23 03: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又使我们了解到了哥哥现实生活中的几个片段。哥哥待人接物真的很坦诚,很细心;跟哥哥这样性格的好人相处肯定会使人觉得很高兴。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无双
9 K0 h% r0 W5 J) [( I
$ I, V: Q. e7 r7 {( J# ]# ]7 p2 j  钟景辉生日宴那夜,我刚好坐在黎小田旁边。他曾在「华星」十年,谈起哥哥张国荣和Danny陈百强,小田喟然道:「这两个,天下无双,再没有的了。」 : T7 t/ T7 i+ s$ a0 }: e$ j" t
6 m/ Y  A: M/ b" T. g
  问他:「为什麼?」小田说:「贵气,他们的贵气,如今往哪里找?」哥哥和Danny,令我脑海中浮现了《红楼梦》的一帧画面。秦可卿葬礼,贾宝玉出来迎接年纪相若的北静王,那种排场,那种贵气,是续写后四十回的高鹗所写不出来的。
) O( Z9 W6 l# h4 S( n
6 K7 m2 Q/ v% W! A  宝玉见到北静王端仪尊秀,二人一看便互相欣赏。我想,贾宝玉应是张国荣,北静王应是陈百强。他们两个年龄相若,亦曾经是好朋友,事业上此起彼落,彼起此落的,不幸地亦都太早走了。
* G, q1 V) x- o; r/ v" O% f: p4 n: r# A8 C5 l4 \# f
  问小田:「哪一个唱得比较好?」小田是音乐世家,他说:「张国荣够气一点。」我说:「Danny不练歌,所以气没那麼好?」小田说:「但Danny会作曲,他的旋律都很简单,容易记得,他不会编曲而已。」一时间脑袋里盘回 很多Danny的歌,一个字一个字的唱得很清楚,有如小孩子般在要求:「你要告诉我我唱得好。」Danny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 ! F1 Y4 U- V6 U2 j

! n- M+ b; k: m  陈百强所唱过的歌,无可能由别人再唱,有些歌词是土气的,但一经他的口,出来便是矜贵。小田说:「这就是贵气,而且他是用西方流行曲的方法去唱粤语流行曲的。」
; g- \0 V! k5 o& j& T
$ t8 S) o3 h5 R3 u# E  Danny和哥哥都很洋气,衣著含蓄而一丝不苟,不会给人满身名牌乱晒笼的俗气感觉。那与他们的性格有关,他们两个都很纯真,你们不要忽略。没有那份真,就没有那种富贵不能移的清贵。 / I* T4 l* o" E& H* {. |2 ]

  V+ H$ F! [6 Y  哥哥不会拍马屁,见高拜见低踩,他是爱其所爱恶其所恶的,不过他大量,不小器。有一年我生日,请了一些朋友来,不知怎的多了一个不速之客,不速之客还要跟哥哥拍帧二人合照。 . v% V0 \, X# U- {

& H% a3 ^3 T+ V/ a  g0 c& x  事后哥哥跟我说:「我最恼那个人,他在报上批评我的登台服装,要不是看在你份上,我早已走了。亏得他,骂完我还好意思要求跟我合照。」事实上,我也觉得那个设计师的设计未够班次弹张国荣的衣 ,他就是多嘴。 5 @. c: x! p& W2 m/ f3 W4 |
# B; P  q' |) x* K2 ~  {5 X; u( ?
  哥哥很可爱的,有一回跟他在半岛饮下午茶,他像报喜讯地跟我说:「乜乜说你是他一生最爱的人啊。」我一听那名字便心头火起,窒哥哥一句:「只有你才相信他!」那哥哥便很没瘾地改谈别的话题。回想,我不应那样窒他,他是带著一片好心说的。 0 R, ?2 d0 ~; R+ I5 D+ Q

