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光无限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新浪微博登陆

搜索
热搜: 邀请 充值 邮箱
查看: 23583|回复: 89
收起左侧

李碧华笔下的哥哥(回帖整理添加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2-28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同道中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融入哥迷大家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声明:本帖收集的文字及图片资料转载请注明荣光无限论坛影视赏析版. k0 u' ?/ w, d5 d- D+ l
9 q: M: ^. {1 p
2005102815842726_1135771043.jpg
$ K9 J# W7 a3 e; m( J3 r

0 G; _0 L+ A, \: C7 [: B哥哥与李碧华的缘分,有《霸王别姬》的程蝶衣,《胭脂扣》的十二少。, y2 {0 W& A; J) s. Z: i6 k; E$ \' B
李碧华对哥哥的欣赏,也体现在她写过的许多文字之中。* B: _- _5 M5 K/ S- J; W  F
本帖做一个归纳,并在回帖中保持更新,欢迎大家的补充。

3 v7 {" o; l; h3 n! v* Z9 {# H一些李碧华的资料,详见
& C4 J5 f. e7 i* l8 N2 ~* u《胭脂扣》原著小说
( N4 ~- Q( ?) W0 P; _( ?《霸王别姬》原著小说   
) o2 V* e3 u' H, G  T奇情李碧华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8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碧华笔下的哥哥

眉目如画--李碧华8 |, Y1 q& [+ R4 _- A  P" S
有一天,在报上看到倪匡先生写张国荣先生,说他「眉目如画」。  7 y. G0 u5 p9 p3 G% J
倪先生很慷慨,在他笔下人人都被赞枣无一幸免。不过男人赞男人用到「眉目如画」,旁观者看了又看,倒觉这是一个最贴切的形容词。第一,没什么人动用过这四个字;第二,也不见有谁担当得起过。这回真是赞得好。选用的插图马上便加以印证,果真眉目如画。工笔仕女图。由色相说到歌,老实说,他的歌我大部分都没啥印象,最好的,不管你们是否同意,本人首选《侬本多情》:  : T  g  p6 t+ `6 e
「情爱,就好像一串梦。梦醒了一切亦空。或者,是我天生多情,方给爱情戏弄。同你,在追逐一个梦,梦境消失岁月中。惟有,在爱中苏醒时,方知爱情非自控。……」  ' a3 R2 ]$ I* F- D! J9 W
比起近期那批新歌,更觉它情辞并茂,唱来款款情深。我不是他的歌迷——我只是固执地迷一首歌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8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碧华笔下的哥哥

不乾的酒 -- 李碧华
! ?) k1 M( u6 r" a% |有一场戏,是醇酒美人。花客们都举杯与那红牌阿姑一乾,镜头对准了女主角,她惟有乾了。虽然是茶,但每回仰首而尽,五六回之後,也真难受。  2 s; E4 m. `3 u/ x! {6 U" s
而一桌的演员呢,有喝了的,有喝一两口的,也有沾沾唇而已。  
* H, C# X+ Q# I5 ]- o" R$ E/ x不知在第几回了,我留意到男主角总是把那道具酒也乾了,然後意乱情迷。当导演一喊咳,他便把口中的酒,回吐於酒杯中。下一回,又换一杯,重新意乱情迷。轮回一样。其实每当拍到饮食场面的戏时,除了新丁,谁都不会来真个的。这番却特别的感觉到了,主要因为他的「姿态」,他若无其事,不动声色,乘人不觉,淡漠做了。一秒钟之前,他还要以为这真是世上最好的酒最好的人。  
# d1 d1 h6 i4 Y* ?" r/ \4 }! O——戏还是戏,未了便悄悄的抽身退出,戏只是戏。虚幻的,像假的醇酒,惟在道具中打转,不可能留於胃内反刍。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8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碧华笔下的哥哥

难以团圆 -- 李碧华
" q: Y8 G, Y- }  l1 j" b7 K2 T金马奖赛事与我个人无关——因为我不是自由总会的会员。只是懒,也不打算作些类似悔过的行动。他们说:「如果不入会就不可以参赛,电影和海报上也不能出你的名字。」基於世上有这样的「规距」,所以答曰:「算了,我弃权。」逍遥法外。  6 @9 X5 s+ v4 P8 f$ W9 N) x
只想好好做完一件工程便了。不过,这场赛事与我的TEAM(队伍)有关。见他们得到各项提名,实在开心——至於能否得奖,谁知道呢?一直相信,任何事,大小的事,冥冥中自有定数,经营不来,只好各安天命。  
) A0 P2 R3 K& i% R3 c最耿耿於怀的,是男主角得不到提名。在名单正式公布的前一天,报上还有权威内幕消息,登了梅艳芳和张国荣的名字。一夜之间,就变了?因此失望得更厉害。我曾坚持到「如果不是她和他演,情愿这戏胎死腹中」的地步。但她提了名,他没有——戏内戏外,男女主角都难以团圆。为此有点惆怅。  
0 G' J8 Y/ c5 y% i/ p8 U. E/ f2 h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8 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碧华笔下的哥哥