& d5 A8 k7 v9 L! f0 b0 U  Danny是我多年朋友,看著他冒起,看著他逝去。Danny对自己老是不够信心,还没足二十岁便红了,却老是担心:「我是割禾青。」我不明白割禾青是什麼意思,他说:「即是禾青每长到一个高度,便让人割回原型。」他的忧虑使到他没有好好地享受大红的时期,他的内心,总有很多愁。
0 X/ _* S: i( }; F: f+ C! @5 f' n  \4 h& p
  Danny非常敏感,亦非常任性。感情上人家接受追求的时候他不理人家,隔了两三年人家心有所属了,他又追悔莫及。
2 d+ t+ c3 U) j# a
: \7 T0 T% f/ G1 X; o- h  有一顿饭,Danny坐在长桌的一端,那个人刚好坐在我身旁。我悄悄向Danny说:「我跟你调个位置好吗?」他睹气地说:「不要。」没多久他便离席而去了。 ) I# n' \/ w+ ^6 \) w
  他的情绪非常不稳定,他常常认为没有人love他的。对他好,得画公仔画出肠,对他说:「Danny,ILoveyou。」那当然是友爱,我说的时候当年的男朋友(他不认识的)刚好在场,几乎闹出个「你到底爱谁?」的风波。 - }1 a# \2 c, w# g" s7 c

) ^% T9 @  w) l  我爱Danny,我爱哥哥,你们都继续爱他们吧,他们现在在远离红尘的天上很快乐的。 + C9 \- O5 E$ b

% L# |/ p4 H: l3 M1 o3 L  地球有憾,失去了这一生一代一双人。
; P( S" k9 z! Z1 E: R; ]——2008.4.3 《壹周刊 》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国荣总是在梦里醒着
+ C% P4 t2 o% u* W* R8 S* e8 l# o0 g% @
认识一个人愈久,便对他愈苛求,你会要求他上进,同时又会要求他名成利就之后,不可以减少他对你的人情味,不可以拿架子,不可以虚伪,既要他有巨星的风采,也要他保持天真自然,张国荣可称的上是寥寥可数的及格者,他今天可以潇洒如清风,来去自如,让你有种纯任天性,几近自然的舒畅,秀美的脸孔笑傲流光。  
" `# |% @2 F, U4 F' W5 C4 l4 }$ l9 L# `9 b+ g6 m
旧山顶餐厅是他自己选择的拍照地点,他指着树影婆娑后面的混凝土庞然建筑物说:“我不属于那些地方的,我是属于这种地方的,所以我搬去了加多利山……”张国荣几乎没将自己所住的街道和屋子号码公诸于世,他就是这样的坦荡荡。  
4 e9 Q0 q( a; v9 q. }% p3 r4 u0 Q" c, `  F' S1 q. V  a
“这些年来,无论成功与失败,我都是说老实话的,我从不害人。这种性格让我尝过不少苦头。”张国荣笑着说。不过,我想他如今能活得如此挥洒自如,所走的正是一步一步地由他的赤子之心所铺成的大道,这点也许是他未曾想过的。  5 N/ _4 q1 I$ R5 G
- z  @! a- Y3 U6 J5 P
哥哥灯下悄拭泪    M# l9 }1 @3 o! K8 B4 t2 U
$ a! e. d  z7 F. G4 l
张国荣总是很逗的,记得他在熬了八年仍未红得起来时,最伤他心的是登台演唱,摘下帽子仍到台下,本以为观众会争着去抢,料不到反而被观众一面嘘一面把帽子仍回台上,其瘀无比。TVB颁十大金曲奖,叫他坐在前排,他便戆戆的坐定了,咦,为什么从头到尾坐在第一排的歌星都有奖,单是他没有,电视机前有多少观众在看着,多难受啊?事后他们一群人去吃宵夜,坐中有刚拿了奖的大哥大罗文,不用说是谈笑风生,得意非凡,突然他们发觉坐在圆桌灯光暗淡的一角的张国荣,正在悄悄地用不知是台布还是餐巾默默拭  
3 u2 x! }  I2 F! }- I3 X* Q  Y+ }* H" _+ `