醉生梦死---李碧华
6 @9 @4 c! f* {# x0 _' L两次轰烈的告别, 经历了生离与死别。  能同途遇上, 并能留住昨天美好的回忆, 巳是福气。 * M7 d$ Q: V' x, c; |) F7 ?
『也许生死之间也是个梦  无谓弄得懂』--- <梦死醉生>
! F. V! D5 y8 u- ~8 m

# I& A; b! }7 d+ Z$ W  m  A" t- { 2_1135771766.jpg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8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碧华笔下的哥哥

生不逢时 -- 李碧华
& v5 O7 M% D7 i7 a% \  当今之世,最生不逢时的艺人,要算是张国荣先生了。有句话:“既生瑜,何生亮?”——演戏,有发仔在的一天,他都要做阿二;唱歌,有阿伦在的一天,他就胜不出了。但张先生,只缘身在此山中,经常要向多事的询问者展示大方得体,不太在乎的轻松笑语。你们又不准他不高兴,真是残忍。  
5 y2 S- Z8 z3 E4 {' g- |5 t7 F因为我是一个局外人,所以觉得不公平。与他一点也不熟悉,不过总是自他眉宇间,感觉到那不欲公开的惆怅和忧郁。——如今的景况,在很多人来说,已是梦寐以求,不过对他仍然不公平。  6 w1 ^3 s: z) z4 ~# ]' f) }& o
  如果你知道我曾如何的欣赏过他的演技,便更明白决非跟红顶白。大概八年前,港台有剧集唤《岁月河山》,其中一辑,唤《我家的女人》,那个坚持找张国荣主演又说服他剪短头发的编剧仔便是我。是一个民初的浸猪笼故事,自省城学成回乡的二少爷恋上了父亲的小妾,那时最怕改名字,偶翻元曲,见到“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便给女的改为美好,男的唤景生。  “女人”赢得外国奖项,不过男主角没有红。数年后,港台开拍《霸王别姬》,程蝶衣首选是张国荣,他想了又想,想了又想,不肯演GAY,终于推了。又数年后,台湾要拍《玉卿嫂》,问过谁演庆生好?推荐了张,不过我人微言轻,不了了之。直到今日的《胭脂扣》……神推鬼恐意外地得到十二少。  
; M  ~- c: J" p- }+ k! X  工作态度一流,感情收放投入。夜班化个老妆拍戏每每需四小时,致有人怀疑那猥琐老头不是他。读者来信骂我何以他戏份少?  ' \/ H. S" V/ t1 H9 Q- l% E
  生不逢时,与奖无缘。让我为他讲这几句真话。
) P7 \+ i4 D7 J; L0 N

8 y' J: K9 D% a( K2 f" X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8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碧华笔下的哥哥

曲终人散 -- 李碧华
+ G0 W7 t: i, @8 y# C$ _7 J  张国荣先生的告别演唱会是我岁晚的“必然节目”。其实已改过两次期,都因为人回不来,长途电话知会吾友顺延7天,7天后又7天。——幸好他开33场。终于赶上最后一场。简直是甫放下行囊便扑飞。当然我并无他歌迷那么伟大,但不想错过。对一位艺人至为尊重的,是在场、欣赏、鼓掌,有点不舍。当他唱《风继续吹》时,泣不成声,大家都为他精致的一张脸感动。  
1 R# A' [% K1 U& x# w在当红的时分离去,观众和他自己都会难过,不过等到走下坡,渐渐“寂寞”,到时,则只剩下自己一人难过了。——这道理显浅,人人都懂,并不是人人那么潇洒做得到,当事人也许亦经过多番挣扎的到底聪明地比观众早走一点。还来个“封咪”的仪式。  % d& b8 W" Q3 u( P, n2 p
  工作中,神经绷紧。明早一觉醒来,哦,不用工作了,心情是舒畅而失落的,曲终人散时,体育馆外急雨苦寒,夜色甚是阑珊。——得到过他演十二少,照说也无遗憾吧。 3 b) i1 w+ O% ]& Q5 S; ~/ l) I
' s3 X& h6 N( w1 S4 q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8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碧华笔下的哥哥

街 头 -----李碧华 . y: V' B2 ]/ z$ z  p+ k6 T" r. W
「 妈 咪 , 我 很 累 呀 ! 走 啦 。 」 三 、 四 岁 的 小 女 孩 用 力 扯 母 亲 的 手 。  1 ]1 Q* y5 `6 k; t
「 看 完 才 走 。 BB 乖 , 这 是 妈 咪 最 锺 意 的 人 呀 。 」  1 L$ Q& S! P5 Z# q% i% `
小 女 孩 嘟 起 小 嘴 : 「 你 不 是 最 锺 意 爹 吗 ? 」  
! i9 J, n1 y9 `1 [1 N) e% {  Q母 亲 把 BB 抱 起 。 相 当 重 了 , 不 再 是 「 BB 」 , 母 女 二 人 便 在 路 人 围 观 的 街 头 , 共 度 了 一 段 缅 怀 的 辰 光 。 有 人 抱 , 她 不 再 扭 计 , 便 问 : 「 是 谁 呀 ? 」  
/ g, e: @  S" Y  z「 看 , 这 个 是 哥 哥 , 这 个 是 梅 姐 。 」  ; u$ K$ x1 |  O7 ?) o
铜 锣 湾 最 热 闹 的 街 道 , 多 间 店 铺 都 有 台 大 电 视 , 不 断 播 映 新 鲜 出 炉 货 品 以 招 徕 。 这 一 阵 当 然 是 阿 梅 的 VCD 了 。 有 很 多 版 本 , ○ 二 年 的 「 极 梦 幻 演 唱 会 」 , 收 录 两 首 与 哥 哥 合 唱 的 《 缘 份 》 和 《 芳 华 绝 代 》 。  / R8 u' s7 K! q) ?3 v% k4 T9 m
母 亲 一 定 是 超 级 fans 了 。 少 女 时 代 , 在 他 俩 的 歌 声 中 成 长 。 感 叹 和 欷 歔 都 是 二 手 的 , 并 无 当 事 人 沧 桑 。 平 凡 的 少 女 哪 有 传 奇 ? 遇 到 意 中 人 , 结 婚 生 子 , 供 书 教 学 柴 米 油 盐 。 而 那 娱 乐 过 满 足 过 她 的 巨 星 , 征 服 舞 台 征 服 人 心 名 利 双 收 , 却 敌 不 过 天 意 , 一 年 内 相 继 大 去 。 他 俩 向 往 的 , 也 许 是 平 凡 的 幸 福 吧 ?  9 Y5 I5 o* `/ h: C
「 好 了 看 完 了 。 BB , 我 们 回 家 煮 汤 圆 给 爹 吃 好 吗 ? 」  + r' M0 ]- s5 X6 w) n! g
「 我 要 芝 麻 馅 ! 」  % }" B8 c8 o# r; M$ V% d
- ^; S0 q( f8 K/ a# Y% }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8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碧华笔下的哥哥