4 ?0 i, c0 |/ ^, @; r4 ?2 T泪,大家都说:“别哭了,明年你便红了。”果然,不久的一 首《风继续吹》,张国荣红了,自此不再回头。那回给人印象很深,他没有酸溜溜地跑掉,也没有大嚷委屈要人注意,只是悲从中来,想流泪便自己静静的流泪,完全没有骚扰别人,完全没给人扫兴,他很有个人承受力。  " w& [* F& w6 _. k  y, x7 J
% c  m/ L* F. W, f
说他逗,真的是很逗,拍《英雄本色》时他已经在歌坛相当红了,却老老实实地说:“死啦,我的角色不讨好啊,人人都要周润发生,我却偏是演个要捉他的警察!”但在午夜场时他一样兴高采烈,看到自己出场时便首先自己拍手:“我演得蛮好,是不是?”  & X5 M" h( u: b: ]% X9 F. |

) C& L0 G4 L/ [1 Z' W2 a. c9 m和小报斗争到底  4 _9 {2 D0 P1 w
2 c, d( \1 e+ @; z2 s" Z7 l: _
话题一跳,跳到《春光乍泻》。“我跟王家卫合作是电影中一个很奇妙的旅程,Theres so much love and hate in it。拍完戏后没联络,通常拍完戏后演员都会跟导演联络的。”张国荣说:“很多人quote过我说‘以后不跟王家卫合作’,那么碰上面大家都有点尴尬了。不过我记得在《阿飞正传》里有句王家卫对白我要quote他:‘我会永远记得’”,他笑着:“不过聪明如他,聪明如我,大家都会保留着过去的working experience的。”直言如故,多了一份成熟,开始懂得不害人之余也别害自己了。  
4 y: C- }+ |: A0 b$ Z8 w! z; y" N" ?
张国荣和狗仔队的一些冲突间而有之,他像宣言般说:“我与《苹果》势不两立,you cant put words in my mouth。This is my life。How dare you judge me!(你不可以塞话进我嘴里。这生命是我的。你斗敢批判我!)一小撮人断章取义的批评,阻碍了我们艺人和香港人进步。”果然敢言敢语。  ( s7 Z* l- n6 `
& S+ t4 p. c. J
虽说名人应是“食得咸鱼抵得渴”,但张国荣心知肚明,百分之一百的曝光是不理智的,他深明“含蓄”之理。他晓得若把100全爆了出来,大众反而不要,大众仍需要有他们没知道的秘密,他们的窥密欲才能继续下去。  8 l0 I0 f* Y! W. M5 x5 L4 m
: s3 h* j* M2 m* R) t
大惊小怪的只是些保守的人  
3 B6 R+ S# @6 b% q
  M' ?  O0 O: T“观众很聪明的,他们知道哪一句话是我的衷心之言。”他说。  1 M" k, g1 G% y7 a5 `0 G! N9 \3 R  Y
- e& h6 i5 s/ H* i  U
“有人说‘要是张国荣当年不退出,哪里有四大天王’!”我笑着说。他马上指着我:“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好啊,就当是树上的鸟儿说的。  0 m, z- Q, [* T) b6 W# X) R
/ W0 E& r4 q; _5 I& s3 n6 X4 q
“我很喜欢你那热情演唱会。”我说。  
  M& s! r; |- j% h, p0 o% \( n# A/ I  P+ ~
“别告诉我是因为你喜欢Jean Paul Gaultier 的衣服!”张国荣立刻有反应。  
' q$ ]  A+ `1 o1 E5 G! r: H9 F' N- {% d3 Z
那当然不是,JPG的衣服已穿了多年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大惊小怪的是一些保守的人,更有甚者,一些见识不够的时装设计师,他们不了解舞台衣着和时装的分别么?  - A9 p# Q9 T; Q0 s
8 P+ w( T  O& }
“那谢幕的红丝绒大衣,你以为很容易穿得起吗?”张国荣做了个宫廷式的有型鞠躬姿势:“穿上了而动作不好看便难看啦。”  6 }0 ?( q+ R0 @9 V9 a
. M/ z6 W6 h9 t) y) X" P
我知道JPG为张国荣设计的Passion Tour衣服是描述一个天使降下凡尘,变成个美少年,然后渐渐成熟。其中有的是当季时装,也有特别设计的舞台服。  ' K8 w* x7 A- W$ O4 n- D3 O/ M
; s1 s* W! R2 Z6 m  w! ~
“怎么流行曲界这么老土,顶多替歌星化个新妆,穿几件相当保守的衣服,拍戏和演古典歌剧比Pop Concert还大胆呢,什么都可以穿,什么妆都可以化。”我说。张国荣答道:“人们认为Pop singer只可以唱唱跳跳,穿著最容易接受的衣服。电影和古装片不同,想象空间比较大,我在《东邪西毒》里都是长头发穿裙子长胡子的,有人那时说我扮女人?在演唱会里我穿裙子便意见多多,你几时见过有胡子的女人啊?”  
( x' \) \+ _( K% U+ [+ Q* s9 T6 |- ~( Z% N/ X, u
Pop Concert这种前卫又非前卫的东西,可以发展的空间多着呢。张国荣说:“我觉得艺人做到最高境界是可以男女两个性别同在一个人身上的。”不反对,艺术本身是没有性别的。  - T) g5 z; L1 B# ?6 A& i
: ^6 O0 E8 ?, T0 C7 ?- U& I+ W
静了一阵子,他说:“我突发奇想,出名的艺人,可能都是犯了天条的神仙,被贬下凡间,不过仍有受欣赏的优点,所以便让人崇拜一下,让他们收一下花吧。”他还想起了《仙子传》的三代芭蕾舞大师:Nijinsky (尼真斯基),花一样的美男子,在《玫瑰幻影》中穿窗而入;Nurijev(雷里耶夫),他的热烈和震撼;Barishrikov(巴里斯尼可夫),他的精致准确的美感;还有男高音Pavaroti(帕瓦罗蒂)。他观察他们的台风,说了一堆令我惊诧的名字,张国荣真的没让我失望。  0 b7 _& Q1 C( u/ M; V5 G% f