血似胭脂染蝶衣3 C3 K2 a0 c, S9 |$ W- U
四月一日,我们从此再也笑不出的愚人节。  5 ?( ~. F1 j1 g! J: P: ]9 Z
四月五日,枉死城中骤添新鬼的清明节。  : X- i9 X. a1 N) b  |+ T8 h
四月八日,你化作一把火,一撮灰,你真正走了,永不回头。  + _# ^2 H' h  I* a& \5 J' \
希望你释放心灵,忘却尘世的烦恼和痛苦,找到自己的快乐。记得喝三杯孟婆茶,重新出发。虽然你的爱人、知己、亲朋好友、合作伙伴、为你倾情的fans ……甚至是任何一个欷歔的过路人,都舍不得你,但你这样干了,我们还有什么好说?  
6 Z2 r0 ~& P6 |3 N4 U7 _: y那一定不是你!  
2 o1 \6 Y1 d1 l7 R我不信。  & c+ n) s% d: d# w) ?8 N
你一向怕死、畏高、爱美、惜身、还经常做gym 、打球、打麻将、旅行、品红酒、享受人生。不能想象你选择了从廿四楼纵身往下一跃时,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绝- -  0 J8 J1 B' c0 r; \3 W
因为谁都知道后果是支离破碎肝脑涂地血肉飞溅……这天我特别痛恨在文华酒店门外,撞毁的铁栏下(你的身体竟硬生生把坚牢的金属拗曲了),一个陌生人,用凶猛的水柱把你遗留的一大滩血,连同洒落的红花,不消一阵,冲洗净尽。你随水而去,转瞬不见了。我痛恨他这个动作。穿一身好衣服,杏色西装,染满鲜血的你,又被一整块白布包裹,血渗出来,晕淡一如胭脂。为你苍白虚弱的一息,抹上最后浓妆。后来,你被一个长形的竹箩盖,由殓房送往殡仪馆。后来,你被放进度身订造无虚位极舒适的名贵棺木中。后来,你在烈火中大去。我见一些网站或文章报导,写「张国荣(已故)」,括号中两个笔划简单的字,令人黯然。  / \9 D  a, T+ j
一个人出生、成长、努力、挣扎向上、风靡群众、名成利就、喜怒哀乐爱恨交缠……经过四十多年的艰苦,亦算漫漫长路。把一切变成「往事」,只用了一星期,甚或一秒。人生风霜雨雪,少年子弟江湖老,红粉佳人白了头- - 你坚决「不许人见白头」,于是以后人人都老了丑了,心中你永远是个万人迷,传奇中只有凄厉媚艳与深情,没有岁月痕迹。  8 O- T  z0 T6 P9 q  n0 ]+ M
当香港危城饱受非典型肺炎肆虐的折腾,人人戴高密度纤维口罩上街,人人都重视生命,只有你潇洒作别。一个读者含泪来电邮,写:「俊秀多情的十二少走了,你们要好好照顾伤心断肠的如花啊!请你负责任。别让我担心!」梅艳芳说过:「哥哥是我生命中唯一好友。」你不喜欢人叫你Leslie 或张国荣,爱听人人叫你「哥哥」,因你成长在一个与父母关系疏离的大家庭,渴望爱但被忽视,所以「哥哥」的昵称令你有「亲人的感觉」。对阿梅而言,有更深的意义。  
4 g' K% R$ W% f8 Y. [+ T! E我打电话给她时,她已在发狂号哭悲痛欲绝中稍为平复,正为你诵经超渡。她身边姊姊和好友一个一个走了,现在唯一知己也撒手离去,胭脂扣松脱烟消,现实中角色对换,你知道自己多残忍吗?我对阿梅说:「你要坚强,不要多想,因为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她声音虚空、哽咽:「我想不通,我接受不到。我们那么锡他,但他不响应,打电话又找不到,连号码也改了。有时一班人吃饭,他突然站起来走掉。那段日子,他像另外一个人……」你常常自问:「我一生没做过坏事,为何会这样?」这句话,我和阿梅也听过多次。你身边很多人自恨「做得不够」。  
1 t; }6 B5 e/ W: y但连阿梅也联络不上,谁能找到躲起来的你?  6 M8 p# V8 S( N0 g* Z) _
之前,你有当导演的心愿,曾因剧本不够商业化找不到投资者。及后有一大陆的富商答应支持你开拍,你很亢奋,兴致勃勃,谁知他惹上官非被关押。一时间你的情绪跌至谷底。还有在泰国撞邪中降头的说法(应该与什么拍鬼片「不能抽离角色」关系不大。你是专业演员,而且戏早已拍完)。  - k' l, i3 P3 \, w4 Q
因为你跟小思(卢玮銮教授)和仙姐(白雪仙)提过,你很喜欢廿年前在港台演过一个电视剧《我家的女人》,想重拍。那是识于微时的我们第一次合作,还夺国际奖。所以去年五月一日我千方百计把你约到徐枫家开会,她乐意支持。我建议把剧本重写,情欲去尽些。你想用张柏芝,喜欢她的外形和演技,还很贴合剧中「十清一浊」的命格。但那个晚上,你眼神惊恐,有气无力,紧张不安。而且蜷缩在沙发,像个虚淡的影子。徐枫是「抑郁症」的祖宗,她知道你很不对劲,嘱你一定要看医生服药,而不是集中力气去驱邪。我安慰你:「若你没害过人,没做过坏事,那害你的人要付出代价,双倍报应在自己身上的,邪不能胜正。」  
7 X6 m  I: n1 ~6 N我特定五一,因是「劳动节」。还开玩笑:「一个人站起来必须靠自己,做导演要劳动,要一起度剧本,我们只是在背后撑你。喂,你的康复期不必一年吧?到明年五一劳动节也等你!」但你一直沮丧、忧郁,还有胃酸倒流的病折磨,对什么都提不起劲,而且不愿见人。等不到五一,四一你便走了。  
( |3 F9 ]* f8 I3 B- R/ x3 g! E/ N陈凯歌导演听到你自杀身亡的第一反应是惊叹:「太震惊,太难过了!这不是另一个程蝶衣吗?」  " j$ t4 J" H/ b6 h1 }
就此别过了。  
8 {. ?. ^  w$ T+ E; k暮春,香港反常地愁云惨雾,连天阴雨,气温下降,有点寒意。  
% P, `0 R# p. O2 f我们的良师益友小思,告诉我你有一包遗物在她处。是一些珍贵的照片(包括你的反串戏装照,虞姬之外还有其它未曝光的),和一封信。  + i" o7 I0 `$ h3 O8 B- F+ |# u
一封信?  ; e, [' ~+ X+ ~; M0 X$ A6 Q
由「教育署」课程发展处发出的表扬信。  0 v! c8 b6 Q' V  K9 B8 H
追溯,二○○二年二月廿二日,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语言及文学系、香港文学研究中心」合办了「文学与影像比读」讲座。中文系有这个课程。由于小思要退休了,你答应她讲「如何演绎李碧华小说中的人物」(我很谢谢你!)。新亚人文馆沸沸腾腾,座无虚席,各系的教授讲师也来了,站满了人。  ' o9 Z# e7 C/ c5 K4 B- T8 r7 M
你尊重高等学府,所以不准拍摄、录音、宣传。那天你在访问中谈到程蝶衣的死,有三个原因:「一、虞姬个性执,要死在霸王面前。二、蝶衣想以自杀来完成原著故事的情节。三、颠倒众生的偶像年华老去,不能接受。」- - 一看,怵然一惊。  / W; O+ U  o0 M" \, m! i: L1 o
那天是你三月底病发前非常灿烂、迷人的日子。艺人在大学演讲不是没有过,但你挥洒自如和谈笑风生,学生难以忘怀,悄悄笔记下来。  8 ?: B2 t7 i- s+ U* L
崇拜你的,除了共同成长的三四十岁英年还有不少年轻人。我希望他们爱歌艺、演技、样貌外,还学习你的优点:- - 工作态度认真、准时、尊敬长辈、聪明感性、大胆创新、亲和有礼、对情史和性取向的坦率、一切追求完美。  
5 N  r+ o9 I; k2 w: `常把欢乐带给别人,把哀伤留给自己- - 所以我知你寂寞。  , L2 y3 l- l  ]* J4 g  a& H
你喜欢看书。一回在仙姐家,小思提到白先勇一篇悼文《树犹如此》很感人,你马上在角落静静看完。你的语文能力很好,那些吹捧炒作出来的所谓人气偶像难望背项。  
/ w7 ?# P9 L& L% e9 A你真的会是个优秀的导演,从《芳华绝代》MV 便知。可惜……    b8 C' n! N# T/ p+ z/ O- m% B- V- g3 o5 P* F
这篇稿,是我惆怅地送亡友最后一份礼物。  
: Q& r4 y& S  U5 e# D0 z  z" H- - 但你仍欠我一部电影,我仍欠你一个剧本。  7 z1 e" v. \# Z0 y
什么时候还?
' a  t4 }- T. s) Y# ^& h! `$ s. H