, d- A$ A& a( {1 \3 u. F0 Z和阿梅都有好大ego?  6 z; _* }1 L" T* i' ?! F
5 W8 n6 w" S, l! A5 Z4 k/ ]
没有巨星便没有fans,没有fans便没有更巨的星,这是一个循环。“你一定得和你的fans沟通。”张国荣说:“不然fans会觉得你没有血肉。平日我没怎么见他们,但当做show上TV等等时,我应该让他们多感受到我现在的情形和心态。我不是八面玲珑的人,不晓得他那句是真那句是假,我仍有赤子之心,反正轮回不知道下世会是什么,很悲哀,那不如今世多给人些快乐,观自在观音,fantastic name , Welcome to the World of Leslie Cheung!”  
+ {7 i4 L# R1 {2 F5 q9 a8 Z3 d, D6 j( L* G( f
演musical吗?听说梅艳芳和你要搞个《胭脂扣》歌舞剧。“那得等阿梅ready才行,我想在艺术中心演,她想在红馆演,红馆那么大,要是她想在红馆演,那不如开演唱会算啦,也许我也未ready,舞台有好多种,音乐剧的舞台跟演唱会的舞台完全不同,我在红馆已做过百场演唱会了,但我不可以当自己是音乐剧的professional。”  
* w4 b) ?2 `2 ?8 E3 G* N; c1 F
! `+ X6 Y, w* ^/ h7 P张国荣很钦佩任、白的敬业精神:“特别是仙姐那种对艺术的热诚,一九六几年拍《李后主》,花了几千万,哇,那时买楼可以买几条街了!”听张国荣说广东话,有种非香港式的特别咬字味道,那是“西关音”,最标准的广州西关大少腔调。英语他也说得很好,问内地的DJ,访问香港歌影星,谁的国语说得最好?他们都说是张国荣。“你的语言天分很好。”“也只不过是广州话、国语和英语三种而已。”张国荣谦虚起来。他最喜欢的评价,是《Time》(时代杂志)誉他的Passion Tour为“Top in Passion and Fashion”,和日本《朝日新闻》誉他为天生表演者。  
: y" w. }9 \0 D5 Y# r5 w
( w) K  K' N% P还有一个欲罢不能的故事——浪漫。问他:“你浪漫还是你的好朋友浪漫?”“当然是我啦!”比方说,朋友生日,他已经送上生日礼物了,完事了吧?不,他把朋友拉到机场,朋友以为是接机,原来却是上机,他早已买好机票跟朋友旅行去了,多大的惊喜啊。Welcome to the World of Leslie Cheung!  
9 P1 g; {+ E/ f$ S
. v+ E6 d; @; b' C: @8 R4 DP.S. 张国荣:“Im tempted to be invited as a director。”  
9 t3 l. d! v6 R' d5 S1 @3 o, z: {2 p0 @% z8 o  K
# L7 v" x# A4 o/ E
  # _+ m0 D4 K% u6 {4 K7 ^4 C5 S
; e* G$ o! R% M. P8 {
原文2001发表于明报周刊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Leslie——林燕妮 . a0 m6 z" ^  C( ?) }7 b  e