: M8 {# v* b6 x4 i% P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8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碧华笔下的哥哥

来晚了----李碧华  . ?% u' A9 o# I& K) M3 Y2 z' w1 L
中国电影诞生一百周年之际,华语电影在国际中地位不断提升。这天打开报章,见美国最新一期《时代》周刊,由权威影评人选出的一百大不朽电影,备受推崇经典作名单仍是荷李活梦工厂的天下。华语片入选的只有四部:胡金铨的《侠女》(1971),陈凯歌的《霸王别姬》(1993),王家卫的《重庆森林》(1994),成龙的《醉拳2》(1994)。
) X5 i" L& n, W0 l% C2 l. h近日亦有香港媒体举办了<中国电影一百年>之选票活动,二万多影迷参与。<我最喜爱的十大电影>排名依此为《霸王别姬》,《阿飞正传》,《英雄本色》,《无间道》,《春光乍泄》,《胭脂扣》,《甜蜜蜜》,《少林足球》,《梁山伯与祝英台》及《秋天的童话》。<我最喜爱的男女演员>为张国荣及张曼玉。
/ d  p) \" a& j" O4 T+ `当看到这接踵而来的喜讯时,觉得有点惆怅-----实在来晚了。
8 F) W' o8 l9 @' v6 |6 [因为,得享受这份光荣的张国荣,他已不在。
4 D1 W" L0 f4 l) U! c) q- q本来,我应该向徐枫恭喜一下,她是《霸》片的投资者,也是,《侠女》主角----但,徐枫的先生汤君年在去年十月病逝,她伤心欲绝,复元不易。虽或已抖擞精神收拾局面,但我们尽量不打扰她。
; [6 U6 \7 i/ x. y& J$ r& Z- i本来,更应该向哥哥道贺,看他风骚得意踌躇满志地微笑:<我就是程蝶衣!>。但不知向哪方致意?自二00三年四月一日起,烟消云散。
" J8 `9 v6 B; F- O" }4 _- Z- l来了晚就是来晚了。 6 c  k. G5 P1 ?1 M0 z' Q
因为生死,因为不快乐,那种悲哀是双倍的。
/ X8 u( I2 P+ o' [+ j4 R7 F) y早一点,徐枫与家人分享更有意义。早一点,张也许不致抑郁自杀。起码他的沮丧受到刺激,思绪起了变化。心不会灰,前景欣然,病也许。。。。。
( K8 f7 S: `  T一切只是空言。
$ I# X' X0 G( B- `买这份报纸时,便利店送纸巾,里面有张幸运指数卡,只得三个,不很好也不算坏。上面写着占卜<翻看旧相簿吧,你会找到久违了的开心片段!> $ u3 P# s9 D6 ^, D  f; s" ]& y
真奇怪。它这样提示我。
& n' X" o% g& E3 N7 d- c9 P便翻翻旧相簿。是九二年在北京拍《霸王别姬》时片段。我随便拍的,当然是独家,从未曝光。
% ]4 U3 {+ L5 o- X, \那是一段颇为艰辛但又着实开心的日子。
1 s7 g* O- K' g& S' h  L看张全情投入自己,日夜苦练功架。他{洗净铅华>,衣着朴素,在京剧老师指导下,翘着兰花指走园桌,还来一记卧鱼。数节拍,一秒不差。小息,逼我赞他漂亮:<“靓唔靓?正唔正?揾唔揾到第二个?>一定要答几次。乐不可支,老师非常疼他尊师重道,出入都相扶,礼让。 / z  h0 ^6 n& {1 E5 }
某日练习后,他说很冷,双手颤抖,原来累病了。连忙送回酒店,我让医生出诊,来了两位。上门一看是张---国----荣——,傻了眼。她们开的药很奇妙,有中有西,还有<板蓝根>冲剂,还打针。打针的护士亦手震。医护濒行,依依不舍,希望病人签名留念。我说他太累要休息,但张仍为她们签名。由此可见善良本性。 $ y$ q1 Y% `/ W2 m) l8 X
旧照中还有片场花絮。他为张丰毅画眉时,就故意<电>得人家好尴尬。反串虞姬,杨贵妃,白素贞,杜十娘。。。。。的造型,比女人更女人。
! s6 I" V1 ]) x7 L- z! S  h拍得最辛苦的,除了戏班中浓油重彩吊眼贴片子之外,其实文革场面更身心俱疲。   @3 T' b$ C9 P4 v3 J
文革在夏天拍。北京盛暑,酷热苦闷。因为这个荒谬而奇特的年代,爱恨情仇都融化在政治批豆中。群众浓稠如粥,红卫兵喧嚣霸道,火焰邪恶迷离,人性扭曲狰狞。。。。。为了这么场歇斯底里的出卖与被出卖,迫害与被迫害,说不清的三角关系,演员拍得几乎不支倒地。
4 y, U8 j3 u! Z# J. D1 j* t台前幕后付出心血,代价,眼泪,点点滴滴,才成就了一个戏。
! Y2 e- B! b* Q6 ^( ?( v' _这些没什么大不了,而且一切已过去,似乎是远古之事。不过翻翻旧照,阴阳相阁,不知如何,百感交集。 7 P  r1 w; h9 |6 |" {+ K
正因人生无常,你我还是赶紧做,及时做----- 1 [2 C3 X: `. P& A
赞美,道谢,欣赏,送礼,道歉,示爱,还债,安慰,分享,指正,倾诉------快!
1 C( x2 ?& F& ~) M; [; p; S来晚了,人走了,人死了,楼空了,又有什么意思?
3 E5 s* ~/ P: p" L+ ^0 F记得某一个夜晚,那时张仍精神亢奋要当导演。在他家里有个露天的庭院,我们喝着茶,他用文华美味的巧克力来招待人<后来,自文华纵身一跳——>>。夜凉如水,他告诉我:<昨天阿梅打电话哭诉,有嚷着自杀,天天都说自杀,我骂她,你如果不振作,便去死吧!>我道<其实我很感谢你,也很感谢阿梅,一个蝶衣,一个如花,没有人可以代替>
8 r" @) \( g4 C0 ]/ u4 G& V蝶与花,凄艳,迷人,虚幻。谁知道后来,那天天想自杀的竟坚强地以癌症病体支撑最后演唱会,灿烂到生命尽头,意志力令人感动,那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却自杀了。 8 j7 E$ I$ ?) b. V# r( n9 g6 e
一阵人,一缕烟,一撮灰,一声叹息,一个模糊的影子--------
# m( a4 C1 Q9 m( j  _8 ]# V什么十大一百大?十年一百年?都已不在乎了。
6 T* q; W% N( v  ^! b3 T7 _+ x
5 h6 g4 D7 H7 c0 [4 G
发表于 2005-12-29 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碧华笔下的哥哥

   虽然这些文章都已经拜读过无数遍,但是每回看到都是悲喜交集!有太多美好的回忆是和哥哥有关的,就如那对母女一样哥哥是我心底最爱的那个人,无论到何时何地他永远都是我一生中的最爱!
6 x) b5 N( z4 ?7 q- h" B   不许人间见白头--哥哥你做到了!可是我们真的很不舍得... ...
发表于 2005-12-29 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碧华笔下的哥哥

非常感动,李也算哥哥的知音了,可惜,朋友们没能留住他." f& ?6 d1 m( T( |4 B
发表于 2006-1-6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碧华笔下的哥哥

 楼主| 发表于 2006-1-10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碧华笔下的哥哥

1_1136894193.jpg ! p3 m- O4 A) Y6 Q1 P
花开有时,梦醒有时
) q" {: |: a5 j6 g; l1 x+ K. i! E         梅艳芳穿一袭象牙白色丝绸晚装寿衣 ,领结白蝶,身披白纱 ,高雅而洁净地远去 ,0四年一月十二日设灵出殡,从此天各一方。之前,在她迸发最后光热的八场个人演唱会中,已穿过一次白色婚纱曳地绵延,伴她踏上红毯长梯,走进一道白色大门,蓦然回首一笑 :“拜拜!”──她不但嫁给舞台,还从容地策划了晚会,亲口道别。
0 ^# I9 C. X/ v4 \  \, n! Y7 u: A  w+ N  因为她是与我们同唱同和同呼同吸同喜同悲 “香港的女儿 ”,她走了,肯定也带走了大家部分心魂一腔离泪,哀悼的声音和文字图册铺天盖地,赞扬她的 “艺”、她的“情”、“义”和“侠气”,那独特的在舞台上“雄霸天下”的风采。还有她对“六四”大是大非的坚执,对公益不 遗余力(用歌声为华东水灾筹款、“:99音乐会”鼓舞抗沙士疫潮、对老人福利和癌病患者的关注)。她在四十岁盛年走了,再等十年百载,也出不了另一个梅艳芳。 8 c* V0 g3 c9 z6 R# h+ O3 F+ @& L
  天涯飘泊江湖险恶,大姐大经历委屈与风光,又因她是天后,身边除了一群好的和坏的朋友外, 还有一堆金钱、权力、是非的□□。恩恩怨怨不重要了,万般带不走,“历劫以来一切冤恩亲债主父 母师长六亲眷属水族毛群等”亦已超荐,质本洁来还洁去,往生净土。
9 r) T; w& G3 n9 i  U    像个未经人事的小孩。小妹妹。 $ L+ H, F9 D5 Z2 r% x
  ──别看她是“大姐大”,有时还真“小妹妹”。喜欢被男人疼惜,会撒娇、驳嘴、任性。你骂她不惜身时她几乎没扭耳仔。子宫颈癌化疗时很辛苦,医生花了几小时从大腿内侧动手术翻寻静脉血管,插满了管子仪器时忽然想上厕所,护士哄她乖,死忍。化疗后严重脱发,憔悴痛楚,又死忍。
" ]# Y( A! Y0 |9 \" }7 v  那天向我详述,我还安慰:“下回化疗不用‘找’血管那么辛苦了。”她没好气:“你真没经验,下回就要做另一边了!”又道:“好痛呀!行唔安坐唔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听得难过,她说说,便要为演唱会忙碌了。为了养颜护肤和滋补,每天吃一碗燕窝。我苦劝:“患癌不要吃燕窝,因为会同时令癌细胞增生的。你要乖乖听医生话。”她面对“不做便无得做”的演唱会:“我的心愿是死在舞台上。我不避忌。” " ]7 E0 G- q; t
  这是有“前因”的。在一九九四、五年间,我在筹拍《小明星》。除了因阿梅的形神俱似,不作他人想之外,小明星亦二三十年代出身寒微小歌女,唱平喉,擅南音,一生风雨飘摇情路坎坷病染肺痨(当年是绝症),廿九岁那年在广州献唱《秋坟》,一曲未终,台上吐血玉殒香消。坊间有些不尽不实的传说,后来我找到几位年迈故人作深入采访,其中还有为她终生不娶的痴人雷伯伯(已过世了),得到珍贵资料。但在写作过程中,总觉有点「不祥」。比她早走八个月,自杀身故的哥哥张国荣(原找他演王心帆)曾同我说:“阿梅本身命苦,应该演些开心的戏。你不怕『一语成谶』吗?不要拍。”后来我把它搁置 。 % W3 [  g6 O7 O( z& m7 _3 h4 G" ^& u
  ──阿梅走了,再无命运和技艺匹配,那么凄艳又凄厉的演员了,其他的只是二线、次选。小明星哀叹人生如一场风流梦,也唱道:“思往事,记惺忪,看灯人异去年容,只恨莺儿频唤梦,情丝轻袅断魂风 ” - S. [  z+ B; q( B
     十年后,半生佻任情纵的梅艳芳也给刘培基写:“人生在世只是梦一场,一切皆有天意,我只希望和我的最好朋友欢度可能是短暂但多姿多采及丰富的时光。”──做了该做的事,见了该见的人,唱了该唱的歌,在生命最后三个月,竟可凭坚强意志和积德的福报,一切策划得圆满灿烂,作出最美丽的告别,还留下人人惊艳的夕阳红叶花魂写真。绝症难不倒她,真的打赢这场仗。
1 h5 y7 _1 `2 U8 z' Q* s; ~; f. f  阿梅给我们的启示,是人若坚强、不屈、自信,可以 :── ; z' w" b6 r9 a7 o