1 W0 m% S1 p$ F) q9 Q8 V从开始便叫张国荣做 Leslie,他未走红时的名字,如今人家叫他作「哥哥」,但他的英文名字仍是Leslie,有如他的性格,从始至终都是那麼的真,如果你是他的真正朋友,你才会知道他真的是那麼好。  & M# r5 G# p* G5 x. ~  d. W
0 I! G7 Z# q& H
想起他初出道时的八年挣扎,他都乐观地熬过去了,少年的他,受了屈辱,会悄悄地流泪,去年才问他,为甚麼不放声哭出来,他说:『不想骚扰别人。』很多的不公平,他承受了,他有他的坚毅,但总留下点点内伤。  
9 k2 g9 s% H) I* |# f
7 u; Y4 e' j  x7 {$ h; [7 o四月一日刚进家门,便接到好友连声音都变了的慌惶电话:『哥哥从二十四楼跳了下去,你问问是不是送了去玛丽医院。』问到了的时候,Leslie的确是在玛丽医院,但是生命已告终结。  1 A) e& X, B; |) A8 [% W

! g% @; K+ F5 t# g7 b( a很多人奇怪一个这麼乐观俊美的人会选择跳楼,但却忘了乐观的人也会受伤的。他不再喜欢这个世界了,近半年来他变得很忧郁,也许「死」这个字在他脑海中已出现过很多次,即使他红到叱吒歌影两坛,却老是有人挑剔他,在成功之中他还是受伤的;甚至,四月二日的报章报道,仍在捏造他的故事,那末,你明白了吧?  
$ |0 |1 @2 |' @/ K2 p' G1 d* ^( ^$ n
真真正正地去爱有甚麼错?光明正大地承认自己所爱的人有甚麼错?多少艺人在说谎,在否认自己的爱人,只为了保持影迷的占有欲?Leslie不在乎,他不会否认他所爱的人。每次在艺术上的突破,都有不知所谓的人在挑剔。凭甚麼?无知,古板?妒忌?Leslie是屹立不倒的,但却付出了生命。  
, u0 @+ X3 D0 k0 s, |* Z2 }$ z: i
4 C, o2 r& A+ l. l林燕妮  
/ i* \2 L3 J2 F$ w7 B
6 Q" z) D8 E- ~$ u  n新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2007林燕妮访问陈淑芬谈及张国荣 1 }% k9 {. N2 V% L" Q; G8 r