  把坏事变成好事
/ e5 ]8 C" d" y( t5 ?8 [0 u" ?  把不幸化作大幸
8 @# f) ^: U" l3 d0 R8 |- M  把有限延至无限 8 O6 X: V* [& Y. ]" d1 X' g
  把自己回向他人
9 v3 b5 x- W) G
4 X# ~3 T1 @( x( ~# {& w  她让我们更懂得活在当下,珍惜眼前人,还展示一个把时间、精神、气力、才艺和艳丽“透支”的奇迹。
2 n2 [$ o# N% r# ?& w0 Q6 U9 d0 R  我们并不常见面,记得每年过年时总会收到留言,其中一把幽幽的温柔的声音:“碧华,祝你身体健康,心想事成。我是阿梅。没什么特别的事,只是拜个年。”我回电时会说:“我们最想要的是快乐,不过健康更重要些。”
" Q; c6 g; q& q  自知她得病后,也常通电话谈心事,和做一些功德。但自十二月起已联络不上了。我只好传真祝福和支持,希望看得到。我给她最后的一个传真,是圣诞节。那时她大量出血无奈辞演张艺谋的《十面埋伏》。“阿梅:你好,我刚自上海回港,虽知你病反覆,但请安心静养,暂时不要劳累工作,相信一定绝处逢生。就当放一个长假吧。上海大剧院、北京『国家话剧团』、日本的制作公司都有派人与我谈过musical的事,还有香港『艺术节』亦初步接触。剧目待定。因为你说这是你最大的『心愿』,所以我把《胭脂扣》留下来,等你康复后,体力可以了,再合作(徐克已一口答应当「香港版」的舞台监督)。你必会在舞台大显光芒 , 风华再现──我们都不争朝夕,你放心治疗吧。保重。等你!”
( [& {, ^0 @; K0 m5 F# m  后来我才从连炎辉口中得悉,她看信时已不能起床进食,甚至活动。医生用最平和的语气告诉她,癌细胞扩散至脑部,以后再也不能唱歌、演戏了。她气若游丝:“是但给我做一样也好呀?”又道:“既是这样,我便走了。”
' _; h+ ?2 J+ a. F+ t  之后昏迷,一直无言。 % V2 d8 M8 h7 C( _
  她的好友相伴,见了最后一面,那时阿梅每小时打一针吗啡,只靠插喉维持心跳呼吸,眼珠转动,默然心领。0三年十二月三十日凌晨二时五十分大去,过不了新年。
& w9 i8 I, N/ i& K5 C( A. f% N  世事短如春梦。 . P4 z0 k( X: P( U4 K
  梦里繁花似锦,金玉满堂,崇拜者众,食客三千,华灯璀璨,掌声雷动,挥霍纵情,男欢女爱,如痴如醉,欲仙欲死就是不愿醒来。 5 T6 h$ Q6 K, T* S0 Q; {' G
  梦里不知身是客,不知醒后要归去──醒后归去,是孤身上路。但有喇嘛诵经,一群冷静成熟真心真意的亲朋好友为她治丧,根本再无牵挂。此后清风明月,纯真无垢。在一个遥远的地方,安详地微笑 。 # F, E9 J( o. U( p, S% M% V8 h
  后记:早在九月时,请一位修密宗研易经的朋友陈先生,在午夜代起一卦,曰“雷泽归妹”。十二月三十日我央他再问,竟同样是“归妹”。俗尘渺渺,天意茫茫。花开有时,梦醒有时。没有早一分,不能迟一秒。) c( v: Q; Y( j- s+ D( L1 P. `

! M9 c+ y. }) d0 f
发表于 2006-1-19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碧华笔下的哥哥

  与11楼的一样,虽然这已熟读过了,但再看的时候还是感概万千。
. a; D- s) @, H+ c4 g  
, u& q/ G  X/ A( A; _1 a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为悼念哥哥写的“血似胭脂染蝶衣”里面字字是血,是泪。/ v" e# N+ ^5 t1 @& }, U% m
  
" Q5 M$ G5 }( y1 a  常觉得李碧华对哥哥那份情义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可是到现今还放不下的那种,当她走到哪里,看到什么也会想起我们的哥哥,那是深厚感情和深厚友谊所致的。
3 _$ F+ F% Q)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客户端|小黑屋|Archiver|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荣光无限|沪ICP备09096540号-1

© 2002-2018 荣光无限 - 张国荣歌影迷网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