- Q, ]7 C( U6 `6 U" X  [2007-05-13  来源:南方都市报 c11版  : J( m6 S1 n! O1 w7 o8 t& O9 H

* j, \. z; G' z7 m3 n4 B  今期主持:林燕妮  & f$ G) u6 N! ]# f, o5 Y% u
2 @# r# {6 l8 I% S& @
  林燕妮:十七岁负笈美国加州伯克莱大学,取得遗传学学士学位。其后于香港大学考取中国古典文学硕士,可谓文理皆精。足迹踏遍世界,视野广阔。迄今出版小说及散文集六十余种。曾获得“香港第二届艺术家联盟”最佳作者奖。  
5 X3 m. D1 [% k- N8 y" ?5 H3 H3 j5 P3 t9 y3 Z
  今期嘉宾:陈淑芬  
9 R7 U% h' n5 K. w" U6 `2 y$ |5 p# a6 @8 ^5 t/ N9 y
〔节录描述张国荣的部份〕. P; u4 M& Y9 L- @
* [0 K  b& M  _* `% e
  陈淑芬:香港资深音乐制作人、艺人经理人,天星娱乐有限公司老总。1973年主管香港华星娱乐有限公司,1982年成立华星唱片部发掘了新人梅艳芳、吕方、杜德伟等人。其后陈淑芬独具慧眼,签了当时在丽的歌唱比赛中怀才不遇的张国荣。曾为香港著名艺人张国荣、梅艳芳、张学友、张智霖、陈松伶、周华健的经理人。  
" z2 \$ s( i3 \* @
# d2 q( R* N1 r) O' E  每次准备写陈淑芬,都像有人拉着我的袖子,写不动。可今天十分想写了,真奇怪。看一下日历,对了,刚好是清明扫墓时,是张国荣要我们纪念他。  ! O/ }, `) y: {/ O& Q2 |' }
$ F% ~& }3 l$ D# C# e9 D, x
  陈淑芬是张国荣生前的经理人和好朋友,自己拥有制作舞台剧和演唱会的公司,是行内八面玲珑而又颇具霸气的人物。  8 R& E; }  [# q1 x$ C
1 k; E! r2 _& k% g8 ?
  1 K# H) v3 a# {3 O
  陈淑芬出身富裕家庭,父亲做过保良局总理,那个她从不炫耀。她够勇气、够胆色,多年前制作张学友主演的舞台音乐剧《雪狼湖》,累得人也昏了,丈夫叫她别做了,但是她一定要做。  
/ ^! n' e% l& r2 r2 `. T
3 {+ H. X" J( R+ Z& L4 e  张国荣跟她的死亡约会,一来显出对她的信任,二来是相信她撑得住。要是个没那么强的,无论女性也好男性也好,张国荣都不会打电话叫去文华酒店门口,迎接他从大楼跳下来的惊心场面。别人遇上这种情况,早吓得神经错乱了。  
  a7 W7 ~3 F! i$ B9 m
9 V8 l* C" y, B1 X" _  问及此事,陈淑芬闻声色变。面上眸子里的泪虽然及时忍住不掉下来,但我发觉她脸上每一个细胞都不安地翻腾起来了,不像哭泣也不像惊慌,她低声地道:“别谈这个好吗?我认得那只飞脱的鞋子是他的。我并不太惊奇,我知道他迟早都会这样做的。他的确是有病,一年半了。”她没说是什么病,我亦不忍折磨她,何况张国荣是我的好朋友。  
& s" ]7 v7 f* E$ q0 j/ O, s' _  l, A8 t5 N3 M$ v# [
  以生托人自己都算看得到,以死托人自己是看不到的,必然找个性格极度可信的人。  3 z. u  m9 o9 t) I( ]) |2 O( ]% k- }" w
    
/ K# u. z( r; @1 k  张国荣
  n) [+ j% s6 S& Z7 U& [+ G5 j8 O& c4 t  X4 v' W
  华星时代,她是张国荣的经理人。张国荣是个很纯真、很新潮的人。每次开演唱会,陈淑芬都叫他:“多唱歌,少说话。”恐怕他一时坦诚,告诉观众他是同志来的。  , ]% Y3 A) S* p6 v. |) @
9 w) v4 g# Y, I& Z
  那时期的张国荣没有后来的老练,亦不大会说行走江湖的话。后来熟练了,他仍是不说江湖卖艺话的,他已懂得如何控制整个场面,爱说什么便说什么。坚持真的张国荣,始终要人知道他所爱的人是谁,而且表现得很高贵。张国荣是个没有人忍心伤害的人。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林燕妮访梁家辉谈到张国荣那么天真
. l8 K1 W" {# d" b( ~. \( h" A' V" |
; O+ V1 P$ z% H8 Z6 e; t------------------------------------截取哥哥部分 : y& _6 I* Y4 B8 H2 P( d# A) a+ B! s9 w

" q8 ~( B2 r0 Z$ d4 l/ c张国荣那么天真,郭富城是个简单的人;  ) q) ^8 e& L0 K1 @
, Z. H/ ]# t- c+ }
  不喜欢王家卫,陈凯歌纯真点,张艺谋聪明点。  
: x9 i* O7 H& F4 u' X. H
, o! d) r  m' _- T% r* ~( l: u  拍电影,他跟已故的张国荣合作过六次。起初张国荣认为我很假,后来他跟我的外父打球打得多了,便说:“我真料不到原来你是这样的。”  
/ O3 [0 m! L8 J" B0 t
, S+ u: ~& O1 }4 ^# L! c) Y  家辉怀念张国荣:“他那么多才多艺,在圈中那么久仍然那么天真。他很小器的,不过生气不会久。他这人七情上脸,拍《霸王别姬》时他投入得吓坏张丰毅,张国荣把电影中‘姬‘之爱全放到‘霸王’身上了。”  6 F* Y4 T: t5 X2 [' o/ ]

" [7 v5 ?: `3 [) j. L  谈起张国荣之纯,家辉直言他不喜欢王家卫。他觉得王家卫利用张国荣。“他利用张国荣去哄梁朝伟拍《春光乍泄》。他们在阿根廷等了那么久,因为伟仔未能调整好心态去演同志。”  7 c% d# ^; t8 o$ {" Q" t
9 L5 a$ X4 t- z' m1 _! s( N4 g# A& d; t
  谈起导演,我说我对张艺谋及陈凯歌近年两部“打进西方”的“大片”相当失望。家辉说:“他们互斗,都想外国人看。《英雄》就当是张艺谋的学生习作吧,本来可以更好的。张艺谋聪明点,懂得讨好观众,不过讨好之中却显出他的笨拙。”  
; e' `9 u% Z" V: O/ E/ Z$ u; S; y1 Q) ]# O6 q3 s
  “陈凯歌要比张艺谋纯真点,他的《霸王别姬》拍得那么好,他没有利用张国荣。”张国荣很喜欢那部戏,他的语言天分亦高,一口顺溜的普通话和英语,我都很怀念这位纯真的好朋友。其实我不用访问他也可以好好地写他一篇。认识他太久了,他初出道时没家辉那么风光,足足让人嘘了八年。看着他悄悄流泪、悄悄拭泪,直熬到歌、影俱红极一时,便自己结束他那美丽的生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客户端|小黑屋|Archiver|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荣光无限|沪ICP备09096540号-1

© 2002-2019 荣光无限 - 张国荣歌影迷网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